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1 帕梅拉 约书亚的传导

 

 

从小我意识转变到心灵意识,始于一种内在空虚的感受。从前吸引你全副注意力的事物,或是让你完全投入的情况,如今留给你的只有空虚或乏味。不知怎么地,事物好像失去了以往的意义和目的。



在体验到这种空虚感之前,意识一直被恐惧紧紧抓住,需要持续地肯定自己。它不断寻求外界的确认,因为它不愿面对潜藏的那种被排斥和孤独的恐惧。这种深沉的恐惧和对外在认可的需求可能被长期隐藏,但它们却是你许多行为背后的真正动机。你的整个生命可能都奠基于此,你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或许你觉察到内在有隐隐约约的不安或紧张,但往往必须发生一件大事,例如亲密关系破裂、爱人去世或失去工作,才会让你真正去检视那个紧张或不安是什么



当小我是你生命的中心时,你的意识和情感生活处于约束的状态。你在恐惧之中畏缩不前,因此常常采取守势。当你在小我阶段时,总是觉得匮乏,总是需索更多。你的思想、感觉和行动的基础是个黑洞,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空虚。这是个恐惧的洞,一个隐匿在阴影中的地方,因为你不让自己的意识去面对它。你隐约知道阴影里有个空洞,但你不想去那里。



这个阶段,你与神或一切万有的关系有个特征:分离感。在内心深处,你觉得孤独、觉得被抛弃,仿佛自己是一块破裂、毫无意义、没有目的的碎片。而当你掩饰对此的恐惧时,只能间接地体验它,感觉到它是个阴影。



人都害怕以全然的觉知面对内在的空虚,他们害怕去正视并探究内心的黑暗。但如果不去面对,它依然存在,然后你就必须制定「因应策略」来让生活可以忍受、过得下去。小我的策略一直是在周围解决问题,而不是问题的核心,它把你的意识转向外在,去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试图用外在能量减轻你内在的痛苦。小我特别喜欢的能量是认可、赞美、权力、关注等等。透过这种方式,小我似乎为灵魂对合一、平安和爱的深切渴望创造出一个解答。



这样的渴望本身完全是有根据且真实的,是神在呼唤你,是你自己的本质在大声地呼唤你。你就是神!神是合一、平安和爱的能量。每个人都渴望无条件的爱,渴望你称之为神的那股能量的拥抱。本质上,这份渴望是期待全然觉知到你的神性自我,并与之合一。你自己的神性就是通往无条件的爱的入口,而你只能在穿越它周围的恐惧和黑暗之后,才找得到它——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转向内在,而不是外在。你把自己的意识当成光,用来驱逐阴影。意识就是光,因此,它不必与黑暗对抗,它只要存在,就足以驱散黑暗。透过把意识转向内在,奇迹真的会降临在你身上。



然而,小我却完全反其道而行。它需要爱与平安,但是它响应这个需求的方法,却不是去面对内在的黑暗和恐惧。为了实现这一点,它耍了个「把戏」:把对爱的需求,转变成对他人的认可和赏识的需求;把对合一与和谐的需求,转变成需要比别人更优秀、更好。一旦你认为因成就而被他人赞赏,就代表被爱,你就不再需要往内在去寻求爱,只要更努力工作就行了!透过这种方式,小我努力地压住恐惧之锅的盖子。



你最初对爱和极乐合一的渴望,已经被扭曲成对认同的渴望。你不断寻求那些只能让你暂时安心的外在确认,所以你的意识基本上是集中在外部世界;你依赖他人的评价,而且对别人怎么看你觉得非常紧张,因为这对你很重要,你的自尊就由它决定。但事实上,你的自我价值感越降越低,因为你把自己的力量交给外在力量,它是根据你的外在表现来评断你,而不是根据你真正的本质。

 

 

于此同时,那根深柢固的孤独感和被抛弃的感觉却没有缓解。实际上,因为你拒绝面对,它变得更糟了,而你不想去看的那些东西就变成你的「阴暗面」,恐惧、愤怒和负面性在那里徘徊并影响你,它们因为你拒绝进入内在而被强化。小我对怀疑、直觉和感觉的抑制非常顽固,不会轻易放掉控制权。你在这个世界看到的「恶」,一直是执着于个人权力——拒绝放弃控制,拒绝接受内在的恐惧和黑暗——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