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约书亚。我就在你的身边,牵着你的手。你并不孤单,这一生中,一直有支持、爱与鼓励环绕着你。那个超越地球的次元——你出生前所处的次元——依然陪伴着你。你身边的指导灵一直在帮你保持着的能量,尽管你并未觉知到这一点,并时时感到迷失与恐惧。现在,请感受一下,感受那些彼岸朋友的陪伴,他们是你的兄弟姐妹,与你有着紧密的连结,并时时提醒你来地球的使命与目标。

 

  当一个灵魂决定来地球轮回时,会有指导灵及导师与其同行。准备轮回之旅时,你会得到各种各样的帮助;踏上轮回之旅后,你也一直保持着与这些指导灵的连结。事实上,你远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孤单。你并不需要具体知道都有谁陪伴着你。请藉由心灵与他们建立连结,让他们的陪伴来带给你藉慰,而不是用头脑去追究到底是谁或什么正在佑助与陪伴你。藉由感受他们的存在,你会忆起,其实你属于一个浩瀚无垠、自由无限的实相。感受一下你的指导灵都想对你说些什么,就在此地此时。感受他们所带来讯息的能量,这往往比文字本身更加重要。

 

  指导灵看待你的方式与你对待自己的方式截然不同。你往往对自己严厉又负面,不断地谴责自己,将关注重点放在做错以及该做却未做的事情上,认为严格要求自己是一项美德。可是,请看一看你如此对待自己所导致的后果。你日渐萎靡,感觉自己既渺小又没有任何价值,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这是转变的良好开端吗?绝非如此。诸如此类的评判只会使你低迷沉落,并遏阻你接收灵魂试图传送给你的讯息。只有在你认为自己值得这些讯息的时候,才会收到它们。

 

  现在试着比较一下,看看你对自己持续不断的负面评判与指导灵对待你的方式有何不同。观想你与他们四目相对,他们的目光中携有何种能量?这是友善与温柔的目光,充满尊重,散发出愿与你同舟共济的能量。你真切地感受到这双眼睛对你的关怀与认知,这使你变得轻松,自我感觉也有所好转。在这种轻松自在的情况下,你对自己的灵魂敞开心胸,听其细语呢喃。

 

  让我们再前进一步。观想你自己就是一位指导灵,是一位友善、睿智、善解人意的存有。感受一下这个指导灵——你所是的这个指导灵——开放的心态,并透过他的眼睛来看一看你的地球人格。你正以充满慈悲的目光看着自己,看一看你所散发出的能量,用理解与慈悲的目光看看自身的能量。

 

你能否看到自己如何在那些负面的自我评判下折腰?总觉得本然的自己不够好,必须要改变提高自己,否则的话就会失败,诸如此类的想法会对你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作为指导灵,你又如何看待自己那时时自我评判的行为倾向?许多人都认为,不断地进行自我审评与自我批判是理所当然、极其正常的事。而作为指导灵,你则感到难以与这个人建立连结,难以帮助与支持他。人们以为,为了不失去自控,就应该严格地检视自己。然而,这一满载评判与强迫的内在声音并不是爱的声音。事实恰恰相反,这一声音会使你永久地陷入恐惧的境地。

 

 

有用与有害的恐惧

 

  人的一生中,会经遇许多导致恐惧的情境。想象你独自行走在幽深的森林中,忽然间,一只熊蓦然闯入你的视野。此时,你完全有理由心生恐惧,而且恐惧会助你采取适当的行动:躲起来或者飞快地逃走。再比如,穿行马路时,一辆汽车忽然向你疾驰而来,急速升起的恐惧使你立刻退回路边。诸如此类的恐惧都是有用的恐惧。然而,那些几乎一直都在引导与支配你的潜在恐惧,以及那些业已彰显为连绵不断的焦虑与紧张的恐惧,则与实际危险没有任何关系。它们源自于你对自己接二连三的评判与谴责,也因此,你最终形成了我做得不好的基础感受。恐惧变成痼疾,久而久之,甚至会影响到你的身体健康。地球生活本是充满喜悦,无拘无束的,带着持久的恐惧与压力生活完全违背了你的天性。那么,如何才能消除恐惧——你已经习惯于它对你的支配——与自我评判的背景噪音呢?

