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

 

 

物质界仿若一座死亡之城,在城里人人都是奴隶。生活的奴隶,工作的奴隶,房子的奴隶,车子的奴隶,家庭的奴隶。死城热闹浮华,当中却无人来去。

 

如同艺人手中的玩偶,被吊着的几根丝线所操纵,在生活舞台上演出。一种无形的力量主宰着每个人,身不由己。看不到内在的势力,却看到外在的热闹。热闹是一种浮华,浮华是头脑发热的一种假象。

 

睡着的人不会相信自己是奴隶,仅仅因为拥有做梦的权力,而且梦如此真实。那些不了解任何事情的人,安心地在睡梦中过了一生。绑缚在世俗的麻烦和纠缠当中,在担心他的财产、家人之后,带着痛苦和迷茫的表情死去。

 

醒来的人会哭喊着寻找自己的上帝,但是上帝既不在教堂、寺庙,也不在天上。寻找外在的上帝如同行走荒野,胆战心惊于外在的危险。真正的不死之城就在心里,在灵魂的核心处就是上帝。

 

没有人天生愿意成为奴隶,奴隶是集体无意识和个人无意识共同制造的梦魇。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自然倾向。想成为一个自由人的奴隶,既要面对作为奴隶的困境,又要放下无助和无意义的哭喊。人不能在无助的时候才渴望上帝,奴隶不能同时伺奉两主,只有甘心成为上帝的奴隶而不是物质界的奴隶,才有自由和解放的可能。只有主人才可以释放奴隶。荒谬的是,奴隶常常以为自己是主人,主人却不可能是奴隶。主人上台奴隶就下台,这样的游戏充满神秘主义。

 

在身体死之前就死,是一种不用再死去的死法。人成为内心上帝忠实的奴隶,而不是外在的偶像的奴隶。能够在离开漂亮房所、好友亲眷前就找到不死之城的人,必定不会被死亡之城的火焰所吞没。能够成为内在上帝奴隶的人,必定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自由人。

 

只有真正的人才算是真正的活着,而不是试图控制外在来忽略死亡威胁的人。活着但是无所忧虑,行走但是充满意义。不朽之城不是死亡后的城池,而是心的天堂存在状态。在不朽之城,沐浴在不间断地光明和甘露之雨,圣音缭绕、身心陶醉、芳香四溢。到达这里的人甚至愿意早点“死去”,但是这种死是极乐的,不是迷茫的。这样的说辞让人不可理喻,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知晓。

 

不朽之城就是心的本质,住在不朽之城如同住在无垠的天空。住在心的本质的人其实是心无所住,因为整个天空都是他的住所,繁星的璀璨就是他华屋的缀饰。他的心也会象天空,火焰烧不到、云霭无法污染、痛苦和死亡无法捕捉。

 

醒来的人,要面对人生的所有烦恼。这些烦恼就象天空中的显现。心的显现如同云霭,刹那间变换。显现不会束缚一个人,束缚人的是对显现的执着。显现既非好也非坏,因为显现只是显现,就象白天就是白天,黑夜就是黑夜。从来没有重复的白天黑夜,也没有重复的显现。

 

天空不会住在云霭上,云霭不是天空的本质。人心却会住在显现上,因为显现离心很近。有所住的心就是不断受外在影响的心,无归属的心,会烦恼的心。心的本质只有一个,心的执着却有无数种,因此烦恼的心也是成百上千种。执着让心浮于表面,没有执着心就会沉入本质。

 

当心住在身体上,就是吃穿住行、生老病死。住在世俗利益上,就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住在精神上,就是对过去事和物的记录和重演。住在头脑,不是对异性的遐想,就是对金钱的渴求;不是个人的得失,就是自我的虚荣。

 

能够逃离物质界奴役的心就是无所住的心,被奴役的心类似烦恼垢重的心。没有烦恼的心就是心无所住、没有什么可住。无所住的心就是自由的心、敞亮的心,不黏附的心、没有恐惧的心。没有恐惧之处便有不朽。追寻烦恼的根源,一是有所求,二是有所住。只要在显现上停留超过两秒,心就会认同显现。只要在心的本质停留几秒,心就会释放显现。

 

奴役人的终究不是外在,而是这颗执着显现的心。显现的本质是变幻,对显现的执着则是习惯性地做梦,不可控的梦累积成烦恼。有些烦恼是短暂的,有些是重复性的,有些是外在刺激的。烦恼会制造紧缩,累积烦恼就会形成精神压抑、疾病,久而久之就是心灵痛苦难以自拔的根源。

 

烦恼遮蔽了心灵的光辉,让心的不朽之城无法显现。释放烦恼就象给精神动手术一样,每一种烦恼都要纳入正确的觉察。没有觉知的人意识不到烦恼的存在,有觉知的人能认出粗大的烦恼,无所住的心能认出细如发丝的烦恼。从根源上断除烦恼,是一种内在的圣恩。无所住的心则是这种圣恩的仆人。无所住的心首先来自对心之习惯的深入觉知和释放。

 

这是一个巨大的心灵工程,也是人生最需要自我负责的艰难任务。日复一日地对自我的觉察,从烦恼的个别属性到本质的洞见,炼铁成金,化烦恼为菩提。

 

无所住是一种泰然自如的松弛,因了解事物的本质之故。了解死亡就了解重生的意义,了解心就了解不朽。所以无惧无求、无想无执、自净、自解脱的无所住状态,就是灵性自由的精髓所在。

作者:yachak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