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把评判之心放下。评判往往与谴责同根,与非难无异,评判是马后炮。无论其指向如何,无论其针对的是自己还是他人,评判是件很扫兴的事情。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你既不要唱颂歌也不要作评判,两者都不妥。当你真心欣赏时,珍惜欣赏,但别做过了头。如果你的想法和言论与自重、自爱、自尊、自豪相关,此类自我价值评价的行为与评判具有不同的涵义。评判发生时,很可能是你在证明你的某个观点。

当一个人有着强烈而真实的自我意识时,他会很自我。是谁在希望树立自己,又是谁在希望扳倒别人?

当我建议你爱自己,我的意思不是要让你盛赞或吹捧自己。我说的是在实相的现实中爱你自己,爱实相现实中的自己。你需要知道,我所谓的现实与你所谓的现实是不一样的东西。当然也有那么些个时候,这两个概念的意思相近。

现在,让我来告诉你:放下你的自我,你就不会再评判。评判无非就是把事物比来比去。在这世上,任何事物都可以跟别的事物相比。我的爱是绯红绯红的红玫瑰。这个关于爱的陈述的确比这样来表达更有意义:我的爱让我失望之极。

把爱比作红玫瑰是关于爱的更真实的画面,这样来表达你付出的爱会更真实也更稳妥。爱与你对她的认知无关,与事物之所是与将是无关。爱对生命的意义比你所能猜想到的高远深沉得多。

当你放下你的自我和围住它的城墙,没有什么你不能做的。你的自我是创造隔阂和界限的大师。你的自我是个出类拔萃的界限设定者。也许在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自我能够更好地制造出隔阂和界限了。世上没有什么能与自我之善能确立自我相比肩,自我特别擅长制造隔阂和界限,没有谁能比得过它,自我在这方面是世界之最,只可惜制造隔阂和界限毫无意义。千万别沾惹你的自我,不要让它风靡盛行。

的确是自我在创建隔阂和界限。如何把个性和自我区分开?只有自我能引进限制的概念。自我导致了评判。自我有作评判的需求。自我基本上来说一文不值,除了可以让其他的自我陷入僵局。自我让你自我膨胀,然后得意忘形。

我问你:如果所有人都与我是一,你为何不能?为什么你就不能成为大家精神上的圣诞礼物?为什么每个人就不能施恩泽于每个他人?为什么要睁只眼闭只眼?为什么孩子们被留下没有得到照顾?为什么要划分大人物小人物?谁是布衣,谁是王子?是什么造就了差别?

这个世界之外,这个世界上的生活之外,有什么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价值大,另一个人的价值小?

当世上不再有评判之时,一个公认的害群之马还能伤害他人、制造麻烦吗?当他被爱着而不是被评判被审议被数落,这人还能做坏事吗?

是否有可能呢,这个害群之马正是你的指路人,挥舞着他的手臂在喊:不,不,不要模仿我,你得选择爱,你得爱。找到更多的爱就是你需要做的。坚持爱,坚持爱的坚持以赢取胜利,摈弃一切关闭心扉的想法和行为。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hearts-in-the-world.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