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希那穆提 心灵自由 今天

 

今日世界的危机 一文选自克里希那穆提的作品辑录《一生的学习》。在这篇文章中,克氏为了探寻教育对社会的意义,剖析了当前社会所面临的危机,他说, 我们面对的,不是某种政治上或经济上的危机,而是人类败坏堕落的危机。

 

联想到近日的疫苗事件等议题,或许,我们能从这位伟大智者昔日的教导中,了解我们与眼前所见诸多社会问题之间的关系,以及,在探究与追责的同时,我们能从自身出发,为眼前的世界做些什么。

 

(一)今日世界的危机

 

为了要找出教育在今日世界的危机中担任何种角色,我们就必须先了解这项危机是如何造成的。显然,这是由于我们和他人、财物、观念之间的错误价值观所致。如果我们和他人的关系是基于自我扩张,和财物的关系是基于贪得无厌,则社会的结构必然是竞争性的、孤立性的。如果在我们和观念的关系中,辩护某一种意识形态,而反对另一种意识形态,则猜疑和敌意,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目前混乱的另一个原因,是对权威、领导人的依赖。不论是在日常生活中,或是在小学校、大学校里,情形都是一样。我们跟随他人,这其中并无了解,只有恐惧和附和顺从,其结果必导致集权国家的残暴,或有组织的教条主义。

 

将必须始于自我了解才能达到的和平,仰赖于政府,期望于种种团体或权威,只会制造更严重的冲突。 如果我们接受了一种社会,其中存在着人与人之间永无止境的斗争和对立,则永恒的幸福便不可得。如果要改变我们的生存条件,首先,就必须改变我们自己。也就是说,必须在日常生活中觉察到自己的种种行为、思维和情感。

 

然而,我们并非真正地想要和平,我么并不想终止剥削的行为。我们不允许我们的贪婪之心受到干预,或是我们目前社会结构的基础遭到改变。我们让事情照旧继续下去,只做一些表面的改革,因此,无可避免地,有权势的人、狡诈的人便统治了我们的生活。

 

和平无法借着某种意识形态而获得,它也不依赖于立法。惟有当我们作为一个人,了解了我们的自我心理过程时,和平才会来临。如果我们逃避了应由个人负担的这个责任,而期待某种新的制度来建立和平的话,那么,我们只会成为这个制度下的奴隶而已。

 

 

 (二)依附安全感的心助长了分裂

 

信仰、意识形态以及有组织的宗教,将我们置于和他人对立的状态下。冲突不仅存在于各种不同的社会之间,而且存在于同一社会的种种团体之间。我们必须体会到,一旦将自己和某一个国家视为同一,一旦我们依附于安全感,一旦我们被教条所限制,则在我们自身以及世界中,将出现斗争和不幸。

 

仅仅教导人们成为了不起的工程师、卓越的科学家、有才气的高级职员、熟练的工人,绝对无法促使压迫者和被压迫者联合团结。我们可以眼见目前的教育制度 —— 它对于造成人之间敌对与仇恨的许多原因都一概容忍 —— 并不曾阻止以国家之名或以上帝之名所行的集团屠杀。

 

有组织的宗教,以及它在世俗上或精神上的权威,也同样无法为人类带来和平。因为,它们仍是我们的愚昧、恐惧、虚伪和自私所造成的结果。

 

因为我们渴望在现世或来世获得安全,于是制造出一些制度和意识形态,以确保此项安全。然而,我们越是拼命求取安全,越是无法获取它。求安全的欲望只助长了分裂,增加了对立。如果我们深深地体会而且了解了这项真理,不只是口头上或智力上的明白,而是全心全意地了解,那么,便会在四周所接触的世界里,着手于根本改变我们和他人的关系。而且,惟有如此,才有可能达到人类的团结和友爱。

 

我们大部分人都因形形色色的恐惧而心劳神疲,对自己的安全都十分注重。我们希望,借着某种奇迹,战争便会消失,而同时我们却一直指摘其他国家集团是战争的煽动者,就如同他们也同样把战争的祸患归罪于我们一样。虽然战争有害于社会,我们却随时备战,并且在年轻人的心中培养了黩武精神。

 

在人类之间加以区分有何根据呢?我们的肉体可能在组织和肤色方面有所不同,我们的面孔可能不太相似,然而在皮肤底下的我们是非常相像的:骄傲、野心勃勃、嫉妒、充满暴力、追逐权力等等。除去了标签后,我们是赤裸裸的;然而我们不愿意面对我们的赤裸,因此我们固执于标签 —— 这表示我们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不成熟。

 

不停的探讨以及真正的不满之情,促发了创造性的智慧。然而,使探究与不满之情保持清醒,是非常困难的。

 

当我们年轻时,我们都是不满的。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的不满之情不久便消逝了,被我们模仿的倾向以及对权威的崇拜所窒息。当我们年长时,我们便开始凝滞了,变得心怀恐惧而易于满足。我们成为高级职员、牧师、银行职员、工厂经理、技术人员后,逐渐地腐朽了。由于渴望保持我们的地位,我们便支持这个具有毁灭性的社会 —— 它给予我们某种地位和安全。

 

我们的难题之一,在于我们对于这些事情毫无真诚之心,因为我们不愿受到干扰,只在有利的方式下才想改革事物,因此,我们对于自己的空虚和残酷是不太关怀的。

 