 

第一步是认知这一噪音的存在。你常常贬低与评判自己,却对此浑然不知。这成了一种自动模式。你甚至已经忘记向自己传送正向与滋育的能量是什么样的感觉。这几乎成了刻意的行为,成了一种技巧。一个令人悲哀的事实是,你对这些负面能量已是如此地习以为常,甚至无法再认出它们。就好像身处迷雾之中的人已经意识不到自己一直都在透过这一迷雾滤镜观察世界。不过,你的指导灵则对此深有觉知。他们清楚地看到,你身陷迷雾并不是理所当然、本就该如此的事。因此,他们不断地提醒你:要走出迷雾,你会因此受益,你完全可以与众不同,可以挣脱评判与恐惧的桎梏。

 

这一桎梏,这一负面情境是如何形成的呢?无价值感已被作为基础感受世代相传。然而,是谁或者什么曾经误导你,使你认为本然的自己不够好呢?是谁让你以为必须要改变自己,必须竭尽一切努力以获得他人的首肯?外界不断对你施展权力,施权者则从心存恐惧、屈从隐忍的人身上获益。那么,谁是施权者?又如何才能从他的权威下解脱出来呢?

 

 

权力的渊源

 

  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已与他所来自的神性源泉分离,就会产生对权力的需求。身处这一源泉之中,作为承载你、保护你的一切万有的一部分时,你不会有匮乏感。只有在你告别这一源泉,开始独自漫游宇宙时,匮乏感才会油然而生。你心中隐约着一种失去匮缺的感受,并发自内心地希望能够驱走此类感受,抹去心中的空虚。轮回经验不足的小灵魂试图凭借权力来填补空虚。施展权力会带给人一种获得认可,能够掌握与控制生命的短暂错觉,使人感到瞬间的完整。这是心中充满胜利感的一刻,是权力带来的刺激。短暂的陶醉感会带给人一切都很好的幻觉。然而,一旦这些感受消失不再——它们消失的速度很快,噬人的空虚感又会卷土重来。

 

  在灵魂觉醒的道途上,你会发现,攫取权力最终只会使你更加远离,而不是接近自己的目标。不过,认识到这一点是需要时间的。灵魂以的形相在地球上生活,而人类整体已经陷入了权力的桎梏。人们要么以暴力的形式直接施展权力,要么则采取精神控制的间接形式。就是说,在精神上不显山不露水地影响与支配他人。宗教传统中诸如此类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些人施展权力,另一些人则深受其害,沦为权力的受害者,逐渐远离自己的神圣源泉。强权者与受害者,这两个角色是硬币的两面。它们属于彼此,互生互助,缺一不可。

 

  在灵魂的成长之旅中,你曾经对权力比较敏感,这是不可避免的。很有可能,在一次次轮回之中,你既扮演过强权者的角色,也扮演过受害者的角色;既施展过权力,也遭受过强权者的迫害。认知并承认这一点是成熟与睿智的象征。一个成熟的灵魂能够看透自己的权力需求,并逐渐放下它。他开始认识到,神圣源头的能量就在他之内,凭借外在手段永远无法找回它。这是你,作为人,在一生中所能经历的一个伟大且真正的突破,藉此,你将自己从权力无力的痛苦循环中解脱出来。

 

  目前,大部分人依然被禁锢在权力无力的游戏之中。他们于内心深处渴望能够从这一恶性循环中解放出来,因为它导致了令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与折磨。不过,只有自内向外地做工,才能从中解脱。需要被打破的并不是外在的权力锁链,而是居于内在的锁链。至此,我再回到最初所讨论的话题:恐惧与评判的内在声音。这些负面声音源自于过去,是你过去那些经历的遗留产物。你在心理层面上,既吸收了强权者的能量,也吸收了受害者的能量。

 

