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nd 指的是极乐, Apta 指的是已达成之人——已达成极乐的人。

 

这就是矛盾之处——在旅途开始之前,目标就已经达成了。它不是什么将要发生的新鲜事,它是你内在最古老的。

 

在你来到自己之前,你或许必须敲开很多扇门,那是另一回事。在你回到自己之前,你或许必须走遍全世界,那是另一回事。

 

然而当你抵达了,你看到旅程很荒谬,因为目标在旅程开始前就已经实现了。

 

那就是耶稣所说的,他说,“在亚伯拉罕出现之前,我就在了。”他扰乱了时间观念,因为亚伯拉罕比耶稣早出生几千年,他是犹太教的开山鼻祖。人们自然会困惑、不解。

 

有人问,“你在说什么?你没丧失理智吧?你还不到 30 岁,却说自己比亚伯拉罕还老,这很荒唐!”

 

是的,这是一个普通逻辑,但它有着某些超越逻辑、比任何逻辑更真实的东西。

 

当他说“在亚伯拉罕出现之前,我就在了”,他指的是目标先于旅程,永恒先于历史,当你回来,当你抵达,你抵达的是源泉,源泉就是目标。

 

所以你可以有极为漫长的旅程,或者你可以把它缩短,你也可以不停的原地打转,然而每当你抵达,你都会大笑。你看到了其中的关键:你一直都在此处。

 

那就是哈古音禅师所说的,“从一开始,一切生灵皆是佛。”

 

译自: OSHO The Open Door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