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1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问题:你从不厌倦讲话吗?为什么你经常每天早上讲话?难道你不想偶尔去度度假吗?

 

OSHO 奥修 :

 

我不是一名基督教的上帝。基督教的上帝用 6 天创造出了世界,第七天他休息了。于是,周日成了假期。“假期”指的是神圣的日子,上帝的休息日。

 

在东方,我们从没听说过神还要休息。那个想法本身很愚蠢:神要休息?如果你做的是违心事,那么休息是需要的,你会累。如果它是出自于你的心,出自于你的爱,那么你不会累。事实上,你会被它滋养。

 

跟你们讲话,我感到被滋养。跟你们讲完话后,我感觉比之前更有能量了——因为这是我的爱。我享受它!它并非工作。

 

如果你在工作,你会累。如果你在玩,你怎么会累?没人听说过人会因为玩而累了。事实上,当人们因为工作而累了,他们会去玩一玩当作是休息——他们可以放松。

 

他们一连 6 天在办公室、在工厂里、在商店里工作,第 7 天他们出去钓鱼,或者他们去打高尔夫——他们出去玩。他们邀请朋友出去野餐,他们去山里徒步。那是休息。

 

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假日。如果你热爱任何你在做的事情,你就永远不会因之而累,它会滋养你,它会给你能量,它会赋予你活力。

 

但我能理解你的问题。问题来自 Yoga Chinmaya—— 他对工作的整个观念都是错的。他工作非常不情愿。他绞尽脑汁逃避工作。他找了各种方法来逃避工作。他不停的拖延,对于自己的工作为什么被延后,他总是有各种理由。他并不热爱工作。所以才有这个问题。

 

问题跟我无关——始终记得——问题是你的,不是我的。它显露出了你的某些东西。

 

有一天穆拉·纳斯鲁丁跟我说:“奥修,你知道法国女人、英国女人和犹太女人在床上被自己老公亲吻,她们的反应有什么不同吗?”

 

我说,“不,我不知道,你告诉我。”

 

他说,“法国女人说:哦啦啦,皮埃尔,你的吻真是哦啦啦。”

 

“英国女人说:真是太棒了,我说温斯顿,你的吻真是太棒了!”

 

“犹太女人说:你知道,山姆,天花板上需要画点画。”

 

那取决于你怎么看待事情…… Yoga Chinmaya 现在就像个犹太女人。他对生命的看法并非出自一个喜悦的意识。他只是在逃避。他不停的找尽可能多的理由。他投入到找理由上的能量足够用来工作了。接着他感到内疚和羞愧。

 

工作是朝拜,工作是祈祷。

 

我在跟你们讲话时,对我来说这是祈祷,这是朝拜。你们是我的庙宇,我的神灵。无论我说什么,我都不是为了教而说。教是一个副产品,一个结果。无论我跟你们说什么,它都是祈祷,它都是爱,它都是关怀。我关心你,我就像画家关心他的画布一样关心你。

 

你有听说梵高休过假吗?你有听说毕加索休过假吗?是的,你一定听说过。他过去经常休假,但他总是带着自己的画布和画笔,休假的时候他也在画画。那不是停下画笔休假。

 

当你爱一件事,那就是度假——那么你每一天都是度假。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周日( sunday ),充满了光辉( light )——那就是为什么我称之为周日。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周日,因为它充满了神圣。

 

Chinmaya 对工作的态度很功利主义。它不是玩乐。他担心工作,他对工作感到紧张。

 

那也是有原因的: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是所有神经病的根源。完美主义者是个神经病,迟早他会在自己身边制造出越来越多的神经症。

 

我不是完美主义者。我对当完美主义者完全不在意。我是个完整之人。我喜欢事情是完整的,但我永远不在意它完不完美。世上没有什么能完美无缺——事实上世上没有什么应该完美无缺,因为每当一件事情完美了,它就死了。

 

曾经有个诗人经常跟我住在一起,他跟我一起住了好几年。他会写诗,重新写,然后又取消重写——他一天到晚都在琢磨自己的诗歌。等到他觉得诗完美无缺了,我就会说它也死了。

 

第一眼看到的是鲜活的——它并不完美,它有缺陷。然后他改进它,去掉所有的缺陷,把更多的韵律跟语法、更好的话语、更好的字词、更动听的字词、更多的音律带进去。

 

他会花好几个月时间琢磨、调整,等他觉得可以发到媒体上了,我就会说,“你现在把它寄给医生做尸检吧——它已经死了!你杀了它。”

 

观察:身为完美主义者的父母总是会扼杀自己的孩子。身为完美主义者的圣人会扼杀自己,扼杀自己的追随者。跟一个身为完美主义者的圣人一起生活非常困难——他很无聊、乏味,总是谴责别人。

 

每当你去找他,他会用他那完美主义者的眼光来看你,你会被贬到缺乏人性。他会享受谴责你——你是个罪人。这不对,那不对——什么都不对。

 

我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接纳你所有的人性弱点,你所有的人性缺陷,你所有的人性局限。我如你所是的爱你。

 

我不是说要讨人厌——那是另一个极端。那意味着你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所作所为。完美主义者太过关心了——他担心的不是工作,他担心的是完美。他有一个要去实现的完美标准。

 

讨人厌的人则毫不在意。讨人厌的人永远不会写诗,完美主义者则写上成千上万次——等他宣布自己满足了,诗也死了。

 

在这两者之间的某处,则是完整的方式。不要讨人厌,不要当一个完美主义者——要有人情味!

 

Chinmaya 因为自己的完美主义得了胃溃疡。他太过担心了,他必须把一切做的尽善尽美——这是一种痴迷。当它成了一种痴迷,你当然会累,累的半死不活。你想避开它,因为一旦接受任何工作,你就会发疯,你就会无法自拔。

 

人需要平衡。平衡是一种明智,平衡是健康。

 

我完全不累。如果哪天我累了,我就不会跟你们讲话——因为我永远不会强加任何东西在自己身上。我不会强加任何东西在你身上,我怎么会强加什么在我身上?

 

如果我累了,那么就结束了!如果我不想讲,那么我讲到一半就会停,甚至一句话还没讲完就停——我不会讲完,记住。一旦我觉得累了,这是一个信号,一个确定的信号——现在我必须停。我立马会停。我就是那样活的。

 

我不会强加任何东西在自己身上。一切自然的都是好的。简单就对了。

 

译自: OSHO The Discipline of Transcendence, Vol 3. 译者: Aashna ,仅对个人译作声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