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5

 

 

问题:我对金钱、对有钱、对看到自己有能力挣钱的贪婪,这说明了什么?

 

奥修( OSHO ):

 

那说明你贪婪。

 

没必要对此大谈哲学。它说明你贪婪,仅此而已。贪婪说你一定很空虚,所以你想用某些东西来填补自己。

 

钱是人用东西来填补自己的方式之一。钱能购买一切,所以钱变得非常重要。

 

这样你就能用任何东西来填补自己:你想要多少女人就能有多少,你想要多少宫殿、汽车、飞机就有多少,无论你想要什么。你可以不停的用各种东西填补自己。你空虚。

 

空虚的人是贪婪的。

 

从没有人被贪婪满足过。从没有人被任何东西满足过——因为东西是外在的,空虚是内在的,你没办法把外在的东西塞进内在。

 

所以你能变得有钱,但你仍然会空虚。你的钱箱子可能是满的,但你的心仍然空虚。你的银行存款会一直增加,但你的灵魂不会增加。

 

事实上它或许开始衰减了——因为每次你追逐金钱,你都会失去一部分灵魂。这是一个极大的冒险。

 

你通过丧失灵魂来赚钱,通过摧毁你内心的纯净,你的处子之心,为了外在你不停的出卖自己的内在。你不停的做交换。

 

最后你囤积了很多钱财和物品,但突然你意识到内在你是个乞丐。

 

内在只能通过内在得到满足。我没有说你得放弃钱财,那也很蠢。

 

不停的追逐金钱很蠢,放弃金钱也很蠢——因为没人能用金钱来满足自己内在的空虚,没人能用放弃金钱来满足……因为这两者都是外在的。

 

无论你囤积金钱还是放弃金钱,它们都是外在的。你并没有直视问题。

 

你内在是空虚的:你必须从内在入手。得用祈祷来填补它,静心必须在内在开花——只有神的芬芳能带给你满足。

 

所以我既不支持金钱,也不反对金钱。钱能买到很多东西——用钱可以买到外在的一切,毫无疑问。

 

但钱没办法带给你内在的满足,那才是问题所在。你必须为此努力。

 

我自己的观察是:你越有钱,你越有可能意识到内在的空虚,因为对比让事情变得清晰。

 

内外皆穷的人意识不到自己内在的贫穷。那就是为什么穷人看起来更开心,乞丐比有钱人、百万富翁看起来更开心。

 

为什么?因为乞丐两头都穷:内在穷,外在也穷。没有对比。就像你用白粉笔在白板上写字,你看不到自己写了什么。

 

有钱人腰缠万贯,在这一切的中间则是空虚、贫穷。因为这种对比,它令人心痛。就像你用白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字清晰可见。

 

所以我不反对金钱。事实上,我的整个方式是,只有有钱人能变得虔诚。穷人做不到。穷人很难虔诚。

 

保持贫穷、保持虔诚需要极大的聪明才智,需要非常的聪明,需要独特的聪明才智。只有这样你才能虔诚。

 

要阅读白墙上白粉笔写的字,你得目光如炬,阅读黑板上的字则很简单。

 

我对整个人类史的分析是:每当一个国家不虔诚 / 反宗教,它就会变富。每当一个国家不虔诚,它就会变富,每当一个国家变富,它就会变得虔诚:风水轮流转。

 

印度曾经很虔诚,它曾是个盛世——非常富有——在佛陀的时代。它当时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世人嫉妒印度。那时候它富有、虔诚。

 

然而每当一个国家变得虔诚,它就开始变穷 / 衰败——因为虔诚之人不在乎身外物。当你不在乎,它们就会消失,于是国家开始衰败。现在印度很穷,虔诚名存实亡。

 

太阳会在美国升起,宗教的未来在美国,而非印度。

 

印度注定会走上共产主义道路。它避免不了,它已经在路上了。它走的很慢。它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国家,所以它动作非常慢,像老人一样步履蹒跚。但它在前进,缓慢的前进。

 

印度正在放弃民主,它正在放弃自由,它正变得越来越物质主义、社会主义。

 

