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一生所有的時間試圖找到一個真正愛我,同時真正接受我的愛的人。但是我所有的企圖都導致痛苦的失敗,我覺得十分絕望和沮喪。我到底有什麼不對勁?我要如何才能夠感覺到我內在的愛?我要如何才能夠真正會見和愛我自己?

 

奧修回答:

 

費雷洛,第一步走錯了。一旦第一步走錯,你的整個旅程都走錯了。你開始找尋一個真正愛你的人,那就是你走錯的地方。

 

基本的事就是要愛你自己。如果你愛你自己,你就會找到很多很多愛你的人,因為一個愛自己的人會變得很可愛,他會有一種優雅和尊嚴。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會保持醜陋,因為如果你不愛你自己,你就會恨,沒有其他的選擇,你無法只是保持中立。

 

中立不存在於生命裡——要不然就是你是這個,要不然就是你是那個。如果你不愛你自己,你就會恨你自己,就在那個恨當中,你就使自己變殘缺了,你就毒化了你自己,這樣你怎麼能夠期望別人來愛你?如果即使你都不願意愛你自己,有誰會愛你?

 

記住猶太神秘家希列那有名的陳述:「如果你不為你自己,那麼有誰會為你?」另外一部分的陳述也很美:「如果你只是為你自己,那麼你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這是兩極。你必須愛你自己,那是你對你自己的第一份職責。第二件事就是不要迷失在那個自愛當中,否則你的生命將會變得沒有意義。當你能夠愛你自己,那麼就去追尋別人,去找尋別人,然後你就會找到!整個地球都充滿了有愛的人、很美的人。只是你並不美,你沒有帶著愛在流動,你沒有充滿著愛,所以你無法找到任何愛你的人。

 

這種事發生在很多人身上,並非只有你的情況是如此。幾乎大多數的人都遭受同樣的問題之苦。每一個人都想要被愛,而沒有人知道愛是什麼,沒有人知道如何愛他自己。

 

愛是一種偉大的藝術!人們學習如何畫畫,人們學習如何奏出優美的音樂,要奏出優美的音樂要學習好幾年。漸漸、漸漸地,他們變得有能力創造出美的東西。愛是最偉大的美,最偉大的現象,而你們卻從來沒有學習它。每一個人都認為,只要被生下來,你就有能力愛,那是無稽之談。生命是一個學習愛是什麼的機會,那個潛力是存在的,但是那個潛力必須被蛻變成事實。

 

它就好像每一個人都有游泳的潛力,但是那並不意味著你知道游泳是什麼,你必須學習。

 

它也許看起來似是而非,但是其實不然。靜心冥想這個陳述:一個人必須學習成為他所是的。愛就在那裡——沒有被提煉,就像一顆剛從礦區找到的鑽石一樣。

 

世界上最偉大的讚石是科西諾。當它被發現,有好幾個月的時間,那個發現它的人並沒有覺知到他已經變成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將那顆鑽石給小孩玩,因為他認為它只是一顆漂亮的石頭,甚至夠不上半寶石。

 

那個小孩用它來玩,有幾個月的時間都是那個小孩在玩,然後它被發現了,它被一個懂鑽石的珠寶商發現,他簡直無法相信他的眼睛!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顆的鑽石,它是最大的。

 

然後好幾個世紀下來,它一再地被切割,又被切割,現在它只有原來重量的三分之一,但是它越被切割、被拋光,那個價值就變得越高。現在那個重量只有三分之一,但是價值卻貴上好幾百萬倍。

 

那也是發生在愛的情況,愛是一顆鑽石——沒有被切割的、沒有被拋光的。你必須學習,它是一項偉大的藝術,它就好像在你自己的心上面奏出音欒,它就好像學習在你最內在的靈魂跳舞——一種能量的跳舞。唯有當你帶著很大的能量在跳舞,你的心充滿了歌曲,你的靈魂是一個交響樂,你才能夠找到愛你的人。

 

當你能夠分享你的能量,你就能夠找到某人來愛你。

 

你說:我花了一生所有的時間試國找到一個真正愛我……

 

你所謂的「真正愛我」是意味著什麼?你一定有一個概念——那就是你走錯的第二件事。你有一個概念認為真正的愛是什麼,你一定是一個完美主義者,而在生命裡面沒有什麼東西是完美的,所以那些事物是那麼地美!如果在生命中的事物是完美的,生命一定會非常無聊。

 

羅素似乎是對的,他說:「如果有任何天堂,我一定不喜歡去天堂,因為在那裡你將只能找到完美的人,然後生命將會非常無聊。」

 

