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6

 

 

问题:什么是贪婪?

 

奥修( OSHO ):

 

贪婪就是用东西来填补自己的努力——它可以是性,它可以是食物,它可以是金钱,它可以是权力。

 

贪婪是对内在空虚(另译:虚空)的恐惧。

 

一个人害怕空虚,他便想占有越来越多的东西。他想要用各种东西填补自己的内在,以便忘掉自己的空虚。

 

但忘掉自己的空虚就是忘掉自己的真我。忘掉自己的空虚就是忘掉通往神的路途。忘掉自己的空虚是人能做出的世上最愚蠢的行为。

 

但为什么人们想要忘记呢?我们内在有一个来自别人的想法——空虚就是死亡。

 

并非如此!这是一个社会一直宣扬的错误观念。社会在这个观念上投入很多,因为如果人们不贪婪,这个社会就无法存在。

 

如果人们不贪婪,谁还会疯狂的追逐金钱,追逐权力?届时,这个权力主导的社会的整个结构就会崩塌。

 

如果人们不贪婪。谁会称呼亚历山大为“大帝”?亚力山大会被称为“可笑的家伙”而不是“大帝”,会被称为“笨蛋”而不是“大帝”。

 

谁会认为那些不停的占有各种东西的人值得尊敬?谁会尊敬他们?他们会成为笑柄。他们疯了,他们在浪费自己的生命。那么谁还会尊敬国家的部长、总统?人们会认为他们有神经病。

 

当希特勒、墨索里尼、丘吉尔,以及类似他们的人被认为有神经病,当没有人在意他们,这个世界真的会非常美。

 

整个政治结构会崩溃。因为政治家之所以当政治家,是为了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政治家是个孩子,他还没长大。他想要每个人都听命于他。他想要每个人都仰望他。他想要每个人都关注他。

 

关注让人沉醉,它是世上最猛的毒品。

 

想象一下你自己正穿过一个村镇,没人在意你,连狗都不朝你叫,每个人都在忽略你,连狗也是。没人在意你,每个人都认为你是无名小卒!你会作何感受?

 

你会感觉非常糟糕——没人说,“嗨!你好,早上好。你要去哪儿?你好吗?”——人们根本不看你一眼。

 

如果你变透明了,你走在路上,没人看你,因为人们看不见你,没人跟你说“你好!”,没人在意你,你会做何感受?你会觉得自己无足轻重,是个无名小卒,根本算不了什么。那就像死亡。

 

所以人们寻求越来越多的关注。如果你没办法因为出名而得到关注,那么你至少可以通过变得臭名昭著而获得关注。

 

如果你无法通过成为圣人获得关注,那么你可以通过成为谋杀犯获得关注。

 

心理学家说,基本上,很多谋杀犯之所以犯罪,仅仅是为了获得关注。

 

当他们杀人后,他们的照片会出现在报纸的头版头条,他们的名字会用大标题展示。他们会出现在电视上、收音机里,会出现在各种地方;他们终于出名了。

 

至少他们有几天能享受自己也出名,全世界都知道了他们,他们不再默默无闻。

 

想象一个人们不贪婪的世界——届时有钱人会被认为有神经病,政治家会被认为有神经病。那些不停的渴望关注的人会被认为是弱智。

 

如果人们不贪婪,我们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美的多的世界。当然财产会减少,但会有更多的喜悦,更多的音乐,更多的舞蹈,更多的爱。

 

人们家里或许没有很多物品,但他们会更有生命力。现在我们不停的为各种物品出卖自己的生命力。我们不停的囤积各种物品,我们的灵魂却在不断消失;机器不停的发展,人正不停地消失。

 

当这个世界不再贪婪,人们会弹吉他,吹笛子。人们或许会静静的坐在树下静心。

 

是的,人们还是会做各种事情,但他们只会做绝对必需的事情。人们会满足自己的需求,但需求不是欲望,欲望是毫无必要的,需求是必需的。欲望没有尽头。

 

需求很简单,能被满足,但欲望总是要求越来越多。无论你有什么,欲望总是会欲求越来越多。

 

