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Datre曾提过"智者",他们的年纪都非常非常大,但他们可以变成任何他们想成为的样子. 请问这是否就像卡斯塔涅达故事中的租客? 一个古老的"巫师"能将他的外貌变成女人,并拥有对其它现实世界的理解.当时阅读[做梦的艺术]这本书时,我以为它只是纯粹的小说,感到有点失望.后来我还发现这些故事中讲述了其它关于意识/肉体的觉知状态,看起来很有趣.你们可以讲讲这个内容吗?

 

(QingQing:关于卡斯塔涅达故事 - 一开始我查到的是"唐璜",后来才发现原来这就是"唐望".[做梦的艺术]是唐望系列书籍中的一本,由卡斯塔涅达撰写,一共12)

 

DATRE:,我们称之的"智者",是那些住在这个星球上很久的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换句话说,当你知道你是谁后,就有能力以那种方式与身体工作,也就是你们称之的:不再老化.

 

墨西哥的高山区住着一群人,他们完全与其它文明隔绝.只有极为少数的人允许拜访他们,因为外来的人会影响他们的频率振动,导致他们丧失这些"能力".换句话说,那些人都是旧文明的残余.他们拥有很多很多知晓,知道如何与物质身体工作.他们的年龄相当相当老,能够切断四肢并让四肢长回去.他们是非常特别的人.为了保持振动在一个恒定的范围内,他们一直生活在僻静的地方.

 

现在,我们称之的"智者"能与这些墨西哥的族人做同样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们能够维持他们的物质"结构" - 注意:我这里说的不是"身体",而是"物质结构" - 我们已经使用"物质结构"很长一段时间了.

 

你看,那些能够做到的个体能觉知到物质"结构"的有效性.他们知道他们不是"身体".这就是你们当中的一个"问题" - 虽然我不想使用"问题"这个词,但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合适的说法 - 这是你们整个星球上被遗失或不被了解的内容:"你不是你的身体!"

 

你的身体结构是与""完全分离的.换句话说,你们之间讨论的很多问题都基于"我是我的身体"这样的信念之上.智者知道他们不是他们的身体,身体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结构.现在,当你能尊重身体,并与之工作时,就会"知晓"身体拥有它自己的"议程" - 这个"议程"就是与"""你的心灵"一起合作,以便让你获得你渴望在物质层经历的体验.换句话说,身体拥有它自己的有效性/合法性,可你们却无法认知这一点.

 

所以,我们说的那些"智者"知道"物质结构"在这整场"物质体验"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它的重要性,这是与你们大多数人非常不同的理解.

 

换句话说,他们并不觉得自己需要从世俗社会中退出,因为他们一直与之融合在一起.他们会旅游,会搬家/移动,接触不同的人.他们继续享受物质层的存在,因为他们理解物质层.他们知道"他们是谁",并从中获取很棒的体验.因为所有他们体验到的内容,都能增益"他们是谁".因此,这里所发生的是:他们会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因为这样就不会有人问他们:"你怎么看起来不老呢?"

 

再换句话说,你自己本身是不会"变老".那儿有人告诉你你将"变老",或你"相信"你会"变老" -这些都是混杂在一起的.或者说:你怎么能保持30岁的容貌,然后随着孩子们长大,结果他们看起来比你还老? 你不能这样做.

 

但是,如果你能够自己单独呆在某个地方,进入完全由你自己掌控的体验中,你就能进入任何你想进入的方向...让我们这样讲: 这时你就是一个自由的灵魂,因为你将不再与某个时间段的人有关联.也许某段时间内他们会与你连接,但最终他们会离开.这就是他们存在于这个星球上的方式.

 

现在,这些内容并不是"".那儿有人已经这样做了相当长时间.他们来到物质层,"浸入"这里,获取一个物质身体,然后就离开,因为他们不与这里保持任何连接.他们无法被捆绑到任何特定的领域.

