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人生,而非维持生活

 

尼: 我为何不能做我此生真正想做的事而仍能谋生呢?

 

神: 什么?你是说你真的想要在你的人生中有乐趣,而仍旧赚到可以过活的钱?老兄,你在做梦!

 

尼: 什么——

 

神: 开玩笑罢了——只不过在玩玩读心术而已。你明白吗,那可一直是你关于这事的想法。

 

尼: 那是我的经验。

 

神:是的。但是我们已经讲过好几次了。做他们爱做的事而能赖以为生的人,是那些坚持如此做的人。他们不放弃。他们从来不投降。他们向生命挑战,看生命敢不敢不让他们做他们爱做的事。

 

但,还有另一个因素必须提出,因为谈到终身志业时,这是在大多数人的理解里都错失的因素。

 

尼: 那是什么?

 

神:在存在( being )和做事( doing )之间有一个区别,而大多数人将他们的重点放在后者上。

 

尼: 难道他们不应该吗?

 

神:并没有涉及“应该”或“不应该”。只有你选择什么,以及你如何能得到它。如果你选择平安、喜悦和爱,经由你所做的事,你不会得到很多。如果你选择快乐和满足,在做的路径 (path of doingness) ,你将找到很少。如果你选择与神合一,超绝的知晓、深刻的了解、无限的慈悲、完全的觉察、绝对的完成,由你正在做的事上,你不会达成很多。

 

换言之,如果你选择进化——你灵魂的进化——你也无法藉由你身体的世俗活动而产生那个。

 

做事是身体的一个机能。存在是灵魂的一个机能。身体永远在做某件事。每天的每一分钟它都在从事某件事。它从不停止,它从不休息,它经常在做某件事。

 

要不它就是在做灵魂吩咐它去做的事,要不就在做违反灵魂吩咐的事。你生命的品质便危险的悬于其间。

 

灵魂永远就是存在。它是( being )它之所是,不论身体在做什么,也不因为身体在做什么。

 

如果你认为你的人生就是关于做事,你便不了解你所为何来。

 

你的灵魂不在乎你做什么维生——而当你的人生过完了时,你也不会在意。你的灵魂只在乎,当你在做时,你是什么,不论你做的是什么。

 

灵魂追求的是一种存在的状态,而非一种做事的状态。

 

尼: 灵魂在寻求做什么?

 

神:我。

 

尼: 你?

 

神:是的,我。你的灵魂是我,而它知道这点。它所在做的,是试图经验那一点。而它所记得的是,要有这个经验之最好办法是经由什么都不做。除了“是”之外没有一事可做。

 

尼: “是”是什么?

 

神:你想要是的不论什么。快乐的、悲伤的、软弱的、坚强的、喜悦的、报复心重的、有洞察力的、盲目的、好的、坏的、男的、女的。随你挑。

 

我真的是那个意思。随你挑。

 

尼: 这全都非常深奥,但它与我的事业又有何干呢?我正在设法活着,活下去,养活我自己和家人,做我喜欢做的事。

 

神:试试看“是”你喜欢“是”的样子。

 

尼: 你是什么意思呢?

 

神:有些人做他们做的,赚了大钱,别的人却做不起来——而他们是在做同样的事。区别在哪儿?

 

尼: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技艺。

 

神:那是第一次删减。但现在我们来删第二次。现在我们只剩下两个拥有差不多相等技艺的人。两人都大学毕业,两人在班上都名列前茅,两人都了解他们在做的事,两人都知道如何非常纯熟地用他们的工具——然而其一仍比另一个做得好;一个鸿图大展,同时另一个却在挣扎求生。那是怎么回事?

 

尼: 地点。

 

神:地点?

 

尼: 有人曾告诉我说,在开始一项新事业时,只有三件事得考虑——地点、地点,还是地点。

 

神:换言之,不是“你要做什么”而是“你要在哪里做”啰?

 

尼: 一点没错。

 

神:那听起来也像是对我的问题的答案。灵魂只关心你要在哪儿。

 

你要在一个叫作恐惧的地方,或一个叫作爱的地方?当你接触人生时,你在哪儿——并且你从哪儿来?

 

现在,在两个同样够格的工作者的例子里,其一很成功,而另一个则否,并不是由于他们任一人在做什么,却是由于他们两人“是”什么。

 

其中一个人在她的工作里是开放的、友善的、关怀的、爱助人的、体贴的、愉快的、有自信的,甚至喜悦的;而另一人却是封闭的、冷漠的、不关心的、不体贴的、乖戾的,甚至憎恨她在做的事。

 

现在假设你要选择甚至更高超的存在状态?假设你选择了善良、同情、慈悲、了解、宽恕和爱?万一你选择了象神似的?那时你的经验会是什么?

 

我告诉你这点:

 

“是”吸引“是”,而产生经验。

 

你在这星球上并不是要以你的身体生产任何东西。你在这个星球上是要以你的灵魂生产一些东西。你的身体只不过单纯的是你灵魂的工具,你的头脑是令身体做事的力量。所以,你在此所拥有的是有力的工具,用来创造灵魂之所欲。

 

尼: 灵魂之所欲是什么?

