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后:但尽凡情,不作圣解。

 

但尽凡情,不作圣解——意思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不表现的和别人有巨大的不一样。混迹于人群,没有特别的表现。像一颗闪光的珍珠,再次表面被弄上尘土。你发光,你闪亮,那是内在的,你自己知道,不须让别人知道。

 

每天工作上班,做医生或做木匠,做老师或做某人的学徒,你表现的平平常常,别人丝毫看不出你有什么别致,除非他圣眼洞开。

 

父母病亡,该哭时就哭;身体疼痛,该哎哟时就哎哟;好睡时就多睡,爱早起就早起……一切随意而行,不起第二念,起第二念不压不随第一念。念念平等,念念独立,念念空寂,时时活出和活在这个认识里。

 

和自己的习性做朋友。和自己的习性做朋友,习性不再是一个敌人,它只是一位朋友。习性像一条内在的龙,你朝夕和它相伴,有时你乘它腾云驾雾,有时它发彪想要吞并你……如何与这条内在的龙和谐相处,变成你内在的乐趣,生活的艺术,修行的内容。

 

习性是佛经中所说的海龙王,此心是大海,此性是龙王,你未修行时,它是你的王,它掌控你;修行之时,你是驯龙之人,驭龙之人,乃至是屠龙之人;一旦修行到达终点,那条龙变成你,你变成那条龙,其中无有二者,唯有一条俊美的龙和辽阔蔚蓝的天空。

 

一个修行成功的大修行人,是一条龙化作人来到人间,是一位龙王化作人颜出现于世间,但他变得普普通通,你丝毫看不出他曾经是一条龙,他内在是一条龙。未修行时,飞龙在天;修行之时,潜龙在渊;修行成功,见龙在田。一个人越修行越下降,直到你着落大地,长在泥土里,化作泥土的一部分,和泥土融为一体。

 

从佛堂到工地上来,从寺庙到集市上来,身上带着泥浆,脸上抹着灰尘,但你笑的灿烂如花。你可以是一位佛,但你是一位泥瓦匠;你可以是一位木匠、水电工或农民,但你是一位佛。佛可以和世间任何身份相融,它不和任何身份冲突,它可以进入它们,变得和谐一致,你甚至在那些身份里都找不到它。

 

一位成熟的佛走的是一条融入世俗的路,一位成熟的佛向世俗的最深处走去。你可以在深山里遇见一位佛,在寺庙里遇见一位佛,在工地上遇见一位佛,在任何一个地方遇见一位佛。一位佛可能哭着,笑着,忧郁着,沮丧着,但他内在发着光……但尽凡情,不作圣解!

 

但尽凡情,不作圣解……这是一位佛的背影,一位佛走后留下的脚印。向他学习,向世俗的最深处走去,融入这个世俗,分不清佛和非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