你有一辆车,欲望说要有两辆;除非你有一个可以停放两辆车的车库,否则你是个无名小卒。你有一所房子,欲望说要有两所——至少有一所在山上。

 

等你有两所了,欲望说要有三所,一所在山上,一所在海边,等等。

 

某天裴迪正在花园挖土,他看到脚下有一个小生物。他抬起铁铲准备把它杀了,但令人意外的是它开始讲话。

 

“裴迪,我是一个小妖精。如果你饶我命,我就满足你三个愿望。”

 

“三个愿望?成交!”裴迪说,他想,“挖了半天我也渴了。我想要一瓶冰镇吉尼斯啤酒。”

 

小妖精打了个响指,裴迪发现自己手上握着一瓶吉尼斯啤酒。

 

“来了,”妖精说,“这是一个魔法瓶。它永远倒不空——啤酒是取之不尽的。”裴迪喝了一大口,很棒。“你剩下的两个愿望是什么,裴迪?”妖精问。

 

裴迪心想,“请再给我来两瓶。”

 

多了没用,但事情就是这样继续的……你有一百万美金——你已经花不完了,但你仍然要求更多,无休无止。

 

需要很小:是的,你需要食物、住处,你需要一些东西。每个人的需要都能被满足;世界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但欲望……那是不可能的。欲望无法被满足。因为人们在满足自己的欲望,无数人的需求得不到满足。

 

但基本上来说,贪婪是一个灵性问题。你一直被教导,如果你东西不多,你就是个无名小卒,你也害怕。所以人们不停的填补自己。

 

这不管用;顶多它让你有一个短暂的缓解,但迟早你会再次感到空虚。于是你再度填满它。

 

内在的空虚 / 空无是通往神的门。但你被告知,空白的头脑会住进恶魔,会成为恶魔的作坊;那完全是别人的胡扯。

 

空白的头脑是通往神的门。空白的头脑怎么会成为恶魔的作坊呢?是在空白的头脑里,恶魔才彻底死去。恶魔意味着头脑,空白的头脑意味着无念。

 

贪婪是人要面对的最根本的问题之一。你必须看清自己为什么贪婪:因为你想用各种东西让自己忙碌不停。

 

通过占有越来越多的东西,你会保持忙碌。你能把自己的内在世界忘得一干二净,你能不停的对它说,“等一等!让我得到更多这种东西,随后我会回来找你的。”

 

在你的欲望得到实现之前,出现在你面前的始终是死亡。即便你活了一千年,你的欲望也不会实现。

 

在印度我们有一个非常美的故事。

 

一个伟大的国王——迅行王——要死了。死神已经登门。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那时候事情很简单,天国并不这般遥远。

 

死神前来敲门。迅行王打开门,说,“什么?我才活了 100 岁,你就出现了——你都不提前通知!你至少得再给我些时间。我还没有实现自己真正的欲望。我一直在拖延:明天,明天;现在你来了,不会有明天了。这很残酷!友善些!”

 

死神说,“我必须带走一个人,我不能空手而归。但看到你的痛苦、你的老迈,我想再让你活 100 年。但为此,你的一个儿子必须跟我走。”

 

迅行王有 100 个儿子——他有 100 个妻子——于是他说,“这个简单!”

 

事情没他想的那么简单。他召来 100 个儿子,要求其中一个人跟死亡走。

 

“救救你老父王的命!你们说过很多次,’父王,我们能为你而死。’现在是时候证明了!”