 

现在,关于你提及的那个卡斯塔涅达故事(从男人变成女人),我对此不太熟悉,好像与"智者"之间有点不同.我唯一能说的是:也许在那时,那个人能够非常容易地伪装自己的外表 - 这是能够做到的.基本上,他能够改变外表的容貌,但在内部,那个个体依然代表的是他的身体.

 

John,你好像看过那些"前世回溯"...你多年前见过那些做前世回溯的人.你们大家聚集在同一个屋子里,看着某人回溯到某个前世中,然后那个人的外表就改变了.那个人的面部变成了他所回溯的某个"时间线"中的面容.你与周围的人都看到了.

 

JOHN:是的,非常戏剧性.

 

DATRE: 肯定非常戏剧.你能"看到"那个人的脸由男人变成女人,反反复复进行不同的改变.整个身体结构有时会变得非常男性化,比如粗壮的手臂等等;接着又会变得具有女性的特征 - 在整个过程中,你们都知道是谁回溯到了那些前世.现在,我们要澄清一下:"前世回溯"这是你们自己的概念,不是我们的 - 特此澄清!

 

现在,那儿还有一些人能根据他们的知晓,将面容变成其他人的样子.他们能将自己改变到,即使熟人从他们身边经过也无法看到他们.John,你又在笑了,你就见Aona这样做过.当她不想与某些个体接触时就会这样.你第一次见她这样做时感到非常惊讶,但现在已习惯了.

 

Okay,Aona,在她的思维模式中,她说:"我不想与这些个体进行物质接触" - 那些个体就站在门口,我想从门口出去 - 于是Aona转过来对你(John):"看着,我将从那扇门中离开,但那些人不会看到我" - 然后Aona就从那扇门中离开了,没有任何人看到她.你看,在物质层中,那儿还有很多可供学习的事物,也就是"操作".但你需要知道"你是谁",需要知道你的身体是如何工作的.所以,对于那些从男人变成女人的"变形",它不能维持很长时间.无法让他们保持好几年,因为"真正的变形"不是这样工作的.

 

JOHN:这种更像"投射".

 

DATRE: 绝对是投射.但是,请停下来想想: 你本来就是一个全息图.我还能说什么呢? 你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固体.Okay,我们的答案是否已经覆盖这个问题了?

 

JOHN:我想是的.

 

DATRE: ,如果那儿有进一步的问题,我们再深入探讨.

 

JOHN:.下个问题是一个关于你们以前回答过的问题,"访客"有关.他说:"这些访客,我推断他们与将来会发生的"大揭发"有关,请问这些访客是不是那些与飞碟绑架者接触过的飞碟?那儿是否有一种可能性,即如果太多人知道这种接触,就会导致错误的设定,所以只有很少的详情被记录下来?

 

DATRE: 好吧,最近我们谈论过这样的话题.现在,那些你们称之的"被绑架者",他们说他们都经历过不同的体验.或者容我们这样讲:他们都记得绑架的内容.你会发现那儿有大量的绑架案都发生在"梦境"体验中.换句话说,当这些个体与你对话时,他们都能意识到自己遭遇过什么样的情景.这对他们来讲非常困难,因为这种事带给他们太大的戏剧性与创伤.

 

那儿还有女人说,她已经怀孕了好几个月,结果孩子却失踪了.好吧,再一次的,这是你们这个星球上,也许是最令人不安的一个词语:恐惧!恐惧会出做出很多事来.那儿有些妇女非常渴望想要孩子,于是她就"对自己讲话(催眠)",让自己假装怀孕 - 她们深信,完全彻底地相信自己已经怀孕 - 结果最后孩子却失踪了.像这样的事件经常在这个星球上发生.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恐惧"!

 

来到地球上的"新能量"将在很多方面,以不同的方式影响这些人.你会发现,我几乎可以保证,如果你直接与有过这些经验的女人交谈,她们都会告诉你:她们"看到"了一个大眼睛的小矮人.她们深信是这些小矮人"拿走"了她们的孩子 - 这就是她们对"能量波"的转译.