 

神:没错,是什么?

 

尼: 我不知道,我在问你。

 

神:我也不知道。是我在问你。

 

尼: 这可以永远继续下去。

 

神:它已经是了。

 

尼: 等一下!我记得之前你曾说过灵魂在寻求的是你。

 

神:那么就是这样。

 

尼: 那么,那就是灵魂之所欲。

 

神:以最广的说法,是的。但它寻求的这个我,是非常复杂,非常多重次元、多种感觉、多重面向的。我有一百万个面向。十亿、一兆。你明白吗?有污秽的、有深奥的、较小的和较大的、空洞的和神圣的、可怕的和似神的。你明白吗?

 

尼: 是的,是的,我明白……上和下,左和右、这儿和那儿、之前和之后、好和坏……

 

神:一点不错。我是起点和终点。那并非只是一句很美的话,或一个俏皮的观点。那是表达出来的真理。

 

所以,在寻求是我的当儿,灵魂在它前面有个宏大的工作;一个可自其中挑选的庞大的“是”之菜单。而那正是它现在这一瞬间在做的事。

 

尼: 选择存在的状态。

 

神:是的——然后产生正确而完美的条件,在其中创造对那存在状态的经验。所以,真实的事是,没有一件发生在你身上或经由你发生的事,不是为了你自己的最高善的。

 

尼: 你是指,我的灵魂正在创造我所有的经验,不只包括我在做的事,并且包括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神:我们不如说,是灵魂引领你到正确而完美的机会,使你正经验到你计划去经验的东西。你实际上经验到什么得看你。它可以是你计划要经验的,或它可以是另一件什么事,要看你选择什么。

 

尼: 我为什么要选择我不想经验的事?

 

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尼: 你是指,有时候灵魂希望一事,而身体或头脑希望另一事?

 

神:你认为呢?

 

尼: 但身体或头脑怎么可以压制灵魂呢?灵魂难道不总是得到它要的吗?

 

神:这么说吧,你的灵魂寻求那崇高的一刻,你将会有意识的觉察到它的愿望,而满怀喜悦的与之合一。但灵魂从不会,永远不会强加它的欲望到你目前有意识的、具肉身的部分上。

 

父不会强加他的意志在子身上。这样做违反了他的本性,故此,老实说,是不可能的。

 

子不会强加他的意志在圣灵上。这样做违反了他的本性,故此,老实说,是不可能的。

 

圣灵不会强加他的意志在你的灵魂上。这样做,不合灵的本性,故此,老实说,也是不可能的。

 

所有的“不可能性”终止于此。往往头脑真的寻求强加其意志于身体上——并且也这样做了。同样的,身体往往寻求控制头脑——并且常常成功。

 

然而,身与心一起并不需要做任何事去控制灵魂——因为灵魂是全然没有“需要”的(不像身和心都为“需要”所羁绊),因而容许身和心一直照自己的意思而行。

 

的确,灵魂根本不要别的方式——因为,如果你这个实体想要创造从而知道它真的是谁的话,它必须经由一个有意识的意志之行动,而非一个无意识的服从之行动。

 

服从并非创造,因此永远不能产生救赎。

 

服从是个反应,同时创造却是纯粹的选择,没被控制,没被要求。

 

经由现在这瞬间最高概念之纯粹创造,纯粹选择乃产生救赎。

 

灵魂的机能是指明其欲望,并非强加其欲望。

 

头脑的机能是由其选择的余地中选择。

 

身体的机能是表现出那选择。

 

当身、心和灵在和谐与统一中一同创造时,神成肉身。

 

于是,灵魂真的在其自己的经验中认识它自己。

 

于是,天堂真的欢欣鼓舞。

 

现在,在这一刻,你的灵魂又创造了机会让你去是、做,并且拥有认识你真的是谁所需要的东西。

 

你的灵魂带你到你现在正在读的字句——正如它以前曾带你到智慧和真理的字句。

 

你现在要做什么?你选择要是什么?

 

你的灵魂怀着兴趣等着、看着,正如它以前做过许多次的。

 

尼: 你是不是说,我世俗的成功(在此我们试着谈论我的事业),将决定于我选择的“是”的状态。

 

神:我并不关心你世俗的成功,只有你关心。

 

的确没错,当你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达成某种存在状态时,你在世上所做的事之成功是很难避免的。然而你不需要担心“维持生活”( making a living )。真正的大师们是那些选择去创造一个人生,而非维持一个生活( make a life,rather than a living )的人。

 

从某种存在状态会跃出一个如此丰富、如此圆满、如此宏伟,而且如此有益的人生,以致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将不再为你所关心了。

 

人生的讽刺是,一旦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不再为你所关心,它们流向你的路便打开了。

 

记住,你无法拥有你想要( want )的东西,但你可以经验你所拥有( have )的不论什么东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