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

 

 

生命是超越意义的,存在是超越意义的。意义是人造的,它仅存于头脑之中。整个生命是毫无意义的。它没有目的,没有目标,没有尽头。它是一场永恒的玩乐……一场玩乐而已。

 

允许这颗种子——生命是一场玩乐,而非一场游戏——沉进你心里。因为在游戏里,你开始严肃起来。当玩乐变严肃了,它就变成游戏了。当玩乐变得如此严肃,以至于你铁了心要赢,它丧失了乐趣。

 

生命是一种乐趣,所以才美。如果有意义,美就丧失了,意义产生生意。一旦你太过着迷于意义,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你在这里,你就会失去所有可能的东西。你迟早会变成一个精神分析的案例。

 

在西方,人们过度需要精神分析了,因为2000年来西方哲学一直在寻求意义。精神分析是那个疾病的副产品。

 

如果你明白,不需要明白什么,你就超越了精神分析的陷阱。你永远不会变成一个精神分析的案例。你会是个大活人,你永远不会变成一个案例。

 

一旦你寻求意义,你就是在寻求自己的末日,因为意义是找不到的,所以你陷入了不可能的情况里。

 

你越寻求,你就越找不到意义,你就越挫败。挫败能产生生理和心理疾病。它能变成疯狂,它能变成癌症,它能变成这两者的结合物。寻求意义就是在寻求地狱。

 

你得用一种非常非常漫不经心的方式活出生命,或者最好是说,用一种非常自然的方式,不是无意识的,而是自然的。

 

我听说有个人长了一缕非常美的胡子。

 

有一天,街上一个陌生人看到他,说,“先生,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但你的胡子让我着迷,这胡子美极了。只是我有一个问题,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当你睡觉时,你把胡子放哪儿?放毛毯上还是毛毯下面?”

 

那个人从没想过这件事。他说,“抱歉,我得瞧一瞧。我从没刻意想过这件事,我从没仔细留意过这件事。你明天来找我,我会回答你的问题。”

 

所以当晚他先把胡子放在毛毯上面,他试图入睡却睡不着。他努力入睡,却毫无睡意。然后他试着把胡子放在毛毯下面。现在他更清醒、更警觉了,因为他第一次试图不自然的入睡。

 

然后放上面,然后……他一整晚都没法睡,他累坏了!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从没失眠过,一辈子从没失眠过,出了什么错?不管怎样都睡不着。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今天到底怎么了?

 

清晨已至,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他变得如此疲惫,如此困惑和担心,于是他走进浴室,把胡子剪了,否则现在他没法睡觉!

 

事实上那就是发生在生命里的:人们试图不自然的生活,人们计划着怎么生活。他们不定的计划来计划去,却从不开始生活。

 

你要么生活,要么计划。你不可能两者兼做。你要么生活,要么思考。你不可能两者兼做。它们是对立的,它们是敌人。

 

所以今天放下一件事……它会花上很长时间,但让它沉入你的心——对意义的探寻,是最荒唐的探寻,最令人发疯的探寻。一旦它被放下了,你就有了崭新的生命。你焕然一新了,你重生了。

 

那就是耶稣的意思,当他对尼哥德慕说:除非你一个人重生,否则什么也做不了。除非一个人重生,否则他进不了天国。这就是他所谈论的出生——重生,这是复活。

 

译自:OSHO The Open Door

https://mp.weixin.qq.com/s/RP87VVUi_GAw2w709y_0ew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