 

这也是"外星人"这个词到来的地方 - 它是外来的,一种外来的波,是他们的头脑中没有概念或框架的东西.然后,当头脑对此没有概念(框架),恐惧就进入了.头脑找不到任何转译的东西,于是就把它变成了一种完全外来的事物,也就是外星人 -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恐惧"因素.你会发现那些声称自己的孩子被外星人绑架的妇女,她们都陷入恐惧中.她们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极度恐慌,因为她们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看,这是发生在她们自己体内的事情,她们必须要靠自己搞清楚.再一次,我们说过:我们能带给你们信息,却无法帮助你.你们要认知到这些进入的新能量,如果你还无法转化它们,不要为此担心,不要试着为此"编造"一个故事,让自己陷入狂热的僵局中.Okay,下一个问题.

 

JOHN:我能再说一点吗?你刚才提到的解释是关于"个体",但是那些"多数人"?我是说比如在亚利桑那州奥尔顿发生的事情.那天有很多人都看到了飞碟,这艘飞船在他们面前消失 - 那儿有3个见证者等等.像这样的例子是怎么回事呢?

 

DATRE: 很抱歉,我无法告诉你. 那是被他们"看见"的东西,是吗?

 

JOHN:是的!

 

DATRE: ,所有的人都看到它了,是吗? 它是不是被你们的政府研究出来的那些...?

 

JOHN:,很有可能,毫无疑问.

 

DATRE: ,那么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呢?

 

JOHN:...它好像消失了一段时间,然后...

 

DATRE: 飞碟上的人呢?

 

JOHN:他们起飞了.

 

DATRE: 起飞了? 他们看到飞碟上的人后来怎样了吗?

 

JOHN:没有,真的没有.这些见证者都有一个相对一致的故事,但从我的角度上看,这些一致的故事都可以从很多角度上进行说明解释.

 

DATRE: 正确,从任何角度都可解释.那儿所发生的是...也许,我不知道,但他可能慌了,晕厥过去.他遇到了什么,然后他的头脑就为他编造了一个故事.这是完全可能的,你看,当头脑...这些事情都发生过.

 

现在,我将离开这个话题,因为我正尝试解释一个与你们在这个星球上接收的完全不同的能量形式.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带给你们信息,不让你们恐慌.所以,无论发生什么,试着平息身体,再找出答案.如果你看到什么,不要恐慌.靠你自己找出答案,因为你才是那个唯一能做到的人.要知道,恐慌会使物质结构创造出很多画面.

 

JOHN:我们都有过这种自然现象.比如那儿有一个案件,罪犯与25个证人.当你面试25个证人时,你将获得25个不同的故事. 这就是我们运作的方式,可惜我们没有觉知到这点.

 

DATRE:当然.你们没有认知到这一点.你们没有觉知到的是:每一个个体都拥有自己的故事线.他们为自己创造摆在面前的画面.这也是为什么你们无法完全理解:"你创造你的实相" 这句话的真正涵义 - 你们的理解还没有达到这句话本身想给予的程度.继续.

 

JOHN:这个问题是我们曾经处理过的.他问:"我知道赛斯曾讲过L.S.D(一种迷幻毒品)...这样讲可能不太好,但我不得不承认这种毒品似乎能给人带来更加广阔的一瞥.它是不是通过降低感知而产生幻觉,让你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如此宏伟? 或者说,扩展觉知是不是指这个意思?

 

DATRE: 好吧,我们曾说过:那些你看到的颜色或东西都是你为自己摆放在面前的画面.但对于幻觉药物,那儿所发生的是:你的脑细胞正在死亡 - 这就是你所看到的.

 

现在,这里所发生的是: 当你开始允许自己,允许身体,让你的"整个包裹"放松下来,并知晓你是谁,你将去哪里和你是怎么回事时,你就能允许心灵与你一起合作,带你进入其它的现实世界.当你从其它的现实世界中回来后,你是无法解释的 - 但那是一个非常棒的体验.

