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0

 

 

 柏拉图试图传达教育过程的意义,他讲了一个洞穴的寓言。有一个罪犯被链在一个地下的洞穴里,他只是觉察到真实世界的幻影,他被松绑而能够自由地走向那个光。

 

  从那个洞穴出来,他被太阳的光芒给弄瞎了。在那个当下,他想要退回去,但是他了解到对人来讲真实的生命是要像他们一样能够看清楚东西。虽然稍早被光给弄瞎了而欲求黑暗,但是他决心抛下阴影的洞穴以及它的幻象世界,但是在能够看到之后,在变得觉知而且能够清楚地觉察之后,他知道他必须回去释放其他人,让他们能够看穿那个将他们绑住和监禁在一个不真实世界的幻象面纱。

 

  当你变得有觉知,不仅你的生命会被蜕变,你也会立刻开始以新的方式来运作,因为一旦你看到了觉知的光,一旦你脱离了无意识头脑的洞穴,你将会感到很惊讶,任何你以前所知道的都不是真实的,它只是「那个真实的」的影子,你在梦想关于那个真实的。

 

  一旦你看到了光,你就会想要分享它,你会想要回到洞穴去释放其他被监禁的人,那就是长久以来所有伟大的师父一直在做的,那也是毕达哥拉斯在做的,他变自由了,他离开洞穴了。

 

  一开始的时候你会目眩,一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你的眼睛受伤,那是成长的痛苦。一开始的时候会有很大的欲望产生,想要回到原来的黑暗里,因为你已经习惯于它,它是抚慰的,但是一旦你看到了即使只有一点真相——你就无法再退回去,你已经跨过了回不去的点。你将必须生活在光里面,你将必须学习如何吸收光,因为真相是非常喜乐的。当你经验到那个真实的,生命就变成宗教的;当你经验到那个真实的,你就无法以旧有的方式来行动。

 

  我知道为什么会有你的问题产生,因为你尝试不要生气,你已经决定很多次,但是它仍然发生。你试着不要贪婪,但是你一再一再地掉进陷阱,你尝试各种方法来改变你自己,但是似乎没有什么事发生,你还是保持一样。

 

  而在此我说有一支简单的钥匙——觉知。你无法相信它。当其他每一件事都无法有任何帮助,觉知,就只是觉知,怎么可能有帮助?钥匙总是很小,钥匙并不是什么大东西。一支小小的钥匙就能够打开一个非常大的锁。为什么觉知会有钥匙的功能?

 

  一个生活在梦里,深深昏睡的人,作了一个恶梦,梦见他被折磨、被杀死。当然,他会抗争、会反抗,他非常害怕,想要有人来救他,他无路可逃,周遭都是敌人,带着赤裸裸的剑。死亡似乎是确定的。就在颤抖、流汗当中,从恶梦的痛苦中惊醒。他的呼吸还很急促,他还在流汗、颤抖,但是他开始笑了。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个梦已经消失了。所有那些敌人和赤裸裸的剑都不是事实。他不需要求救,他不需要安排任何防卫,那整件事只是一个幻象。

 

  一旦醒过来,整个梦就消失了。在梦中,他试图以各种可能的方法来保护他自己,但是发觉它不可能,那就是发生在你身上和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的情况。

 

  愤怒是一个影子,你无法跟影子抗争而得到胜利。贪婪是一个影子——这些并不是事实。事实是那个甚至当觉知发生之后还会留下来的。那个奇迹是:那些知道觉知的人不知道任何愤怒或贪婪。并不是说他们抛掉它们,他们就只是找不到它们!一旦有光存在,黑暗就不存在了。

 

奥修《毕达哥拉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