只要想想跟完美的人生活在一起……每一個人都是完美的。那意味著已經不再有任何成長,沒有進化,如此一來,將不會有什麼新的事發生。生活在天堂裡的人,如果有任何天堂的話,一定會互相卡住,無聊,非常無聊,無法去到其他任何地方。一旦你進入了天堂,就無法再去其他任何地方;一旦你進入了天堂,你就無法逃離,沒有出口。

 

完美創造出一種神經症的頭腦,完美的概念會產生神經症。

 

現在,你一定有某種什麼是真愛的概念,你所說的「真愛」是意味著什麼?愛就是愛!沒有不真實的愛,也沒有真實的愛——愛就只是愛。愛本身就足夠了,它不需要是真實的,它不需要是不真實的,但是人們有一些概念……比方說,有人會有這樣的概念:如果愛是永恆的,那麼它是真實的,那意味著你在找尋一朵永不凋謝的玫瑰花,你將會找不到,或者,如果你找到,它將會是一朵塑膠花,它不可能是活生生的。

 

活生生的花早上在那裡,在風中舞動,跟太陽低語,跟蝴蝶玩耍……多麼喜悅!到了晚上它就消失了,花瓣掉落下來……隔天你甚至找不到它來自哪裡,以及它消失到哪裡的痕跡。它來自無處,然後也消失到無處裡,而它是一朵活生生的花。

 

現在人們對於愛有非常愚蠢的概念,其中一個是:它必須是永恆的,那會阻礙他們。首先他們想要確定每一件事——這個愛是否會一直存留?你怎麼能夠確定?沒有人能夠保證它,無法確保它。今天它也許在那裡,明天也許就消失了。當明天消失,不要說它是不真實的,否則你將會誤解整個要點。

 

那個真實的經常在改變。只有不真實的會停留,那個真實的繼續在改變。真實的存在是成長,繼續成長,無止境地成長。如果在生命和存在裡面有什麼東西是永久不變的,那就是改變。除了改變之外,其他每一樣東西都會改變。所以當愛消失的時候,不要說它是不真實的。你有一個準則,一個非常荒謬的準則,認為事物必須是永恆的才是真實的。

 

多少年代以來,這個概念折磨了無數的人。有無數的人無法愛就是因為這個愚蠢的概念。我並不是說愛明天就必須消失,我並沒有這樣說。它也許會消失,也許不消失,對於明天你必須保持敞開。

 

有一些玫瑰花也許能夠停留久一點,然後有一些玫瑰花很快就謝掉,它依那個園丁而定,它非常依那個園丁而定——看你如何照顧它。它也許能夠停留久一點,你需要一個很會照顧植物的人,就像慕克塔一樣,慕克塔是一個很會照顧植物的人。

 

你必須非常警覺,不是很嚴肅,而是遊戲般的,但是很警覺。愛是一個脆弱的現象,非常脆弱。很難創造出它,但是卻很容易摧毀它。它是一個非常纖細的音符,只有很少數的吉他手能夠創造出它,它真的是一個很纖細的音符,它比較是寧靜,而比較不是聲音。

 

如果在它裡面有任何聲音,它只是用來作為那個寧靜的背景,只是用來作為一個連繫。

 

你從來沒有學會愛是什麼,你從來沒有學會如何愛你自己,然後你開始期待別人真的愛你,而且接受你。你有接受你自己嗎?很少碰到一個真的接受他自己的人。人們繼續在改善他們自己,做這個,做那個,他們從來對自己都不滿意。

 

那是你每天被教導的方式,世界上所有的導師都這樣教你:改善!改善!但是改善的概念意味著:永遠不要接受你自己,永遠不要覺得對自己滿意,永遠不要享受自己——繼續改善。所以人們變成爬階梯的人,他們只知道一件事:如何繼續爬階梯,然後當他們達到階梯的頂端,他們看起來非常愚蠢、非常笨,因為如此一來他們所知道的唯一藝術就是如何繼續爬,而那個階梯已經到了終點。他們不知道其他任何事,他們只知道如何爬階梯,所以他們覺得完全被陷住。

 

這種事常常發生在人們。有人學會如何累積財富,然後他一直繼續下去……然後他已經擁有比他曾經夢想的更多,現在他不知道要怎麼辦。他只知道一件事:如何累積。

 

有人進入一個權力的旅程,變成一國的首相,然後他陷住了,看起來非常愚蠢。只要洞察成功的政客的眼睛:他們看起來非常愚蠢,陷住了。那個階梯已經結束了!他們已經變成該國的首相或總統,如此一來已經沒有階梯可爬。

 

他們只知道一件事:如何繼續爬。他們已經爬完了整個階梯……現在要怎麼辦?他們就像狗在追逐每一輛車,當他們追上,他們看起來非常愚蠡,然後他們不知道要怎麼辦……

 

