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傳奇|已發表 五月 19, 2019

 

 

打從 2016 年開始,我就經歷到許多印證柯博拉訊息的事情。我真的希望大家可以更認真看待他分享的情報。  

 

我從 2016 年開始接觸柯博拉的部落格。有一天,我在冥想的時候體驗到非常高頻的能量。冥想之後,我的電腦莫名其妙就連到他的部落格,而且一個匿名帳戶上傳了如何成為五維度存有的文件到我的  Google Docs 文件。

 

這件事情有可能是我的靈魂家人希望我了解地球上發生的事情,畢竟我當時還是一個受到植入物控制,對地球局勢一問三不知的地表人類。

 

我從 2016 年開始有邂逅抵抗運動和銀河聯盟的經驗。第一次是 2017 一名抵抗運動的女特工趕走了一名試圖在我家公寓攔截我的蒙面歹徒。我在 2016 年曾經差點就被暗殺。當時我的車子其中一顆輪胎的螺帽被不明人士通通拆掉。

 

我在 2018 年有最多次的邂逅經驗。

 

我有一次跟朋友講電話的時候發現有人在竊聽我們的對話。我當時正在跟朋友討論人們變性的原因。我接著聽到一個透過變聲軟體發出的笑聲然後說到 :” 那個才不是原因。 我不同意對方的想法,對方倒抽一口氣然後掛掉電話 我猜對方可能以為我聽不到他的聲音。

 

我不是說當時是柯博拉偷聽我說話,畢竟任何人都可以用變聲軟體隱藏自己的嗓音。我懷疑對方應該是抵抗運動的成員。按照我個人的經驗,銀河聯盟和抵運動有能力接入任何科技產品。

 

2018 年,我下班回家之後發現有人動過公寓裡面的東西。浴室裡有人的腳印。我房間裡的東西也有被移動的痕跡。

 

母親的房間平安無事。我之所以懷疑對方是抵抗運動的成員,是因為對方在我的抽屜上面留下了一些紀念品。

 

對方在我的抽屜上擺了兩張遊戲王卡牌 : 爆龍劍士 ( 英文 :Draco Slayer  直譯就是屠龍劍士 ) 和神聖昴宿星團。兩張卡的出版年份都是 1996 年。抵抗運動的特工會送我這一年出版的卡牌應該不是偶然。  

 

 

 

我也發現對方動過一個放滿我童年照片的公事包。遊戲王卡牌旁邊放的是我在 1996 年拍的童年照片。 1996 年就是執政官入侵發生的年份。

 

 

 

我接著發現家裡房間的玻璃門上出現了一個白色的 ”F” ”F 應該是我的姓氏開頭。白色則代表光明。

 

 

我猜這個記號代表我在昴宿星或抵抗運動的靈魂家人想告訴我說 :” 他們就在這裡。 ” 

 

愛希斯阿斯塔拉過世之後,我的 Google  帳號就出現一個叫做 外星種族 的播放清單。清單裡面原本有一個要傳給我的影片,可是被陰謀集團用 Youtube 的演算法封鎖了。我平常就是用這個帳號在柯博拉的部落格留言。當時有人打算傳東西給我看。

 

 

 

2018 2 /3 月,柯博拉宣佈抵抗運動要肅清負面地下基地。當時我我在我家附近聽到地下傳來好幾次長長的轟鳴聲。

 

我後來開始聽到光明勢力發過來的心電感應訊息。我開始出現天耳通的能力。我開始明白自己在未來要扮演的角色。這部份的事情目前不能對外公開。  

 

我在 2018 年也夢到銀河聯盟的船艦發射光束到地球。

 

我有一次為了調整用藥劑量而在診所過夜。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定向能量武器的攻擊。

 

我的心跳數從每分鐘 120 下飆升到每分鐘 178 下。我當時感覺自己的心臟像快要炸開了。我要求離開的時候,診所員工對我非常不友善。他把我整晚都關在診所受盡折磨。我差點活不過那個晚上。

 

我離開診所之後用心電感應告訴光明勢力那家診所裡面有定向能量武器。過幾天之後,那家診所就關門大吉了。

 

兩個禮拜之後,我看到一艘解除隱形的銀河聯盟飛船經過我家公寓。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我來不及綠影。那大概是 2018 9 /10 月發生的事情。

 

那艘飛船的直徑大概是 15-20 公尺。飛船的底部是圓形的。飛船解除隱形狀態之後,船身底部有一個藍色的光場。飛船距離我家公寓大概是 30 公尺。它迅速往西飛行。 30 公尺差不多就是殘存的電漿頂夸克炸彈距離地表世界的高度。

 

我猜當時銀河聯盟的飛船正在清理主要異常並且拆除頂夸克炸彈。

 

我體驗過許多次共時性。我也邂逅過許多星光層和乙太層的正面實體。我在我家附近的街道上就看過其中一個 : 圍巾上的白龍。  

 

 

 

另一個共時性發生在 2018 年。一台刻有 cobra  字樣的轎車停在我家公寓的樓下。車主不是抵抗運動的成員,而是一名住在附近的海軍陸戰隊。不過也是一種共時性。

 

 

 

按照這些共時性,我寫了一封短信給柯博拉。我問他我是否應該繼續住在這間公寓,或者我應該搬去光之島。

 

幾天之後。我的筆電發出一個非常有威嚴的男性嗓音 :” 待在你現在住的地方。 這個應該就是關於那封信的答案。 那個不是柯博拉的嗓音。對方應該是銀河聯盟或抵抗運動的成員。

 

我不僅在生活中體驗過各種共時性和奇特經驗,我本身在數字學也有共時性。

 

其中一個是猶太數字學。

 

我的名字加上昴宿星人,得到的數值跟壓縮突破在猶太數字表上的數值是一樣的。這又是一個共時性。

 

許多柯博拉在部落格上提過的字詞都出現在這個猶太數字學網站上 :

Many terms Cobra has introduced to the general public on his blog now appear in many gematria websites: gematrix.org

 

光的勝利 !

 

原文:

https://thenexuspoint.blogspot.com/2019/05/experiences-with-resistance-movement.html?fbclid=IwAR1Km9zlDbAzY4slPpHziCkBiLcYtOTkM8ebscrCUhKS1lgwEKp9yCEdE1c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5/19/experiences-with-the-resistance-movement/

 

 

【相关阅读】

【如何提高你的频率】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