强权者操弄权力的方式是:让人们相信他更了解他们都应该怎样做,让人们以为自己是无知的,需要从他那里获取问题的答案。他为自己树立起领导者的形象,扮作他人所能够依赖的权威。施权者正是利用人们觉得自己不如别人的心态而获益,从中获得攫取与施展权力的空间。而受其辖制的被施权者则屈从于权力,至少在表面上为其马首是瞻。此外,被施权者的心理往往已受到如此深重的影响,他甚至将施权者的能量内化,将施权者的言词、准则、指令与理想完全化为己有,这几乎成了他的第二天性。这一内化使他对施权者俯首帖耳,即使在没有暴力介入的情况下亦如此。就是说,施权者对被施权者的控制已经浸透到内心深处,根深蒂固。而与此相伴的恐惧与精神压力也变成了久居不去的房客

 

 

将内在法官请出自己的能量场

 

你们中的许多人都有体验到内在那个负面、强迫与评判的声音。事实上,这一声音是在地球上运作已久的权力体系的展现,这一权力体系对人类的集体心理造成了深刻的影响。目前,地球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醒,随着觉醒规模的不断扩大,整个人类社会也将被带动起来。内在觉醒终将导致外在权力链锁的断裂。奠基于权力及外在权威的旧有结构体系终将崩溃,为新秩序让出空间。然而,这一新秩序何时才能真正扎根于地球,则取决于你们于内在层面上自我解放的程度。

 

  那么,权力及无力感的链锁对你的禁锢有多么严重呢?你的内在有那么一个人,他或她深受你对自己那些负面评判的折磨。你的身体备受困扰,你的内在小孩则倍感压抑。那么,对你施威的那个人是谁呢?你的内在也有一个强权者,一位巡检官。现在,请感受一下,看一看你能否觉察到他的存在。他来自于何处以及你何时将其内化,这些都不是很重要。你可以将他想象成一位法官。请与其四目相对。你那些负面与评判性的念头,你试图掌控生命、追求完美的行为,以及你的不满意不耐烦都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他是它们的源头。让这位法官出现在你的内在之眼前,看一看他或她的面部表情。他/她以何种目光看着你?这个人的能量带给你什么样的感受?这位法官是如何对待你的?这对你有何影响?以中立的态度静观这一切,静静地体验自己的感受。

 

  这正是蛰居于你之内的权力的能量,是你于内在携带的旧有能量。这一锐利、充满评判的能量对你来说是沉重的负担,它因为你否定自己,否认自身之光及创造力而产生。现在,请将这一能量移出自己的生物能量场。不要忘记,那些指导灵——你在帷幕另一边的亲密朋友——就在你的身边。他们知道你真正是谁,也清楚地看到你本初的光芒。现在,你在指导灵的帮助下,请那位内在法官立刻离开你的能量场:我命令你离开我的能量场。请感受一下,你已于内在做好了请其离开的准备。要带着坚强的内在力量,真诚、严肃地发出指令。

 

看一看因此都有什么事情发生。你是否感觉如释重负?也许你在身体层面上感受到了这一点,当然这更可能是情绪层面上的体验。如果你对能量比较敏感的话,也可以试着看一看自己的生物能量场是否发生了什么变化,比如能量场变大,色泽更加明亮,或者能量的流动更加顺畅等。如果你仅仅是感觉到轻松,这也很好。现在,请问一问自己:如今这个法官走了,我都想做些什么?又允许自己做些什么呢?

 

  内在法官退下后,你会于理智与感受层面上获得更大的空间。你的心胸更加开放,头脑也日渐平静。你会自然而然地变得更加脚踏实地,与地球实相建立坚实的连结,活在当下。你会重新发现自己真正是谁,以及什么更适合或者不适合自己。要耐心地进行这一探索之旅,不要着急。很可能那位内在法官又会回到你的能量场之中,放弃旧有习惯并非一蹴而就之事。然而,只要你对这一内在法官保持警觉,就能够一次次地将其逐出你的能量场。觉察是关键。祈请你的那些光之朋友——你的指导灵们——支持你,鼓励你。时刻提醒自己你真正是谁,唤醒并运用自身的导师能量。没有任何人比你更了解自己,更知道什么对你最有益。你才是自己的领导者。请用温柔的能量引领自己,不要忘记,你是你们称之为上帝的那一伟大的光之源泉的一部分,这本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从来如此,也永远如此。

 

摘自:帕梅拉的《灵魂暗夜》

 第二部分第十二章内在法官

 © Pamela Kribbe

(译者:光之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