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Hunter_08 May. 11 11.18

 

2017年5月10日

 

 

在灰质中寻找上帝似乎是神经学家的热门话题,过去的研究把宗教激昂与药物引起的激昂做比较,将精神体验与像是血清素(serotonin)的神经传导物质连接起来,然后确认脑部的哪个部分(如果有的话)可能是负责一个人有超自然信仰的原因。

 

现在一项新研究发现,与规划有关的大脑部分受损的那些人对新的想法不太开放,这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更有可能在宗教信仰上变得极端。

 

在相对最新的越南头部伤害研究(Vietnam Head Injury StudyVHIS)阶段对这群人所进行的测试,包括宗教基本教义派(fundamentalism)规模。一项标准化的衡量要求参与者反应诸如“要领导最好的、最有意义的生活、人必须有所归属、真正的宗教之类的声明。”

 

 

这些研究人员专注在那些背外侧前额叶皮质层(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dlPFC)受损的退伍军人。

 

他们确认出在这些脑部地区病变之间的关系、退伍军人宗教信仰的力量、以及认知的低灵活性。

 

 

 

重要的是要注意这并非暗示对超自然的信仰是由脑伤害所造成的。认识论(epistemology)、或形成信仰的行为,涉及到很多的神经学过程组合,不能被局限于任何单一的脑组织。

 

“我们需要了解不同宗教信仰如何来自于在大脑中所代表的道德,法律,政治和经济信仰,从一个信仰系统到另一个信仰系统的转换本质,信仰与代理之间的区别,以及个人使用来接触和报告他们的信仰的知识深度本质。”

 

极端的宗教意识形态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分裂的政治问题,而且看来未来还会这样继续着。

 

 

本文来源:环球解密

 

(图文采编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