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6

 

 

精准的定位疼痛

 

第一步:

 

每当你感到任何疼痛,比如普通的头疼,或是腿疼,就静坐,把你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上面。忘掉全身,只专注在疼的部位。

 

聆听它,感受它的质感。不要把它视为敌人,否则你会避开它。把它看做你的朋友。它是你的朋友,它在服务你。它在对你说:有些东西出了错,看看它。不带敌意的观照,不要想着制止它,或是它应该消失。没有冲突,没有对抗。

 

第二步会自行发生:

 

你会留意到一件奇怪的事情。当你把注意力放在身体疼的部位时,你看到那个部位在萎缩。首先你会感受到那个疼痛在你整条腿里。当你专注于它时,接着你觉得不是整条腿都疼。疼被夸大了,只是在膝盖处而已。

 

更专注一些,你会觉得不是整个膝盖,而是针尖般大小的位置。更专注于那个针尖般大小的痛点,忘记全身。

 

为了找到那个痛点在哪里,闭上眼睛,继续专注。它会继续萎缩,那个区域会变得越来越小。你会来到针尖般大小的一个点。跟它待在一起。

 

继续看着那个针尖般的痛点,突然那个针尖处消失了,你充满了狂喜。你被狂喜充满了,而不是疼痛。

 

为何会发生这种事?因为你跟你的身体是两者,它们不是一个整体。专注于疼痛的人是你。你的注意力专注在身体上,身体是客体。当你专注时,那个间隙扩大了,那个认同被打破了。

 

为了有那份专注,你远离身体进入内在。为了感知到那个痛点,你必须远离。远离带来了间隙。当你专注于痛点上时,你忘记了认同,你忘记了“我觉得疼”。

 

现在你是观照者,疼痛在别处。你在观察疼痛,而不是感受疼痛。这种从感受到观察的改变会创造出间隙。当间隙变大,突然你完全忘记了身体,你只觉知到意识。

 

在普通的疼痛,比如头疼和胃疼上尝试这个。渐渐地在心理痛楚上尝试。

 

有人侮辱了你,你觉得受伤,或者你内在遇到一些东西,痛苦升起了,一段来自过去的记忆或伤痛。进入它,接受它,完全进入它,当它变成了针尖般大小,突然它消失了。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