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7

 

问题:人如何断除欲望,而不压抑它们?

 

奥修( OSHO ):

 

欲望即梦,它们皆非实相。你无法实现(满足)它们,你无法压抑它们,因为要实现一件事,它得是真实的;要压抑一件事,它得是真实的。

 

需要能被满足,需求也能被压抑。欲望既满足不了,也压抑不了。试着明白这一点,因为它很复杂。

 

欲望即梦。如果你明白这一点,欲望就会消失。不需要压抑它。压抑欲望有什么必要?你想名扬千里:这是一个梦,一个欲望,因为身体不在乎出名。

 

事实上,当你出名了,身体会很受苦。你不知道出名的人身体是怎么遭罪的。他们没有了平静的生活。你不停的被打扰、被骚扰,因为你太出名了。

 

伏尔泰曾写道,“在我没名气时,我经常向上帝祈祷,‘让我出人头地。我是个无名小卒,把我变成一个名人吧。’接着我出名了。

 

接着我开始祈祷,‘够了,现在再把我变成无名小卒吧’,因为之前我经常逛巴黎的街道,没人鸟我,这让我很难受。没人会注意我——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样。我会在不同的餐厅进进出出,没人鸟我,连服务员都不鸟我。”

 

国王有如何呢?他们没听说过伏尔泰。

 

“接着我出名了,”他写道,“现在逛街很难了,因为人们会围过来。去哪儿都难。去餐厅都不能好好吃个饭,一堆人会围过来。”

 

有一度,他几乎没办法出门,因为那时候巴黎人很迷信,如果你能从名人身上得到一块布,用它做个吊坠,你就会幸运常伴。

 

所以无论他去哪儿,他最后都会赤身裸体,因为人们会撕扯他的衣服——他们也会伤害他的身体。他当时经常进出巴黎,得有警察护送他回家。

 

所以他经常祈祷,“我错了。请把我变回无名小卒吧,因为我没办法出门溪水·看河,我没办法出门欣赏日出,我没办法爬山,我哪也去不了。我已经成了囚犯。”

 

名人都是囚犯。身体不需要出名,身体完全没问题,它不需要这些荒唐事。它需要简单的东西——食物,它需要喝的水,它需要住处,天气太热了可以遮身。身体的需要极为简单。

 

因为欲望而不是需求,这个世界疯了。人们发了疯,他们不停的斩断自己的需要,不断的膨胀自己的欲望。

 

有人宁愿每天少吃一顿饭,他们却放不下报纸,他们放不下去电影院,他们放不下抽烟。他们放得下食物——需要能被放下——欲望放不下。头脑已经成了暴君。

 

身体一直都很美:记住这一点。这是我给你的最基本的准则之一,无条件的真实的、绝对真实的准则:身体始终很美,头脑很丑。

 

需要改变的不是身体。身体没什么要改变的。是头脑,头脑意味着欲望。身体需要,但身体的需要是真实的需要。

 

如果你想活下去,你需要食物。要活下去不需要名誉,要活下去不需要别人的尊敬。你不需要成为伟人或大画家——出名,世人皆知。你不需要赢得诺贝尔奖才能活下去,因为诺贝尔奖无法满足任何身体需要。

 

如果你想放下需要,你必须压抑它们——因为它们是真实的。如果你断食,你必须忍饥挨饿。

 

那是压抑,所有的压抑都是错的,因为压抑是一种内在的抗争,你想要杀死身体,身体是你的船锚,你的船会带你抵达彼岸。

 

你身体里埋藏着受保护的神性的宝藏、种子。要保护好它们,食物是需要的,水是需要的,住处是需要的,舒适是需要的——对身体来说,因为头脑完全不想有任何舒适。

 

瞧瞧现代家居,它们根本不舒服,但头脑说,“这是现代化的,你干嘛坐老椅子?世道变了,现代家居出现了。”

 

现代家居真的很奇怪。你坐着不舒服,你坐不久。但它是现代的,头脑说你得跟上时代,你怎么能落伍?要紧跟时代。

 

现代的衣物也不舒服,但它们是现代的,头脑说你必须紧跟时尚。因为时尚,人们做了无数丑陋的事情。

 

身体什么也不需要,那些都是头脑的需要,你没办法满足它们——永远满足不了,因为它们是假的。

 

只有假象无法被满足。你如何能满足一个假的、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需要?名誉有什么用?证悟这一点。闭上眼睛,往内看。身体哪个部位需要名誉?

 

如果你出了名,那会有什么用?如果你出名了,你会更健康吗?你会更宁静,更心平气和吗,如果你出了名?你会从中得到什么?

 

永远以身体为标准。每当头脑说些什么,就问身体,“你怎么看?”如果身体说很蠢,就放下它。这里面没有压抑,因为它不是真实的。你如何能压抑一个不真实的东西?

 

早上你起床,你记得自己做了个梦。你得压抑它,还是得实现它?因为在梦里,你梦到自己成了整个星球的霸主。

 

现在该怎么办?你应该试一试吗?否则问题会随之而来,“如果你不尝试,你就是在压抑。”

 

但梦就是梦,你如何压抑一个梦?梦自己会消失。你只需要保持警觉。你只需要明白它是梦。当你明白梦就是梦,它就会消失。

 

试着明白何为欲望,何为需要。需要是身体导向的,欲望在身体里没有根基,它没有根,它只是一个漂在脑海里的念头。

 

你身体的需要几乎总是来自你的身体,你头脑的需要则来自别人。

 

有人买了一台很漂亮的车。别人买了一台漂亮的车,一台进口车,现在你头脑的需要升起了。你怎么能忍受这个?

 

木拉·纳斯鲁丁正在开车,我坐在他旁边。一开到街坊邻居家附近——那是个炎热的夏天——他马上摇下车窗。

 

我说,“你在干什么?”他说,“你什么意思?难道要邻居们知道我的车没有空调吗?”

 

他汗流浃背,我也是。车里就像烤箱,闷热无比,但你怎么能让邻居知道,你车没空调?这是头脑的需要。身体说,“放下它,你疯了吗?”身体汗流浃背。它在说“不”。

 

聆听身体,别听信头脑。头脑的需要是你身边的人制造出来的。他们很蠢,愚蠢透顶。

 

身体的需要很美,很简单。满足身体的需要,别压抑它们。如果你压抑它们,你会变得越来越病态、百病缠身。

 

永远别在意头脑的需要,一旦你知道这是头脑的需要……知道很难吗?难在何处?知道那是头脑的需要很简单。你只要问身体,往体内探寻,刨根问底。它在身体里有根源吗?

 

你会显得很蠢。你们的国王、帝王都很蠢。他们是小丑,你瞧。用成千上万的勋章装饰自己,他们显得很蠢。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为此受苦已久。

 

为了实现这个,他们经历了非常多的痛苦,他们仍然痛苦不堪。他们必须痛苦。头脑是地狱之门,而门只是欲望而已。斩杀欲望。你不会看到欲望流血,因为它们没有血肉。

 

但斩杀一个需要,你就会血流如注。斩杀一个需要,你会四分五裂而死。斩杀欲望,你不会因此而死。相反,你会更自由。放下欲望,你会因此获得更多自由。

 

如果你能成为一个有需无欲之人,你就已经在路上了,天堂不远矣。

 

译自: OSHO Yoga: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Vol 2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