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系对人类和地球的影响

 

我们所说的星系或外星的影响力,指的是与某些星系、恒星或行星有关的集体能量的影响。宇宙中有许多存在的层次或次元,一个行星或恒星可能存在于不同次元,从有形到比较不属于人世的次元都有。一般来说,影响地球灵魂的星系群体,存在于比地球较不「稠密」或较不「有形」的实相里。

 

星系领域存在着比地球灵魂还早出生的成熟灵魂,它们处于小我阶段的黄金时期。当地球迎来各种生命形式,最终出现人类时,外星领域带着极大的兴趣在观察这个发展。生命形式的多样与丰富引起它们的注意,它们感觉到地球上正在发生一件特别的事。

 

不同星系群体之间已经彼此争斗了好长一段时间,就某种意义来说,这是自然现象,因为涉入其中的灵魂的意识需要透过战斗,以找出有关「以我为中心」和权力的一切。他们正在探索小我的运作机制,而且随着「进步」,它们变得非常善于操纵意识。藉由有些微妙、有些不那么微妙的超自然手段,它们成了让其它灵魂或灵魂群体服从其统治的专家。

 

星系群体对地球的兴趣主要以小我为中心,觉得有机会用新而有力的方式影响地球。你可以说,星系之间的争斗在那个时间点陷入僵局。当你们一次又一次地彼此搏斗,一段时间之后会达到某种平衡,可以说就完成了权力区域的划分。你们如此熟悉对方,以至于知道哪里有空间可以采取行动,哪里没有。局面因此相持不下,星系仇敌们就寄望地球上的新机会,它们认为地球或许能够提供新舞台,以恢复战斗、克服僵局。

 

星系群体对地球施加影响力的方法,是操纵地球灵魂的意识。当地球灵魂进入小我阶段时,特别容易受到它们影响。在此之前,地球灵魂对任何以权力为目的的外部力量都免疫,因为它们本身没有行使权力的欲望;当你内在没有侵略行为和权力的能量可以依附的东西时,你就不受它们影响。因此,星系能量无法利用地球灵魂意识,直到这些灵魂自己决定要探索权力的能量。

 

转变到小我阶段,让地球灵魂变得脆弱,因为除了探索小我意识的意图之外,它们大部分仍是纯真的。因此,星系力量透过意识操纵或心智控制的方式,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能量施加到地球灵魂的意识上。它们的技术非常复杂,大多是超自然手段,而不是像那种透过潜意识催眠的洗脑。它们在超自然和星光层运作,却影响到人类的肉体层次。星系力量影响了人类头脑的发展,限制人类可以体验的范围;基本上,它们激发了与恐惧相关的思考和情绪模式。由年轻灵魂内在本有的思乡之苦所引发的恐惧,早已存在于地球灵魂的意识中,星系力量就以这股现有的恐惧为起点,极力扩大地球灵魂的心智和情绪中恐惧和屈从的能量,这使得它们得以控制人类意识。

 

接着,星系战士试图透过人类,与先前的星系敌人作战。人类的权力对抗,就是旧星系仇敌之间的斗争——它们把人类当作稻草人。

 

地球灵魂对于个体性与自主权脆弱的感觉,就在这激烈的干预、在争夺人类心灵的战争之中夭折了。然而,星系干预者无法真正夺走地球灵魂的自由,无论外星影响力有多大,每个独立灵魂意识之内的神性本质依然坚不可摧。尽管灵魂那自由与神性的本质可能会被遮住很久,但它不会被破坏,这是因为权力终究不是真实的。权力总是藉由恐惧和无知的幻相达到目的,它只能掩盖、遮蔽事物,无法真正创造或摧毁任何东西。

 

此外,这个对地球灵魂的攻击不仅为地球带来黑暗,也无意间在星系战士的意识中引发了深层变化,让它们转向意识的下一阶段:开悟或「第二纯真」。

 

光之工作者灵魂的星系根源

 

