2017-05-17 

 

问题:奥修,有时候生命难道不比小说本身更令人惊奇吗?

 

奥修:

Praghosh(提问者),不只是有时候,是总是如此。小说只是生命的反应,它们怎么可能更令人惊奇?没有什么小说比生命本身更小说;生命是由被称之为梦的东西组成的。所以神秘家说,生命是幻象,玛雅,海市蜃楼。它是一个奥秘,是深不可测的,无限的,无始无终的。

 

所以我不会说,它只是有时候令人惊奇;它每一刻都充满了惊奇,然而你并不这样觉得。只有偶尔当一些非常离奇的事情发生,你受到惊吓醒了过来时,你才这样觉得。只有那时你才明白,生命惊奇的多得多了——因为你睡得很熟。

 

除非一些不寻常的、非常稀奇古怪的、异乎寻常的事情发生,你被震惊、惊醒,多了一点觉知,只有这时你才会看到生命真的是一个奇迹,它包含了多少惊奇。

 

但对于诸佛来说,它每一刻都是一个惊奇,因为它每一刻都是新的,都在更新自己。

 

一切都是非凡的,如果你警觉,如果你足够敏感,如果你足够敞开。那么整个生命,从世俗的到神圣的,从最低的到最高的,整个生命是如此的奥秘,以至于你总是充满了惊奇。它取决于你的敏锐度,它取决于你的觉知,它取决于你有多觉知。

 

有人问一位禅师,“在你开悟之前,你通常都做什么?”

 

他说,“我过去经常劈柴,从井里挑水到我师父的房子。”

 

询问者问,“现在你已经开悟了,你都做什么?”

 

禅师说,“我劈柴挑水。”

 

询问者明显很困惑,“这有什么区别?你之前经常劈柴挑水,你仍然劈柴挑水——这有什么区别?”

 

禅师笑了。他说,“那个区别太大了!之前我经常劈柴,但意识不到围绕着我的美。现在劈柴已经不一样了,因为我已经不一样了。我的眼睛不一样了,我的心跳也有了不同的韵律——我的心跟整个存在的心一起跳动着。有同步,有和谐。”

 

“从外在来看,从井里挑水是一样的,但我的内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现在是一个新的人,我重生了!现在我能看的很深,我能看到事情的核心,每一个水泡都成了钻石,每一声鸟叫都是来自神的呼喊,每当一朵花盛开,神也在为我盛开。看进人们的眼睛里,我看进了神的眼睛里。是的,在表面上,我继续做着同样的行为,但因为我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整个世界也不一样了。”

 

开始变得更有觉知一点,观察/观照事情,你就会感到惊讶。生命是奥秘的,无法解释的——生命是荒诞的。你无法赞成或反对。

 

德尔图良说:我相信上帝,因为上帝是荒唐的——CREDO QUIA ABSURDUM。为何我相信上帝?——因为上帝是荒唐的。什么逻辑也证明不了他,什么逻辑也否认不了他。

 

它是一场爱恋。生命非常滑稽,因为它也非常的荒唐。如果你变得多一些警觉,你就会发现爱、光、欢笑,它们无处不在!

 

据说,当布袋和尚开悟时,他开始大笑。他开悟后至少活了30年。30年来他一直在笑。甚至在睡觉的时候,他的弟子们也能听到他在咯咯笑。他带给全世界的讯息是欢笑;他会从一镇来到另一镇,只是笑。他会站在一个市场上,接着下一个市场上,只是笑,人们会聚集过来。他的笑声里有着某些来自彼岸的东西——一个佛的欢笑。他在日本以“笑佛”为大众所知。

 

他的笑声非常有传染性,以至于无论谁听到,他们都会开始笑。很快的整个市场上的人都笑起来了;群众聚集过来,开始笑,他们会问他,“请给我们一些指导。”

 

他会说,“没别的,这就足够了。如果你能笑,如果你能全然的笑,这就是静心。”

 

笑是他的工具。据说很多人通过布袋的笑声开悟了。那是他唯一的静心:笑,帮助人们笑

 

观察生命,你就会感到惊奇。

 

一个苏格兰人、意大利人和犹太人,正在一间昂贵的餐厅一起吃饭。当服务员拿来账单,苏格兰人马上宣布说他来买单。

 

这是不可能的!“那个苏格兰人马上宣布他来买单。”你会相信吗?这可能吗?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不会发生这种事儿的——但那天它发生了。隔天报纸上一条新闻的标题说,“一犹太口技表演者在餐厅开枪”。

 

麦克劳德跟他老婆去参观一个马戏团的停机坪,如果你想坐飞机绕镇上飞一圈的话他们收50美金。很自然的,除非飞行员来到他跟前,否则他不会掏钱的。

 

“我会带你跟你老婆免费兜一圈,”他说。“那会是一场狂野的飞行——但飞的时候如果你跟你老婆叫出声来,哪怕一声,费用翻倍。”

 

麦克劳德接受了挑战,他们就起飞了。那真是一场狂野的飞行——俯冲,转圈,翻跟头。

 

最后他们着陆了。

 

“你赢了,”飞行员说。“你一声也没叫。”

 

“没,”这个苏格兰人说。“但是当我老婆从飞机里掉出去时,我差点就讲话了。”

 

看看人们!每个人都是一部小说,每个人心里都装着这么多故事。

 

爱人们,在他们的灵魂力探索,你不需要去看电影,你不需要读小说。每个人都装着很多小说很多电影,但我们并不聆听别人。我们不面对面的看别人,我们不握他们的手,我们不允许他们敞开自己的心。

 

这是第一次,人类已经变得非常封闭了。每个人都过着没有窗户的生活,完全的密封。敞开!把你的门窗打开。让风、雨和阳光进来。让人们进到你心里来,也让自己进入别人的生命里。要意识到生命无限的奥秘,这是唯一的方式。意识到生命的奥秘,就是意识到上帝/神。

 

有一天亚瑟王决定去寻找圣杯。但他犹豫要不要把他的骑士兰斯洛特(亚瑟王圆桌骑士团里的第一位勇士),留在他老婆格温娜维尔女王(兰斯洛特的情妇)身边,于是他去找智者莫林征询意见。莫林告诉他,给自己几天时间想一想。

 

几天过后,亚瑟王回来见莫林,莫林很骄傲的把他的新发明展示给亚瑟王看——一条贞洁带。亚瑟王迷惑的看着它说,“但这东西不好——它的洞位置不对!”

 

莫林说,“不,不!你瞧。”他拿起一支铅笔,把它放进洞里。铅笔断成两截。

 

亚瑟王非常开心,拿着贞洁带就离开了。

 

把它装在老婆身上后,他就出发寻找圣杯了,他现在对格温娜维尔和兰斯洛特放心了。

 

数月后他回来了——他立马叫他所有的骑士们在城堡的庭院里站成排,并让他们把裤子全脱掉。看啊,所有的骑士都被阉了,除了这一排的最后一个人兰斯洛特。

 

亚瑟王,因为误解了他英勇的骑士,感到非常不安——他是唯一一个维护住了格温娜维尔女王尊严的人——他走上前说,“我向你致以诚挚的歉意。你是最受我误解的骑士,然而事实上你是最忠诚的。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赐给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兰斯洛特说,“嗯嗯……”

 

 

作者:奥修

 

來自:奥修每日分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