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7

 

 

亲爱的,玩乐 / 游戏。宇宙是一个空壳,你的头脑 / 心在里面无限的嬉戏。

 

亲爱的,玩乐 / 游戏。宇宙是一个空壳,你的头脑 / 心在里面无限的嬉戏。这第二个法门 / 技巧是基于玩乐、游戏。这一点必须明白。如果你不活动、无所事事,掉进深深的空无 / 虚空里,掉进内在的深渊里是好的。

 

但你无法空无一整天,你也无法活跃一整天。你必须做点事情。活动是基本要求,否则你会丧失活力。生命意味着活动。所以你可以有几个小时不活跃、无所事事,但接下来你必须活跃 24 小时。

 

静心应该成为你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一个碎片。否则你会得而复失它。如果你有 1 小时不活跃、无所事事,那么剩下的 23 小时你必须活跃。活跃的力量会更强,它们会摧毁你在不活跃中所获得的一切。活跃的力量会摧毁它。

 

隔天你会再度做同样的事情:你 23 小时积累“做事者”,有 1 小时你必须放下它。那会困难。所以你的头脑必须改变对工作和活动的态度。所以才有这第二个法门。

 

工作应该被当成是玩乐、游戏,而不是工作。工作应该被当成是玩乐,只是一场游戏。你不应该严肃对待它,你应该像小孩子玩耍一样。它没有意义,没有什么要去达成,只是享受活动本身。如果你有时候玩的话,你就能感受到个中不同。

 

当你在工作时,情况不一样:你是严肃、有负担、有责任的,担心、焦虑,因为结果、最终的结果是你动机所在。工作本身并不值得享受。重要的是未来,是结果。

 

在玩中,真的没有结果。过程本身是充满喜悦的。你不担心,它不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即便你看起来严肃,那也只是假装而已。在玩中,你享受过程本身,在工作中你并不享受过程,目标、结果才是重要的。

 

某种程度上而言,你不得不忍受过程。过程必须走完,因为必须达成结果。假如你无需过程就能达成结果,你就会放下活动,直接跳到结果。

 

但在玩中你不会那样做。如果不玩你就能达成结果,那么结果是徒劳的。只有经历过程,它才有意义。

 

比如说,两支足球队在球场上。只要丢一下硬币他们就能决出胜负。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毫无必要的竭力比赛?只要丢一枚硬币就可以决胜负。

 

会有结果出来。一支队伍能赢,另一支会输。但为什么要为之拼搏?不然就没意义了。结果没有意义,过程本身才是意义所在。即便没有输赢,游戏本身也值得这样做,他们享受活动本身。

 

游戏、玩乐的心境必须应用到你的全部生活中:无论你在做什么,非常全然的投入活动之中,以至于结果无关紧要。它可能会出现,它必须出现,但你不把它放在心上。你在玩,你在享受。

 

当克里希那告诉阿朱那把结果交托给神时,那就是他的意思。你活动、行动的结果在神手里,你只要做就好了。这种行动、做事变成了一场游戏。

 

那是阿朱那难以理解的,因为他说如果它只是一场游戏,为什么还要杀戮,为什么还要战斗?他知道工作是什么,但他无法理解游戏、玩乐是什么。而克里希那的一生都是一场游戏。

 

你在别的地方找不到一个这么不严肃的人。他的一生都是一场游戏,一出戏。他享受一切,但他不会严肃对待。他非常享受一切,但他不担心结果。发生什么无关紧要。

 

阿朱那难以理解克里希那,因为他在盘算,他在想着后果。

 

在《吉踏经》的一开始他说,“整件事看起来很荒唐。两个阵营我都有朋友和家人在战斗。无论谁赢了都是一场损失,因为我的家人,我的亲戚跟朋友会被杀。即便我赢了,也完全不值,因为我要把胜利展示给谁看?因为朋友、家人和亲戚们会享受胜利,所以胜利是有意义的。但如果他们都死光了,胜利是踩着死尸得来的。没人会感激。谁会说:’阿朱那,你建立了丰功伟绩。’所以无论我胜利与否,它都很荒唐。整件事很荒唐。”

 

他想放弃。他非常严肃。任何盘算后果的人都会那么严肃。

 

《吉踏经》的设置独一无二:战争是最严肃的。你无法玩乐、游戏其中,因为生命被牵扯进来,无数生命被牵扯进来——你无法保持玩乐的心情。克里希那坚称,即便在战争中你也必须玩乐。你不要去想结果会怎样,你待在此时此地就够了。

 

你就当一个玩乐的战士。不要担心结果,因为结果掌握在神的手里。结果是不是掌握在神的手里,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它不应该掌握在你手里。你不应该背负着它。如果你背负着它,你的生命就无法变得静心。

 

摘自 : OSHO Vigyan Bhairav Tantra, Vol 2 ,未完待续

 SOURCE: http://mp.weixin.qq.com/s/isqtOFVOdn21Cp7STBS8SA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