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人信念的本质与你在任何一个时候会有哪种情绪有很大的关系。你之所以会感觉自己富攻击性、快乐、绝望或意志坚定,是按照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和你相信它们与你的关系,以及你自认为是谁或认为是什么而造成的。除非你知道你的信念,否则你不会了解你的情绪。而你似乎毫无道理的觉得自己有攻击性或不愉快,或如果你没有学习倾听在你自己意识心内的信念,你的情绪,也似乎毫无原因没头没脑的爆发出来,因为信念会发动它们自己的情绪。

  

  例如,沮丧最通常及最大的原因就是,你相信意识心是无能的,不论是面对硬推在你身上的外在环境,或者是面对从内而来的压倒性的强烈情绪。

  

   心理学、宗教、科学——所有这些藉由剥夺意识心指挥的能力,而将意识心视为自己的非亲生子,出多多少少的增加了你的困惑。(停顿。)“积极性想法”的学派试着弥补这情形,但带来的却是更多的坏处而非好处,因为他们企图把一些信念强加于你身上,而那些是你希望拥有的信念,但在你目前困扰的情况下却没有的。

  

   许多这种哲学使你怯于去想那些负面性的思想或情绪。在所有的这些情况里,你情感的经验和行为的线索就在你的信念系统里;在其中有一些比另一些较明显,但所有这些你都可以有意识的得到。如果你相信自己没什么优点,而充满了自卑和罪恶感,那你可能按照个人的背景及你接受这些信念的心理背景,而以几种不同的方式去反应。比如说你也许非常害怕攻击性的情绪,因为别人好像强得令你不敢有报复的念头。或如果你相信所有的这种想法都是错的,你就会去压抑它们,而更加深了你的罪恶感——那将引起在你内更多的攻击性,而更加深你个人的无价值感。

  

   (九点三十四分。)现在如果你被激怒的时候,你看到一本书教你去深思“善”,且要把你的思想立即转向为爱和光,那你就是在自找麻烦。因为这种作法只会使你对你自己的自然情绪更为害怕。你不会比以前更了解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你只是把它们隐藏得更好一些罢了。而如果你没有准备好的话,在这种情形下,你或许就会生病。

  

   在这种情形下,你愈想做个“善”人,在你自己的心里,你就变得愈自卑。你可以问你自己以下的这些问题:你对你自己,你的日常生活,你的身体以及你与别人的关系认为如何?把答案写下来或录在录音机里,不论你怎么做,总之以某种方式把它们客观化。

 

   当你感觉有一种不愉快的情绪时,花一点时间去弄清楚它们的来源。其答案要比你原先认为的容易得到得多。在这种时候,你要接受这种情绪是你自己的,不要把它们扫到看不到的角落,而忽略它们,或试图以你认为是好的念头来取代之。

 

 

   但是首先要觉察你情感的真面目,而经过一段时间,当你变得对自己的信念更明白之后,你将看出它们如何自动带来某种情感。一个对自己有把握的人,不会被每一次别人对他的藐视所激怒,而他也不会记恨。然而一个对他自己的价值没有信心的人,在上述的情况下,就会暴怒起来。你的情感的自由流动,如果没有受到阻碍,永远会带你回到引起你情感的那个有意识的信念。

 

你的情感总是会改变你身体的化学平衡及体内荷尔蒙的量,但只有当你拒绝去面对你的心时,才有危险。去了解你自己的意图,和去面对你自己经验的真面目,对你都有很大的益处,因为这会让你产生一些有力的情绪和继续探寻的动力。

 

 

   (停顿。)没有人能为你做这件事。也许你相信精神的健康意指永远开心,有决心而且为人着想,从不哭泣或表现出失望的样子,单单以上那个信念就可以令你否定十分自然的人类经验的层面,而阻塞了本可涤清你身心两者的情感之流。但是如果你确信情感是危险的,那么那个信念本身就会使你对所有的情感产生恐惧,而如果你又表现出任何不是最“合理的”镇定行为,你就会变得几乎是惊惶失措了。

 

   于是你就会以为自己的情绪或情感是非常不可预料的、极为有力的,而必须不计一切的去压抑。这种扼杀自然情感的企图一定会产生负作用的。如果你要怪的话,就要怪信念本身而非那个情感,上面所说的任何一个情形会使你与自己内在的平衡感失去联系,而你本有的自在就受到了干扰。

  摘自《个人实相的本质》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