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自小就胆小,夜里不敢独自一人,总是担心鬼的出现,亲人过世也恐惧不已,就是无法接受已往生者的出现。另则是怕脏(怕狗怕猫)(将狗猫归为脏  ) 出外回家如果不是做自己的车,衣服皮包都要洗过,沙发担心灰尘,客人坐过都要擦过,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怕”,太平常了

“怕”字在凡夫众生中太平常了:有人怕黑,有人怕暗,有人怕鬼,有人怕脏,有人怕老,有人怕没钱,有人怕死,有人怕被别人瞧不起……不管人们怕什么,也许怕的对象不同,但怕本身没什么不同。一个人怕鬼和怕没钱没什么不同,怕脏和怕死没什么差别。所以,不管你怕什么,你的怕并没什么特别,世人什么都不怕的极为稀有。

 

怕本身并没什么问题

人们的怕本身并没什么问题,多数情况下,问题出在“怕”怕上。也就是,你怕什么是第一念,你“怕”那个怕是第二念,问题出在第二念上。让我们痛苦的从来不是第一念,而是第二念,乃至以后的诸念相续。一个人怕脏有什么问题?一遍遍地清洗手、衣物、地板、别人接触过的东西有什么问题?清洗本身并不令我们痛苦,让我们的痛苦的原因出在第二念:我不该这样一遍遍地洗手,我不该这样反复的洗东西,我不该怕脏,我不该怕鬼……

 

行为本身从来不会导致痛苦

不管我们的行为是什么,行为本身从来不会导致苦,苦产生的原因是那个反对它的念头。当一种行为被化现出来,它变成了客观存在,让我们痛苦的不是客观存在本身,而是我们反对客观存在的妄想之心。就像一堵墙被人们砌了出来,然而你却用自己的拳头打那堵墙,因此你体会到了疼。并不是墙本身让你疼的,是你打它让你疼的。你注意到了没?怕脏不会让你十分痛苦,怕黑不会让你十分痛苦,怕死不会让你十分痛苦……让你更加痛苦的,是你认为自己不该怕那所怕的。

 

问题出在第二念上,解决方案也在那里

你怕什么是第一念,认为你不该怕什么是第二念,问题出在第二念上,因此,解决自己痛苦的重点也在第二念上。如果一个人怕蛇,但他不觉得那怕有什么问题,则怕蛇不会构成问题;如果一个人怕坏人,但他不觉得怕坏人有什么问题,则怕坏人不会变成什么问题。同样的,如果你怕脏、怕鬼、怕这、怕那,但你不觉得那有什么问题,则也没什么问题了。现在,你让问题生了出来,你也能清除它。问题在哪儿产生的,就在哪儿消除。痛苦出于第二念,那么,对你的第二念做功。

 

怕,充其量只是一种感觉加念头

怕,不管是什么样的怕,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种“感受+念头”或“念头+感受”;而不管那感觉有多真实,它都不真实;不管那念头有多逼真,它都是虚假的。你能超越在念头或感受之上吗?如果你能,你将能超越一切人的问题。人是“色、受、想、行、识”的聚合及别名,觉知能够超越“色、受、想、行、识”。修行觉知,当你修行觉知,你在走一条超越之路;当你是觉知,你超越在一切“色、受、想、行、识”之上。静静的觉知,认识到,即使最大的怕,也只不过是当下产生的一个并不真实的念头。有如此清醒的认识,怕不管有没有,都不是什么问题了。

 

怕,能给人提供许多“安全”

当一个人坚定在受和想都是虚妄的这个事实基础上,他就能不那么怕怕了,不管那怕是什么。实际上,怕并不那么可怕,相反,怕还能给人们提供很多“安全”。一个人怕水,就不会到水里洗澡,就不会溺水,怕水就会保护了他;一个人怕火,就会远离火,火就不会烧着他,怕火则就保护了他。同样的,如果一个人怕脏,他就会远离脏,而寻求或创造干净的环境,怕脏保护了他不被病菌感染;一个人怕鬼,他就会远离恐怖死亡、颠倒梦想,怕鬼保护了他待在生命之神的旁边。心因为怕,会把它泊向安全的一方。

 