他們突然到達了!他們一生都在想要到達,現在他們到達了,他們看起來非常困惑,他們一件事都無法想,他們的整個頭腦簡直瘋了,被雲霧遮住。如此一來他們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試圖維持住這個最高階,囡為有其他爬階梯的人在爬和扯他們的後腿,並做出各種事情,所以他們執著於他們的地位。

 

這種事也發生在愛人,你在找尋一個美女或是一個美男子,然後有一天你找到了……突然間,你覺得很失落。你只知道一個藝術:如何找尋一個美女。你已經找過了……現在其他似乎已經沒有什麼了。

 

除非你知道如何在內心彈奏愛的音樂,愛的旋律,否則即使你找到了一個很美的人,也不會有什麼事發生。那個關係會立刻變酸,在蜜月結束之前,他們就結束了。

 

你說:我花了一生所有的時間試圖找到一個真正愛我,同時真正接受我的愛的人。

 

首先一個人必須學習接受自己。不要對別人要求完美,要有人性!不要要求不合乎人性的完美。關於愛,你一直被灌輸非常浪漫的概念,那是災難。你在找尋浪漫的、詩意的概念。人並不是夢想者或詩人的概念,人是真實的人,而你卻靠著詩在生活!你以一種沒有人能夠滿足你的想法在想著別人,每一個人都會顯得不足。

 

只要想想:你想要某人來接受你的愛,但是你有接受別人的愛嗎?不,你在找尋一個完美的愛人。但是當你在找尋完美的愛人,記住,別人也在找尋完美的愛人,你們兩者都被同樣的社會所制約。

 

我聽說,費雷洛,有一個像你的人去到一個師父那裡說:「我一生中一直在找尋一個完美的女人。」

 

那個師父說:「你有找到她嗎?」

 

那個人看起來非常悲傷,他說:「是的,我找到了。」

 

「然後怎麼樣?」師父問:「那麼你為什麼看起來那麼悲傷?」

 

那個人說:「但是她也在找尋一個完美的男人。」

 

你們被同樣的社會、同樣的浪漫觀念所制約。你們被愚蠢的詩所餵養,而它跟事實是沒有關係的。事實上,我自己的經驗是:詩人是你最不能夠從他身上學習愛的人——最不能的人。你們所謂的詩人跟愛是沒有關係的。他們本身也不知道愛,他們的詩只是他們所錯過旳愛的替代品,他們旳詩是他們的夢想,他們的詩並不是基於他們的經驗。

 

我們繼續在被這些詩所餵養。

 

我自己對詩人的經驗是:他們變成詩人,因為他們無法成為愛人。所以任何他們無法做的,他們就將它寫下來。他們的詩事實上只不過是那些饑渴的人的夢。就好像你在進行斷食,到了晚上你就會夢到可口的食物。他們的詩只不過是那些從來沒有嘗過愛的人的夢想。很自然地,為了補償,他們繼續創造出越來越好的夢。

 

他們的詩是病態的,它就像是色情畫,它引發你的想像,它讓你幻想,而真實的人是真實的人!沒有人可以滿足你的幻想。拋掉你的幻想,然後你將會看到世界上充滿著很美的人。

 

如果你想要被接受,首先要接受你自己,然後接受別人的愛。滿足這些條件,你就會被接受,不要要求那個不可能的。

 

你一定是以一種非常負向的頭腦在生活,這就是負向的頭腦,要正向一點。

 

要正向一點,那麼在一個很卑鄙的人身上你也能夠找到某種美的東西。成為負向的,那麼即使在最美的人身上你也能夠找到醜陋的東西。現在,如果你想活在一個醜陋的人的世界,那麼就成為負向的,那麼你將會使整個世界都變醜陋。是你的頭腦在周遭創造出醜陋,因為你只會去看那個醜陋的,只會去看那個負向的,只會去看那個錯誤的。你將會生活在地獄裡,地獄就是這樣。負向的頭腦創造出地獄,正向的頭腦創造出天堂。帶著正向的頭腦,這個地球就是樂園,這個身體就是佛。

 

這一切都依你而定,看看你是如何在看,看看你是用什麼眼光在看。

 

它依你如何看待生命而定,它完全都依你而定。你是你生命的創造者。它能夠有無比的意義、美、和喜悅,但是你將必須在你的心裡面創造出它,然後你必須將它到處散佈。你將必須在你自己裡面創造出某種東西,唯有如此,你才能夠在存在裡面找到它。

 

存在會回聲給你……

 

摘自:畢達哥拉斯

 

http://osho.98go.com.tw/ec/product_detail.php?p_serial=2555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