 

 

 (三)我们想给未来的孩子怎样的世界

 

借着暴力,我们能获得和平吗?和平是借着缓慢的时间过程而逐渐达到的吗?显然,爱与训练或时间无关。我想,以前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为了争取民主;如今,我们又准备进行一次更浩大、更具有毁灭性的战争,而人民却比以前更无自由。然而,如果我们把权威、信仰、国家主义以及整个阶级区分的态度等有害于了解的种种障碍除去的话,结果会如何呢?我们将会成为没有权威的人,而我们之间彼此有直接的关系 —— 那时,也许就会有爱与同情。

 

在教育上,就像在其他各方面,重要的是造就能了解而富于爱心的人 ,他们的内心不会充满空洞的言辞,或是只用心智制造出来的东西。

 

显然,要发现真理,就必须从我们自身中的挣扎和与邻人的纷争中解脱。当我们内心没有冲突时,也就不会有外在的冲突。由于内心的挣扎,向外表现而成了世界上的冲突。

 

战争,是我们每日生活所投射而成的血腥表现。 我们每日的生活促成了战争,如果我们不改变自己的话,便会引起国家、种族间的对立,引起对于意识形态的幼稚争执,军队的扩增,对国旗的崇拜,以及许许多多引起集体屠杀的暴行。

 

世界各地的教育都失败了,它制造出与日俱增的毁灭和不幸。每个政府都把青年训练成它们所需要的效力十足的军人和专家,组织化,集体化和成见受到培植、加强。考虑到这些事实后,我们必须探寻生存有何意义,我们的生活有何价值和目的。我们必须发现,何者才是创造一种新环境的有利途径。因为,环境可以把孩子制造成一个粗野的、感觉麻木的专家,也可以帮助他成为一个敏感、有智慧的人。我们必须创造一个完完全全不同的世界政府,它不是以国家主义、意识形态或暴力为基础。

 

这一切意味着我们要了解:在互为关系的双方是要互相负责的。然而要了解我们的责任,我们心中要有爱,而非仅仅只有学问或知识。我们的爱越宏大,它在社会的影响也就越深。然而我们都只徒具心智,而无情感,我们培养智力,鄙视谦虚。如果我们真正爱孩子,我们一定希望挽救他、保护他,不会让他牺牲于战火之下。

 

我想,我们其实渴望武器,也喜欢展示军事力量,喜欢制服、仪式、酒精、噪音、暴力。我们每日的生活是这种残暴与肤浅的缩影,我们由于妒嫉、不加思考,而互相毁灭。

 

我们希望富有,而我们越富有,便变得越无情, 虽然我们可能捐献大笔钱给慈善机构或教育事业。在牺牲者的身上大肆掠夺后,再把搜刮来的东西退还给他少许,这种行为我们称之为慈善事业。我想我们并不明白我们的所作所为将造成何种灾祸。我们大部分人每天都过着匆忙而不思考的日子,让政府以及狡诈的政客来左右我们的生活。

 

 

 

(四)从认识和转化自己开始

 

社会是你和他人之间的关系,如果没有深入了解此项关系 —— 不是在某种层次上了解,而是当做整体过程而加以完整的了解 —— 则我们必会再制造出同样的社会结构,虽然这社会结构已经过了肤浅的改变。

 

如果我们要根本地改变目前人与人的关系 —— 它为世界带来了无尽的不幸,我们惟一而且刻不容缓的工作,是经由自我认识而改变自己。因此,我们回到问题中心点:每一个人自己。然而,我们规避了这重要的一点,而把责任推给政府、宗教或意识形态。我们是什么样子,政府就是什么样子,而宗教、意识形态则只是我们自身的表现。除非 我们 改变了,否则便不可能有正确的教育或和平的世界。惟有爱与智慧存在,才能使所有的人获得外在的安全。

 

我们在这些事情上越是不负责任,国家便越是接收了这些责任。我们面对的,不是某种政治上或经济上的危机,而是人类败坏堕落的危机。这是任何党派、任何经济制度所无法扭转的。

 

另一个更大的灾难正一天天地逼近我们,而我们大部分人面对着它却毫无反应。我们一天一天渡过,完全和往日一样;我们不想除去虚假的价值观,重新开始。我们只希望补缀式的改革,这种改革只会产生新的问题,接着又需要新的改革。然而,整座建筑物正逐渐瓦解,城墙坍塌,大火在燃烧。我们必须离开建筑物,到新的土地上,用不同的基础、不同的价值重新建造。

 

我们无法丢弃技术上的知识。然而,我们的内心可以意识到我们的丑陋、无情、失望、欺诈和缺乏爱心。惟有借着智慧,使我们从国家主义、从妒嫉、从权力欲中解脱,那么,新的社会秩序才能建立起来。

 

和平是无法借着补缀式的改革而获得,也无法借着重新调整旧观念和迷信而获得。当我们了解了存在于表面之下的事物,而因此阻止了这毁灭之流 —— 它因我们的侵略性和恐惧而泛滥横行 —— 和平才能存在。 惟有此时,我们的孩子才有希望,我们的世界才能获得拯救。

 

文章节选自《一生的学习》

克里希那穆提著,张南星译

配图来源:本真

采编:苏息坊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