怕是一道护身符

对于凡夫俗子,怕是一个人的保护符、护身符。如果一个人不怕,他就像脱了铠甲上战场一样,他进行的是肉搏,那似乎更残酷;如果他怕,那像穿着铠甲上战场,有什么会在保护他。并且在战场上,那“怕”的种子会生出无量的不怕。但如果一个人真的不怕,他连战斗的必要也没了,不怕使他远离战场。但作为战士的凡夫俗子,怕对他似乎是有价值的。

 

上帝(存在)爱一凡人必定令他有所怕

上帝(存在)爱一个凡人,必定令他有所怕。如果他不怕,他必更早地死于不怕。有许多凡夫俗子,生存于自己的怕,死亡于自己的不怕。令人有所怕,有时是上帝爱某人的表现,它用让你怕的方式保护你。

 

你能发现怕的好处吗?

像世间任何一物一样,怕也有好的一面,你能发现怕的好处吗?如果你怕水,你能发现怕水的好处吗?如果你怕火,你能发现怕火的好处吗?如果你怕蛇,你发现怕蛇的好处吗?如果你怕凶神恶煞,你能发现怕凶神恶煞的好处吗?同样的,如果你怕鬼、怕脏、怕没钱、怕死、怕被人看不起,你能发现那些怕的好处吗?每一种存在都一定有它的好处在,如果你对它视而不见,你用你自己对它投射的不好的故事伤害你自己;如果你发现了那善、那好处,你用你的发现滋养你、爱你。当你怕什么,尽可能地发现那怕的好处,让自己浸泡在那里。

 

圣人说,人们怕什么我就怕什么

圣人——心智成熟的人——并不害怕他的怕,相反,他以开放的心态欢迎它。他总能发现怕的善,并呆在那善里。圣人是有所怕的,他怕人们所怕的。圣人说,人们怕什么我就怕什么;他以这种方式和世人保持一致。圣人不以怕为耻,不以不怕为荣,他将怕和不怕视作他窗前盛开的那朵优美的并蒂莲。

 

所有的怕都是一个人掉进故事的象征

所有的怕都是一个人掉进故事的象征。倘若你没有掉进故事,你不可能怕。如果你正在怕,你一定在自己虚幻的故事里而不是仁慈无害的现实里。现实永远不可怕,它仁慈、无欲、安静,它的本性就是那样无我的成就、支持和利于一切众生的。若我们怕,一定不是现实存在让我们怕,是我们的心让它自己怕。每当怕,检查自己的心,从它制造的虚假故事里出来。

 

提醒自己回到现实、回到当下

当怕时,提醒自己回到现实、回到当下,在当下和现实里是没怕的。所有的怕都发生在头脑里,发生在故事中。怕的实质是一个怕的故事,除了怕的故事并没有怕存在。任何怕的时刻,假如你能够分清哪是现实,哪是自己的故事,你便能不那么怕。当能够出离自己的故事,即使一点点,我们也不会那么怕;就像黑暗中突然看到一道光,即使它一闪,我们也不再同样的恐惧于黑暗。让我们的觉知之光,在内在的黑夜里一闪吧,让它带我们出离故事,即使一点点。现实或当下,是那光聚焦处。每当你陷入自己令人怕或痛苦的故事时,回到现实,聚焦当下,这样你便回到了安全岛。

 

怕和不怕平等

怕是一个念头,当你能够活在自己所有的念头之外,会发现,怕的感觉和不怕的感觉是平等的,它们就像走过自己窗前的黑夜白天,同样无害。圣人从来不把怕当作一回事儿,因此,他也不把“不怕”当作一回事儿。对某些事情有所怕没有什么丢人的,对某些事情有所不怕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怕来怕去,只是感受来感受去,犹如风来风去一样,有什么值得住念或过度用心的呢?心不住于怕,亦不住于不怕,是诸佛菩萨用心。

 

圣人就是这样解放他自己的

当怕和不怕都变得不那么重要时,你开始自由于自己的心智和现实。圣人就是这样解放他自己的。圣人将他生命里的一切变得同样重要或同样不重要,因此他能自由于一切事物之中。生命中的每一点都可以是修道的起点,如果你有所怕,就从怕什么的那个点上开始吧,直到来到圣人——佛陀的位置。怕,这件事,是有用的,如果你用它。圣人是用这件事成功的榜样或典范。来,从怕开始,得成解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