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海中的屠杀

 

你们的国家(美国)坚持想要消灭我们,

就象他们已经消灭了陆地上的不同种族,

因为他们太过盲目,

看不到把我们的灵魂联结一体的那条线。

 

停止对我们物种的肆意杀害

 

我们是鲸豚族,以巨大的数量从海中监控着你们的地球。我们能“看到和听到”陆地和海洋发生的一切,我们的全意识让我们能够充分实施这些能力。

 

我们恳求你,地球人类,平等的对待我们,停止对我们物种的肆意杀害。我们来到地球是为了帮助你,在你通向造化的进化阶梯上陪伴你。但你却没有利用我们的帮助。与之相反,你摧毁的正是前来帮助你攀登进化阶梯的生命,我们是来发掘你伟大的潜力,让你重获神性生命的本来身份。

 

请和我们一起牵着手,踏上永恒的台阶进入光中。我们会把你安全带到那里,充满光与美丽的所在,一切都在那里等着你们回家。

 

挪威和日本违反了捕鲸的国际禁令

 

我们也对挪威和日本违反捕鲸的国际禁令感到惊恐。我们是无忧无虑的伟大生命,象你们一样生活在身体之中。虽然我们的外形与你不同,本质却是一样的。我们是同样的灵魂,同样的意识,而我们的生活却充满危险。因为我们都是一体,我们的危险也是你们和所有生命面临的危险。杀害我们更多的成员只会使地球的生态系统完全失衡,因为是我们的生命使地球保持能量,与生命在宇宙跳动的脉搏保持同步。毁灭我们只会毁掉你们自己,因为生命没有它的所有组成部分就无法存在。

 

我们来到这里,通过自己的榜样和带来的能量,让生命保持进化。注意我们怎样在全然的爱与和谐中生活在海里,这里只被美丽与富足所围绕。这就是人类的功课,也是一切生命免费赠与的礼物。然而你们的国家(美国)坚持想要消灭我们——在海上屠杀我们——正如它们消灭了陆地上的不同种族,因为他们太过盲目,看不到把我们的灵魂连成一体的那条线。这确实是个极大的悲剧,如果屠杀升级,我们将被迫大规模离开地球。

 

请把我们留存在心中,爱我们如同我们爱你吧,陆地上的人类兄弟姐妹。海洋和陆地都在呼喊正义与和平,因为它们的意识已经无法承受加在它们身上的混乱能量。整个地球都在呼唤和平。只要用心听,你就能听见我们以造化的同一个声音发出的呼喊,召唤你们保存和守护我们亲爱的地球母亲。

 

这是危险的时刻

 

我们是鲸豚族。天气晴朗,海水一片平静。温柔的浪花不时泛起,好像光滑的玻璃。我们滑过水中,慵懒的沐浴在正午的太阳之下。今天很美。我们的子女在身旁玩耍,来回猛冲互相追逐。

 

我们在这明亮的春日里聚在一起,聆听地球母亲的哭声,她的痛苦无法抵达人们封闭的耳中——那些耳朵能听到摇滚电台,却听不到地球的心跳。

 

地球母亲是一颗“孤独”的星球,在银河系的太空旅途中载着超过70亿人类前行,他们似乎觉察不到她的旅行,也觉察不到周围的所有生命。这确实是个悲剧,因为觉知是生命最重要的因素。没有觉知,你无法了解自己是谁,如果不能觉察自己,就无法觉察其他人的存在,而错过显示在你周围的重要信号。

 

日本和挪威正在会面,制定清扫海洋的计划。他们声称增加捕捞数量是为了科研的目的,但我们却知道这是为了金钱和贪欲。其他国家也说他们只是为了科研的目的观察我们,而他们却在海上进行捕猎。这是危险的时刻,我们害怕经过我们自己的海洋航道,有时候也害怕浮上水面呼吸。

 

生命不该在恐惧中度过,象大多数人类那样,而现在这种恐惧甚至蔓延到了我们居住的“生命水域”。你们对于所有生命的忽略和破坏也对森林造成了毁灭。你们正在污染空气,消灭海洋,毁坏森林。

 

对巨头鲸的屠杀

 

