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以此感念钟爱的师父。“从未出生,从未死去,只是在 1931 12 11 -1990 1 19 日,拜访了这个地球。”

 

奥修( OSHO :

 

我钟爱的人们:我爱你们。爱是我的讯息——也让它成为你的讯息吧。爱是我的色彩,也是我的氛围。

 

对我来说,爱是唯一的宗教。其他一切都是垃圾,只是头脑乱如麻的梦而已。爱是生命中唯一真实的东西,其他一切皆是幻象。

 

让爱在你内在成长,上帝便会自行成长。如果你错过了爱,你便会错过上帝,错过一切。

 

没有通往神(上帝)的路,除了爱。神可以被遗忘——如果爱被记住,神会作为结果自然发生。它是作为结果自然发生的。它是爱的芬芳,除此无它。

 

事实上,没有神,只有神性。哪里也没有一个像神一样的人。放下所有幼稚的态度,不要继续找爹。只有神性,没有神。

 

当我说神性,我指的是任何充满神的东西。树木的翠绿、鲜红和金黄——一切都是神圣的。这只乌鸦在叫,一只鸟在飞,一个小孩在咯咯笑,一只狗在叫——一切都是神圣的。不神圣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一旦你问“神在哪儿?”你就问了一个错误的问题。因为神哪里也不会显现。他不在某个地方,他不是一个具体的东西,他不是一个具体的人。

 

神是宇宙性。问神不在哪里,那么你就问对了问题。但对于这个正确的问题,你必须先把你心的土壤准备好。那就是我所说的爱的含义——准备你心的土壤。

 

如果你充满了爱,世界也会充满神——它们是平行的,它们是同一交响的两部分。

 

神是来自宇宙的回音。当你处在爱里,回音就出现了。当你没有在爱里,怎么会有回音?

 

只是你,在以数百万种方式不停的被反射,是你被不停的丢回你自己。如果你在爱里,神就出现了。如果你不在爱里,还谈什么神?——甚至你都不在。

 

我之前在想,今天我应该给你们什么。因为今天是我生日,是在这一天我进入了这副身体。是在这一天,我第一次看到树木的翠绿,天空的蔚蓝。是在这一天,我第一次睁开双眼,看到神无处不在。

 

当然“神”这个词在那一刻并不存在,但我看到的是神。我之前在想今天我应该给你们什么。

 

接着我想起了佛陀的一句话: SABBA DANAM DHAMMA DANANA JNATI—— 真理的礼物胜过其他一切礼物。我的真理是爱。

 

“真理”这个词对我来说有点干涩,像沙漠。我对“真理”这个词并没有太多共鸣——它看起来太逻辑了,它看起来太头脑了。

 

它给你一种哲学,而不是宗教的感觉。它让你觉得好像你做了总结——你做了一个结论,它背后有一个推论、争辩、逻辑和推理。不,“真理”不是我的词,“爱”是我的词。

 

爱是属于心的。真理是偏颇的,只有你的脑袋有参与。在爱里,你作为一个整体涉入其中——你的身体,你的头脑,你的灵魂,全都涉入其中。

 

爱把你变成一个整体——而不是一个联合体,记住,是一个整体。因为在一个联合体里,那些连在一起的仍然是分离的。

 

在一个整体里,它们溶解了,它们变成了一体,它们融入进彼此。那一刻我称之为真理之刻,当爱把你变成了一个整体。

 

首先,爱在你内在最深处给了你完整。之后你就不再是一副身体,不再是一个头脑,不再是一个灵魂了。

 

你是“一”——没有姓名,没有定义,没有类别。不再明确,不再可定义,不再可理解。一个奥秘,一份喜悦,一个惊奇,一个欢呼,一个盛大的庆祝。

 

首先,爱给了你内在的完整。当内在的完整发生了,第二件事也会自行发生——你不需要为之做什么。

 

接着你开始融入在你之上的整体。水滴消失进了海洋,海洋消失进了水滴。

 

那一刻,在你跟整体间的高潮的那一刻,你成佛了。那一刻佛性降临在你身上。或者,更好的说法是,显露给你——你一直都是它,只是你没有意识到。

 

我的词是爱。所以我说:我钟爱的人们,我爱你们。我想用爱把世界填满。让那成为我们的宗教。不是基督教,不是印度教,不是伊斯兰教,不是耆那教,不是佛教,而是爱。没有任何附属的爱。

 

不是基督徒的爱——因为爱怎么可能是基督徒的?那很蠢。爱怎么可能是印度教教徒的?那太荒唐了。爱就是爱。

 

在爱里,你可以成为一个基督。在爱里你可以成为一个佛——但是并没有佛教徒的爱,并没有基督徒的爱。

 

在爱里你消失了,你的头脑消失了。在爱里,你来到了完全的放松。那就是我对你们的教导,我教导爱。没有什么比爱更高。

 

然后我想,在这一天,我应该给你们一些美的东西。我想到了白隐禅师的静心之歌。它是一首很短的歌,却是一份大礼。

 

白隐是最伟大的禅师之一。他的歌里包含了一切:圣经里的一切,可兰经里的一切,吠陀经里的一切。

 

歌只有短短几行,但它就像一颗种子——很小,但是如果在心里为它腾出空间,它会长成参天大树。它能成为一颗菩提树——它会枝繁叶茂,树荫葱茏,数千人可以坐在它下面休息。它会枝繁叶茂,很多鸟人可以过来筑巢。

 

你瞧:我已经成了一棵树。你们就是那些来我树上筑巢的鸟儿。你也能变成这样。每个人都应该变成这样——因为除非你变成这样,否则你会继续错过你的圆满。

 

除非你变成一颗参天大树,生出了叶子、花朵和果实——变得圆满了——不然你会一直不满足。你的内心会继续饱受痛苦和煎熬,痛苦会继续在你身边徘徊。极乐只会是一个空洞的字眼,没有任何含义。上帝只是胡言乱语而已。

 

当你圆满了,就会有优雅,接着就会有上帝。在你的圆满里,你意识到了存在的祝福。

 

……

 

附:白隐禅师静心之歌(《坐禅和赞》)白话文

 

众生从一开始就是佛,如同水与冰。没有水就没有冰,没有生灵就没有佛。不知道它近在咫尺,他们跑去远方追寻,真是遗憾啊!

 

这就好比是一个人身在水中,却嚷着自己口渴了。就好比一个富家子弟迷失了,整日混迹在穷人之中。

 

导致我们六道轮回的原因,在于我们身在无知的黑暗之路上。我们行在一条又一条的黑暗之路上,我们何时才能逃离生死?

 

大乘佛教的禅修超越了我们的一切赞美。给予、品德及其他完美之处,比如忏悔、戒律,及很多其他正确的行为,全都回到静心的修持上。

 

仅凭一次禅定,他便能摧毁无数累积的罪行。对他来说怎么可能有歧途呢?

 

佛国净土并不遥远。即便心怀敬意的只听到一次这个真理,赞美它、拥抱它的人也获得了无穷无尽的福报。

 

对于转入内在、亲证自己本性——其本性为无性——的人,他已经超越了徒劳的话语。

 

门开了,因果是一,路是笔直的,不二不三。把形式视为无形之形,无论离去还是回来,他都在家里。把念头视为无念之念,不管歌唱还是舞蹈,一切都是真理之音(法音)。

 

无边无际的三摩地之佛国浩瀚无边,四重智慧的满月光芒四射。还有什么要追求的呢?在他面前,涅槃清清楚楚。此处便是莲花净土,此身便是佛。

 

译自: OSHO This Very Body the Buddha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