 

现在,如果你想"推动"自己,把自己"推入"另一个现实世界中(虽然这听起来也并不容易) - 要知道,"允许",你能够旅行得更远;而在"推动",你就只能走16,或者走到左边,来到一个小小岛上,看看那儿的东西 - 这也OK.总之,去另一个现实世界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现在,那些能使用药物的人(比如巫师/萨满),他们知道"如何"使用,与你们完全不同,因为他们的文明就与你们不同.那些个体,以美国土著印第安人为例,他们知道当他们抽了那些...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抽什么,那些"Sweet Lodge"等等...他们是跟随"指引/指导者"去做的.

 

也就是说,当你进入另一个现实世界时,你不是到那儿后就把自己""进去;而是你与一个拥有那种"知识",知道如何去其它现实世界的人在一起,被指引入你的体验中. 他们非常小心地看守你,知道你大概能走多远.也许你根本就没法进入另一个现实世界.如果他们发现那儿有"恐惧",你开始获得一种奇怪的感觉后,这就是你要开始跨越现实世界之间的振动障碍的时候.

 

为了从一个现实世界中"划入"另一个现实,你们需要跨越那些振动障碍,这也是唯一阻止你们的.假如你进入另一个现实,你也要知道该如何回来,所以那儿最好有一个了解的人能够帮到你,避免迷失,助你回到同一个振动障碍前.

 

你看,你们的书籍中有很多这样的内容,因为那些个体知道那里有障碍.他们遇见过,就把它写了下来.他们还撰写另一边的世界,但无论怎样写都OK,反正你们也不知道那当中的区别.但他们知道那儿有一个振动障碍,能被感觉到,而且已经被很多人感觉到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特别是现在,你们星球上的振动正在改变...不要强迫把自己"推入"探索中.

 

如果你准备好进入另一个现实世界,你知道你,同时心灵也知道你,这时心灵就能带着你进入进出...没有问题.但是,这必须是完全的接受,允许,没有恐惧时才能做到.如果有恐惧的话,就没办法.不仅如此,那儿只有极少数的个体能够与"全部的身体"包裹工作,他们工作了很多年才能获取与自己出生时不同的振动频率.

 

你看,如果你也想做这些与物质结构相关的事情,你就需要知道并理解身体的振动.因为当你开始理解并知晓你的身体时,你的全息图,全息图的振动就会改变 - 其中的差别就是让你去你能去的地方.这个问题回答完了吗? 还有吗?

 

JOHN:没有了.

 

DATRE: 很好.我们将把这些信息留给你们,因为它不是一夜之间就会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你可以跟老师学,也可以靠自己学 - 与学习的过程无关.但你看,你们需要知道的是: 如果没有"基础"知识,你就无法进步.我们经常听人们说:"我不想再回到物质层了" - 好吧,我们当然不能让你突然跑到大宇宙中失去控制.当你出来时你想做什么呢?在外面,我们都有事情要"".我们可不会呆在周围玩耍tiddlywinks(一种桌面游戏)或把脚搁在桌子上.

 

JOHN:他们出去后,会想叫出租车的,哈哈.

 

DATRE: ,你不能那么做.学习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你们首先要学的是"这个"物质层,还有你所居住的星球,然后才能走.我们不推荐那些幻觉药物.或者通过练习改变脑垂体或松果体等做法,最好不去碰这些东西.你的身体会照顾它自己.你不应该将身体推入任何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的实验中...特别是现在.很快你们就会发现这个星球的改变,还有你所存在的物质结构的改变.你们将"感到"不同.这些振动正在进入中 - 这就是我们想告诉你们的.让我们这样讲: 只要你"随波逐浪",这就将成为一场伟大的体验~

 

我们要离开了,很高兴回答你们的问题.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