 

但那些都是嘴上讲的,仅仅是礼貌而已。儿子们看着彼此。有人 70 了,有人 65 了,有人 60 了,他们也很老了。最年轻的只有 20 岁。

 

最年轻的儿子起身说,“让我去吧。”没人敢相信!他的 99 个王兄都难以置信,他们认为他是个傻瓜。他还没活过,根本没开始活。他才 20 岁,生命才刚开始。连死神也心生慈悲。

 

死神把年轻人拉到一边,低声说,“你是个傻子吗?你的王兄们都没准备好,他们活的够久了。有了活了 75 年——他都没准备好。你准备好了?你父王不想死。他都 100 岁了,你才 20 。”

 

那个年轻人说了一些非常美、非常有意义的话。

 

他说,“看到这个,我父王活了 100 岁,他拥有一个人能拥有的一切,但他仍然不满足。我看到生命的徒劳。有什么意义?我或许能活 100 岁,但情况还是会一样。

 

如果只有我父王这样,那我会想可能他只是个例外。但我的王兄们, 75 的、 70 的、 65 的、 60 的,他们也活了很久。他们有过各种享受,现在还有什么好享受的?他们老了,他们也不满足。

 

所以有件事是确定的:这不是获得满足的途径。所以我准备好了,我跟你走,我非常开心自己不用遭受这种折磨,我父王还要再遭受 100 年的折磨。他还没办法跟你走。”

 

故事继续着。 100 年又过去了,年复一年,时间不曾被留意。死神又来敲门了。只有在死神敲门时,迅行王才意识到 100 年过去了。他说,“但我还没有准备好!”

 

这不停的重复,每一次都有一个儿子跟死神走,迅行王活了 1000 年。这是一个非常有象征意义的故事。 1000 年后死神来了。死神说,“你现在想怎样?”

 

迅行王说,“我跟你走。够了!我现在明白了,什么也无法被满足。欲望不停的膨胀,你满足一个欲望, 10 个别的欲望随之而起。这是一个没完没了的过程。

 

现在我自愿跟你走,现在我可以说,我那第一个跟你走的 20 岁的儿子很聪明。我很蠢。我花了 1000 年才明白,他 20 岁就明白了。那是聪明。”

 

如果你聪明,你就会看到贪婪的徒劳。如果你聪明,你就会开始活(着),而不是为活(着)做准备。贪婪是在为活(着)做准备。你可以不停的准备,但活的时间永远不会出现。

 

如果你聪明,你就不会为了明天而错过今天。你不会为了下一刻牺牲此刻,你会全然的活出这一刻。你会尽情的活出这一刻。

 

耶稣对他的弟子们说,“不要考虑明天。”他说的是,“别贪婪”——因为每当你考虑明天,你就会变得贪婪。考虑明天的是贪婪。

 

耶稣对他的弟子们说:你看田野里的百合花。它们的秘密是什么?为什么它们这么美?即使是冠冕、堂皇的所罗门也没这么美。它们的秘密是什么?它们的秘密很简单:它们不考虑明天,它们活在当下。此刻就是一切。后方什么也没有,前方什么也没有。它们全身心的享受此刻。

 

贪婪意味着为了明天拖延你的生命。

 

试着看清你的贪婪。它能有很多种形式:它可以是世俗的,它可以是脱俗的。警觉!

 

它或许会采取这种形式:“这个生命不值得活,所以我要为下一生做准备。不值得活在这个地球上,我要为天堂做准备。”但这就是贪婪。

 

你们所谓的圣人里, 99% 都是贪婪的人,他们比你在市井里见到的人贪婪多了。市井之人并不很贪婪,他们的谈论很普通。他们想要更多钱——那很普通。

 

你们的圣人,你们的大圣人们说,“这是暂时的。我们想要持久的东西,我们想要永恒的东西。我们会为了永恒牺牲暂时。”

 

他们动机很强,他们的眼角流露出他们在盼着天堂。在那里,他们会享受,在那里,他们会证明给那些冲向市井的笨蛋,‘瞧,我们早告诉过你,我们警告过你。现在你得在地狱里受苦了,而我们会在天堂里尽情享受。’

 

但这是贪婪,哪里有贪婪哪里就没有天堂。贪婪是地狱,它或许是世俗的,它或许是脱俗的。

 

看清贪婪的愚蠢。我没说“放弃”——留意我的用词——我说的是看清贪婪的愚蠢。

 

一旦你看清了,贪婪就消失了,你的能量就自由了。你的意识不再被各种东西——金钱、权力、名望——所纠缠、束缚。你的意识自由了。意识的自由是最伟大的庆祝。

 

译自: OSHO The Guest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