在转生到地球之前,光之工作者灵魂已经在好几个星系住过很长的时间。从意识发展三阶段的观点来看,它们在那里度过了大部分的成熟期,探究小我意识,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权力问题。那是光之工作者灵魂探索黑暗、极度滥用权力的阶段。

 

在此星系阶段,光之工作者是人类发展时的共同创造者。正如其它星系力量一样,光之工作者打算利用人类作为稻草人,以赢得宇宙其它部分的统治权。很难解释星系力量在争斗中使用了何种技术,因为那些技术是你们世界中的任何事物都不能比的,至少在完善程度上你们就远远不及。本质上,星系战争的技术是以一种非物质的能量科学为基础。它们了解心灵的力量,知道意识创造了物质实相,而它们的形而上学也比当前科学家所抱持的唯物主义观点更合乎需求。由于你们现有的科学认为意识是物质过程的结果,而不是成因,因此无法了解心智的创造和因果力量。

 

在克罗马农人时代(编按:克罗马农人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智人),光之工作者灵魂在基因层次上介入了人类的自然发展,那样的基因干预是一个由上而下的操纵过程,它们用特定的思想形式烙印在人类的头脑/意识上,影响到有机体的肉体、细胞层次。这些心智印记的影响是,人的脑中被安装了机器般的无意识元素,夺走人类一部分的天生力量与自我意识。有一个人工植入物使人类更适合作为外星人战略目标的工具。

 

透过用这种方式干涉地球生命的发展,光之工作者灵魂违反了事物的自然进程。它们并未尊重地球灵魂的完整性(这些灵魂存在于正在演化的人类物种里),某种程度上,它们剥夺了地球灵魂刚刚获得的自由意志。

 

在某种意义上,谁都无法剥夺任何灵魂的自由意志,但实际上,由于外星人在各个层次的优势,地球灵魂严重失去了自我决断力。光之工作者把人类当成工具——基本上就是当成物品——以协助它们实现目标。在那个阶段,光之工作者尚未准备好尊重生命本身的珍贵,也还没认出在「他人」(它们的敌人或奴隶)之内,有个活生生的灵魂,就像自己一样。

 

现在,评断这样的状况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是意识中一个重大且深远发展的一部分。在最深的层次上,不存在罪恶,只有自由选择;没有受害者,没有加害者,最终,只有体验。

 

你这个曾经使用黑暗压迫手段的光之工作者灵魂,后来非常严厉地批判自己的所作所为。即使现在,你的内在还是有很深的罪恶感,让你有几分感觉到,无论做什么,你都不够好。这样的感觉由误解而起。

 

请务必了解,你并非单纯地是或不是「光之工作者」,而是当你走过体验之旅——体验光明与黑暗,成为光明与黑暗——才能变成「光之工作者」。如果必须替你取个名字,我们会称你为基督化的灵魂,而不是光之工作者。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你犯下的严重错误,最后却以正面且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了事物?星系对地球和人类的干预也会产生类似的结果。在以自身能量替地球灵魂烙印的过程中,星系力量实际上在地球创造了一个影响力的大熔炉。你或许可以说,不同星系灵魂内在的战斗要素,被植入人类这个物种之内,从而迫使人类必须设法融合这些要素,或是让它们和平共处。虽然这让地球灵魂的旅程更趋复杂,但它最终会创造出积极突破的最佳机会,一个打破星系冲突僵局的方法。

 

请记住,万事万物都彼此连结。在天使的层次上,地球灵魂和星系灵魂过去及现在都被相同的意图驱动。在最深层的核心,每个灵魂都在一个天使之中;在天使层次上,星系战士和地球灵魂都同意参与上述的宇宙戏码。

 

星系的干预不仅「帮助」地球变成它想成为的大熔炉,也标示着星系战士内在一种新意识的开始。在没有预见到的方面,星系干预代表星系战士小我阶段———也就是成熟阶段——结束,然后某种新事物开始。

 


选自《灵性炼金术》 约书亚通过帕梅拉传导

 译者:阿光 / 李平 / 林荆; 摘录编辑:柠静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