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0

 

 

[ 一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门徒说,他在跟朋友沟通上有困难,因为他觉得他们倾向于让他觉得自己错了,这样他就会怀疑自己,即便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对的。 ]

 

OSHO 奥修:

 

首先,没有对错这回事。它要视情况而定,它取决于你的立场和观点。没有什么东西非常稳固,一个人能决定这是对的,那是错的。没有这样的价值观。

 

同样的事情对一个人来说可能是对的,对另一个人来说却是错的,因为它或多或少取决于那个人。对一个人来说,同样的事情这一刻可能是对的,下一刻可能就错了,因为它视情况而定。

 

但我们都带着残留物,千百年来植入我们头脑里的残留物,就好像有些东西是对的,有些东西是错的。你被教以亚里士多德分类法。这是白的,那是黑的。此为神,彼乃魔。那些分类是假的。生命并不黑白分明。生命大部分更像灰色。

 

如果你深入的看,白是灰的一极,黑是另一极,但两极之间宽阔的区域是灰的。所以一个人能把它看成白色,也能把它看成黑色。就像有杯水在那儿,半满,半空。有人说它是半满,那是真的,有人说它半空,那是真的。然后他们开始争吵。

 

所有的争执或多或少都如此。真相更像灰色。它必然如此,因为它没有分割,它没有密不透风的隔间。这是一种愚蠢的分类,但它已深入人心。我们总是说这个答案是对的,那个答案是错的。

 

这整个评价很荒唐,没人有权决定——你没权,你朋友们也没权。你必须为自己决定,他们必须为自己决定。

 

所以不要干涉他们的生命 / 生活,也别允许他们干涉你的生命。我不是说你今天做了什么,明天你就不会觉得它是错的。但我仍然说昨天那它是对的。你明白吗?

 

下一刻之后你能觉得它是错的,但你已经不是之前的你了。一个片刻已经过去了,现在你的立场、观点变了。现在你用不同的视角在看。你已经更有经验了。至少你有了做决定之前所没有的经验。它可能看起来不对。明天它可能看起来又对了。

 

所以,对错在持续改变着。那怎么办?如果有人想做出绝对的决定,他会瘫痪,他没办法行动。如果你想等自己有了绝对的决定——什么才是对的——才行动,你会瘫痪。你在生活中没办法采取行动。

 

一个人必须行动,在相对的世界里采取行动。没有绝对的决定,所以不要等。观照,看,无论你觉得什么是对的,就去做。

 

[ 奥修说,每当一个人给别人建议,你应该清晰的告知对方,这只是你的观点,对别人来说或许不对。一个人不应该强加任何东西在别人身上。奥修说这是他所敬重的虔诚品质。

 

如果朋友们不接受你的观点,你不应该觉得被冒犯了,而是要能允许别人有自己做决定的自由。事实上没人能听从别人,因为最终的决定必须他亲自做。即便你听从朋友们的建议,如果事情出了错,也不能怪罪朋友,因为最终它是你自己的决定。

 

当朋友提供建议,你应该仔细听…… ]

 

要学习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聆听。非常宁静的聆听。不要漠不关心的听。不要像是你想让他们闭嘴一样的听,你只是出于礼貌才听,因为他们是你朋友。那种情况下,最好告诉他们什么也别说,因为你不在聆听的状态。

 

但是如果你在聆听,就真的用心聆听,保持敞开,因为他们或许是对的。即便他们错了,聆听他们所说也会丰富你。对这件事你会知道更多角度,更多观点,学习总是好的。所以好好听,但永远自己决定。

 

一旦你有了这个相对的理解,放下绝对的荒谬,事情会变得非常清晰、容易。否则人们会非常绝对主义。

 

他们依据绝对来思考:这是事实,任何与之相反的都是错的。这让整个星球都变残了——印度教徒、伊斯兰教徒、基督徒在冲突,因为每个人都宣称握有绝对的真理。没人能宣称。没人有垄断权。

 

真理是浩瀚的。无限是它的切面,知晓它的方法是无限的。我们所知道的都是有限的,它只是一部分。

 

永远不要宣称部分是整体,这样你永远不会陷入麻烦。观照 / 留意你所说的每一个字。无论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语言,我们讲话的方式就是这样,我们做出绝对的陈述。永远不要这样。更多的使用“或许”。多犹豫一些。更多的使用“或许”、“有可能”,允许对方有完全自己决定的自由。

 

这样尝试一个月。你必须非常警觉,因为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惯,但是如果你警觉,你就能把它放下。然后你会看到,争论也没了,也没必要捍卫自己。始终记得,这是有可能的:明天或许你会认为有些事情不对,但你已经变了。

 

那就是为什么我说懊悔是不可能的。那个犯错之人不是那个正在懊悔之人。它们是两个不同的片刻,完全没有连接。所以懊悔没有意义。不停的想着过去没有意义。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无论你现在怎么想都没有意义。

 

[ 奥修说,那就像是一个人正在考试。一离开考场,当他更放松、轻松时,他能回顾、懊悔自己所做的,但在你填写答卷的那一刻,在那一刻你是在做对的事情。 ]

 

所以每一刻都有它自己的正确性。其他片刻能将其删除。你无法删除过去。那一刻无论你做了什么,在那一刻都是对的。它注定如此。那就是所有能发生的,它发生了,否则不可能。你就是你,它注定那样发生。

 

所以现在为之哭泣、懊悔没有意义。现在你更有经验了。下一次保持警觉,别重蹈覆辙,仅此而已。

 

花一个月时间尝试,然后告诉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译自: OSHO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