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一不谈正确的行动和错误的行动,也不谈好的行动和坏的行动,它只谈完美的行动。如果你进入内在,从那里看见自己,看见发生的事情,你就会做出回应,这回应可能是纯粹的暴力,也可能殴打一个人,也可能斥责一个人,或者你可能就是接受给予你的任何东西,完全没有可以预测你行为的方法,可预测的行为来自于头脑。而我们谈的不是这个,我们不是在鼓吹非暴力,或这种行为或那种行为,我们所说的是完美的行为,这完美的行为不会在之后造成你的担心或造成你的痛苦,这种行为一般也不会造成别人的痛苦。我们谈的是你必须进入自己的内在,回应必须来自于内在。

将如何回应是不可预测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举这个例子。当你看见蛇在吞食青蛙,有时你也许会拯救那条蛇,也许蛇吃了青蛙也许改天你看见同样的场景,会去拯救那只青蛙,将青蛙从蛇的口中抢走,而失去食物的那条蛇可能会饿死,或者另一天,你可能就是离开现场,或者连想也不去想,同一件事你将如何回应是不可预测的。如果你不持续接触自己,或当你是一个觉醒者,你的回应将是不可预测的,但无论你以什么方式回应,这个回应对你而言都是完美的。你不会回到事件持续想着它。

我知道一些实例譬如,有两个在很高意识状态的人,他们在公开场合把一些年轻人叫出来,在众人面前打他们耳光,当时台上正在举行某个严肃的会谈,讲者发现一些年轻人在底下开怀大笑,他们要求年轻人到台上来,在一大群人面前打了年轻人响亮的耳光,这些年轻人被转化了,他们没有不高兴,也没有人生气,其他人也赞赏这挂掌事件,年轻人非常高兴,有人叫他们到台上,给了他们一个痛击,这个从状态而来的回应,没有人可以用他们的判断要求这些年轻人上台来打他们耳光,因为这可能造成很大的问题,但讲者在这种状态中觉得必须叫他们上来并这么做,然后事件发生了,大家都很赞赏,这是不可预测的行为,不是你们仔细考虑后决定要这么做,我们不告诉你必须说话或必须保持安静,并没有规范,依情况而定。

你只是进入内在,看见发生了什么,并由此产生回应,我们称之为回应或行动,把事情计划好站起来抗争或者控制自己,这些都来自于头脑,当头脑在计划时,它着眼于利弊得失,什么对你是好的,什么可能是不利于你的,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们并没有谴责它,只是称它为反应或活动仅此而已,当头脑做了一些事情时,它会回头去想我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当以意识回应时你不会回头去想,做这件事情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在这么做之后,你会完全的平静对自己不再有任何问题,你可能只是静静的坐着,或起来战斗,无论意识做了什么,都是完美的,当意识在运做时完全不会有问题,但头脑在运做时,头脑是分裂性的,头脑会制造问题。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TrqCEvjIDeTmBlWuT1FL9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