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的定义,“科学”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知识体系。然而就更高层次而论,“科学”是人类对大宇宙规律特别是宇宙生态规律的理性认知系统。这种大宇宙规律就是中国古人所阐述的“道”,在西方宗教里,这种大宇宙规律也许就是隐含在《圣经》中的“上帝”的旨意。科学发展的正确道路,应该是将人类与宇宙和谐完美地统一在一起,即“天人合一”,尊重和研究宇宙的规律,顺应和运用宇宙的规律,以求得人类的可持续发展。

 

然而,人类却将科学彻头彻尾地用以满足自身日益膨胀的私欲。在他们那里,“科学”成了所谓“人定胜天”的万能武器,成了用以制造人类与环境不和谐及人类自身不和谐的工具。

 

在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里,人类总是凌驾于大自然之上,肆意破坏自然,并得意洋洋地享受着向自然开战的“战果”,他们哪里知道,大自然正是哺育着他们并与他们血脉相连的伟大母体。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所说:“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 ------ 因此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像统治者征服异族人那样 ------ 相反地,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之中的。”

 

人类对自然科学的应用,本应由宏观思维统率的社会科学来加以调控和引导,而目前人类的社会科学往往局限于狭隘的微观思维,与自然科学的人欲化相适应,甚至把自然科学当作满足人类短期需求的工具,成了专门研究如何掠夺资源和财富并使之合法化的代名词,成了研究人类向自然和自身开战的各类战争学的代名词。人类的所谓文明史就是一部人类向自然开战和人类互相开战的历史。

 

“上帝”赐予了人类美好的家园、丰富的资源和食物,人类本不应有饥饿和贫穷,然而无休止的人与人及人与自然的各类“战争”、“战备”的恶性循环,不仅耗尽了人类宝贵的资源,而且摧毁了人类美好的家园。正如人们所预言, 21 世纪的战争将不再是争夺土地和石油,而是争夺人类生存的最基本元素——正日益枯竭和被毁坏的水资源,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将是人类的眼泪。

 

《自然资本论》的作者,美国落基山研究所的艾默里 罗文斯和亨特 罗文斯,呼吁人类一定要把自然资源看成是一种财富,重新考虑人类现有的生产模式和经济发展模式,有必要再进行一次工业革命,使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同步发展。然而,此类呼吁总是被人类所漠视,抑或泛泛而谈却没有实际的行动,人类日益膨胀的私欲仍旧我行我素——“在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科学”的真谛是什么

 

真正的科学首先必须具备正确的科学观。科学观是人类对科学的认识问题,是人类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正确的科学观之核心应该是“天人合一”的宇宙生态观,自然界的规律,人类的道德活动,实际上是一致的,这种宇宙的统一在于理性的统一。

 

其次,真正的科学应该是宏观思维与微观思维的统一。宏观思维是对广域时空的信息处理,由于时空、层面和信息量的广泛性,所以宏观思维具有较强的全息性、系统性以及与宇宙规律的顺应性。宏观思维的信息真伪及其在信息处理上可能产生的错误,需要微观思维的验证。而微观思维则是对局域时空的信息处理,由于时空、层面和信息量的局限性,往往导致思维的孤立、封闭以及与宇宙规律的悖逆。宏观思维与微观思维的统一就是宏观思维必须以微观思维为基础,微观思维必须以宏观思维为指导,双方进行系统性的信息交流和反馈。

 

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等具体科学,必须受正确的科学观和科学的思维统率。因此,自然科学不是用来挖空地球,穷奢极欲地燃烧和侵吞地球自身。人类应该放眼宇宙和未来,研究可持续发展的科学技术,特别是努力研究和利用“上帝”早已为人类安排好的,无限广大的宇宙本身存在的清洁高效的能源,如太阳能、风能、水能等。

 

1991 9 16 日,一组科学家被封闭在“生物圈 2 号”中,两年后,这一人造生物环境处于奄奄一息之中。尽管拥有价值 2 亿美元的设备,但“生物圈 2 号”还是不能产生出仅供 8 个人维持生命的空气、饮用水和适当的食物,而“生物圈 1 号”——地球却能每天为 60 亿人毫不费力地执行着这样的任务。人类的工业文明以狭隘的目光,只注意到地球生态系统中可利用的资源,却没有注意到这个系统的巨大潜在功能及不可破坏性。

 

真正的社会科学不是把破坏生态环境而获得的所谓“生产力”,作为社会文明进步的第一标准,更不能以此来研究和确定社会的生产关系,从而根本藐视人类与宇宙生态的从属和依存关系,而应该是研究宇宙的深层规律和人类如何顺应宇宙规律。当今世界“全球一体化”的趋势已成为一种客观事实,而所谓的“全球一体化”,并非“天人合一”的理念,归根结底就是人类要统一开发、利用,甚至是全面、彻底地掠夺地球资源,这种“全球一体化”的过程恰是人类加速自我毁灭的过程。

 

人文主义运动大大解放了人性,启蒙运动喊出了要“用理性的阳光驱散现实的黑暗”。然而,人类对“天理”的认知却只停留于“天赋人权”,即人类内部的自由、平等权利,而不知“天赋非人权”——宇宙间一切自然存在都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赋权。我们呼唤人类的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这次思想解放运动的核心就是“天人合一”,即人类与宇宙和谐完美的统一,她将使人类真正得到思想的升华,真正开始走向新生!

作者:万多胜、黄金榜

 (节选自《“科学”的误入歧途及人类的自我毁灭》(自然之友))

http://kzg.io/gb3TFd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