那是第一步,然后慢慢的它会变成一个共产国家。通过成为共产主义者,它会再度变富,变富了它会再度变得虔诚。

 

美国变富了,它迟早会变穷。你能看到很多嬉皮士:他们已经在路上了。他们脱离了富有的社会,因为他们看到了它的徒劳。那毫无意义。他们谈论的是爱,而不是战争。

 

一旦你开始谈论爱而非战争,你的国家就会变穷——因为保持富有你必须始终暴力、有侵略性。他们现在谈论简朴的生活,但简朴的生活不可能是富有的。

 

科技会消失。如果科技消失了,富有也会跟着消失。美国很富,它会变得虔诚,通过变得虔诚,慢慢的它会失去自己的富有。

 

俄国有着可能, 21 世纪它会变得非常富有,然后突然变得虔诚。历史的车轮很辩证——论点,对立面:它就是这样运作的。

 

我不反对富有,我支持宗教。如果你聪明绝顶,那么即便在贫穷之中你也能看清富有的徒劳。

 

但你必须非常有洞察力:你必须思考某些你没有的东西,你必须悟出它毫无意义。在没有的情况下,很难悟出它毫无意义。拥有它,再明白它毫无意义则很简单。

 

所以我想再重复一遍:如果一个穷人变得虔诚,那么他很聪明,如果有钱人仍然不虔诚,他就是蠢了。一个有钱人不虔诚,那说明他是个白痴。

 

一个贫穷、不虔诚的人需要同情,他人不笨。你可以原谅他。如果有钱人不虔诚,他就无法被原谅,那说明他很蠢:他有钱,但他仍然看不到钱的徒劳。

 

你的贪婪说明你感到空虚。现在,你能用各种东西来填补它,但它永远得不到满足。或者,你可以开始朝着意识 / 觉知成长,这样它就会被满足。

 

人们可以一辈子都把自己所有的能量浪费在贪婪上,这个野心帮不了你。

 

木拉·纳斯鲁丁跟邻居在聊抚养儿子上的问题。

 

“你的儿子有雄心壮志吗,木拉?”邻居问。

 

“是的,”木拉说。“他有想富甲一方、出人头地的大梦想,他现在都瞧不起我了。”

 

只是一个富甲一方、出人头地想法,他就已经瞧不起他亲爹了!

 

你可以继续这种自我的把戏,如果你开始踏上贪婪之路——那能花上你一辈子的时间。人们到死都贪得无厌,他们临死之际仍然贪得无厌。连死亡都无法让他们意识到。

 

所罗门和欧文在女装生意上是合作伙伴。他们遭遇了生涯中最糟糕的季节,他们完全不知道该生产什么衣服才卖得动。他们的车间里一件衣服都没有。

 

他们决定:唯一能留钱给家人的方式就是自杀。他们抽签,结果所罗门先跳楼。所罗门从 30 楼跳了出去,下坠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所经过的每层楼的车间都很忙碌。

 

他对着欧文大喊,“别跳!生产天鹅绒的!”

 

即便死到临头,但生意,贪婪的生意也还在继续。一旦你上了路,再摆脱就很难了。人会越来越沉溺其中。

 

在贪婪的路上,你被侮辱、羞辱了很多次,但你跌倒了依然又爬起来,再度往前冲。

 

清晨,一家标着大甩卖的服装店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个男人走到队伍前头,人们逮住他,把他推到了队伍的末尾。

 

他又开始往前挤,人们踢他,把他推进了旁边的臭水沟里。最后他爬起来拍拍身,对队伍末尾的男人说,“如果他们还这样干,店门我就不开了。”

 

但他仍然准备好了开门做生意!他们都把他丢进臭水沟了!但人们继续前拥后挤,像疯了一样。贪婪是一种疯狂。

 

使用金钱,但永远别贪婪。金钱作为工具来用好极了,它是一个极佳的交换工具,非常实用。

 

使用钱,但别被钱利用了,拥有钱财,但别被财迷心窍——始终做钱的主人。

 

译自: OSHO The Discipline of Transcendence, Vol 4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