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就是对生命不抗拒

容许生命透过你而展现

 

 

单纯地观测一个情绪,透彻地感觉它,如此一来你就是照它本然的样子承认它、接受它了。我们最容易辨识的一些情绪是:愤怒、恐惧、悲伤等。其他的也许比较难以标识。也许只是介于情绪和生理知觉之间,模糊的不安感、沉重感、或拘束感。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重要的不在于你是否能给它一个心理标签,而在于你能否尽你所能地把它的感受带到觉知里。关注是转化的关键 —— 全然的关注就隐含着接纳的意思。专注就好像一道光束 —— 它是把一切转型为本然的意识焦聚力。

 

在一个全面动作的有机体里面,一个情绪的存活期很短。它就好像本体上的一个涟漪或水波。当你不驻守在身体里的时候,它的残存期就会延长至数日或数星期之久,或者与其他相同频率的情绪并联,而变成痛苦之身。痛苦之身经年累月地寄生在你的内在,蚕食你的能量,导致生理疾病,让你的生命悲惨不已。

 

因此,把你的关注摆在情绪的觉受上。并且检查你的心智是否执着在一个怨怼的模式里,比如饲养这个情绪的谴责、自怜、或怨恨。如果是这种情况,表示你还没有宽恕。不宽恕通常是针对另一个人或你自己而发的。不过也可能是对一个情境或情状 —— 过去、现在或未来是你心智拒绝接受的。没错,甚至对未来都可能会产生不宽恕。这是因为心智拒绝接受未来的不确定性,不接受未来是彻底超越它所控制的。宽恕就是抛弃你的怨怼,因而放下了悲伤。一旦你体会出怨对除了强化你虚假的自我之外一无用处的时候,宽恕就会自然地发生了。宽恕就是对生命不做抗拒 —— 容许生命透过你而展现。除此之外你只剩一条路可走,就是痛和受苦,或是生命能量的停滞受困,还有许多生理疾病的案例。

 

在你真正宽恕的那一刻,你就从心智那里收回了你的力量。不宽恕是心智的本性。就像心造的假我,我执一样,没有冲突和对峙就无法存活。心智不宽恕,只有你能。你变得临在。你进入了你的身体。你感觉到本体放射出灿烂的和平和宁静。这也是耶稣说, 进入庙堂之前先宽恕 的原因。

 

作者:艾克哈特

译者:曹植

摘自《当下的力量》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