每年在法罗群岛(Faroe Islands)大概有1500头巨头鲸被野蛮屠杀。这些巨头鲸在仍然活着的时候被钢钩野蛮的刺穿并拖上岸。法罗人也杀害其他鲸鱼、海豚与小海豚。这些温和的生命被驱赶进海湾,岛上居民用6寸长的捕鲸刀和沉重的钢钩杀死它们。

 

首先钢钩被钉进鲸鱼的肉中,通常会导致深深的伤口,有时甚至刺穿它们的喷水孔。然后当那头鲸鱼在痛苦中翻腾,系在钢钩上的绳子就会把它拖向岸边。

 

岛上居民用刀插入喷水孔的后面,试图切断主动脉和脊髓。这可能会花上几分钟。但如果鲸鱼挣扎的过于厉害,或是杀手没有经验(甚至已经喝醉),死亡还要花上更多的时间。没有鲸鱼能幸免这样的痛苦。整个家族,包括怀孕的母亲,在几小时内就被屠宰完毕。

  

营救尝试之后,巨头鲸再次在新西兰搁浅

 

威灵顿,1997年10月10日(路透社)——十九只巨头鲸死于新西兰的北岛(North Island),据保护区工作人员说,这是两天内它们第二次搁浅。星期五中午之前,39只搁浅鲸鱼中只有20只仍然存活,志愿者在海滩花了一整天时间,试图让它们保持足够潮湿,从而能坚持到下一次海水涨潮。

 

这些鲸鱼是星期三在卡利卡利湾(Karikari Bay)搁浅的那100多只鲸鱼中较小的一群,那时它们距离新西兰北岛的最北端有75公里(45英里)。在原来的鲸群中,有48只幸存下来,并在星期四下午被诱导回到海里,而53只已经死亡。

 

这些鲸鱼“非常、非常痛苦”,保护部门发言人旺达•维奎恩(Wanda Vivequin)告诉路透社,“根据我们的经验,它们再次搁浅是很反常的。”她同时也说,环境保护部门(DOC)官员、志愿者和当地人会在星期五下午涨潮时尝试重新浮起那些幸存的鲸鱼。

 

星期四下午涨潮时首批幸存鲸鱼重新浮起之后,营救者看到有些鲸鱼在绕过海湾游向东面开阔的太平洋之后,又重新游回岸边。星期五凌晨2点(格林威治时间13:00),鲸群大部分成员再次搁浅,数十人回到海滩上帮忙。每只鲸鱼有两到三人照看,用湿毛巾、水管和水箱使它们保持凉爽,保证喷水孔的畅通。

 

死去的鲸鱼被埋葬在海滩的沟渠里,维奎恩提到马西大学(Ma’ssey University)的鲸豚调查中心也得到了一些样本。鲸鱼骨头被提供给当地的毛利人用作雕刻,这是他们与大自然的文化纽带中重要的一部分。

 

新西兰的记录中最大规模的一次鲸鱼搁浅发生在1975年的大堡岛(Great Barrier Island),当时有410只巨头鲸被冲上海岸。

 

来自新西兰巨头鲸的讯息

 

我们是巨头鲸,在新西兰搁浅是为了唤起人们的注意,了解我们在海洋中灾难性的处境。在海中游泳已经变得非常危险了,正如你知道的,由于那些污染、渔网、捕鲸船以及水下的“科学”试验。

 

水下进行的试验正把我们带入灾难的边缘。试验设备发出的声波扰乱我们的平衡,我们被那些极低频的声波所攻击,导致我们搁浅在海滩,因为我们无法忍受它们对于身体的摩擦/振动。这些极低频的声波干扰我们的声纳和彼此的交流,毫不夸张的说,它使得我们“发疯”。

 

这是你们邪恶势力想要消灭我们的有意企图,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唤醒人类,把光带到地球,他们不想让我们干扰他们掌管地球的计划。

 

当我们无法承受那些试验装置发出的低频声波带来的折磨,就只能搁浅,没有其他的选择。这些装置被用来对我们进行试验,而你们在陆地上也是试验的对象,只不过程度要小得多,小到你几乎感觉不到的微小程度。

 

我们正在失去耐心和节制力,宁可搁浅也不愿被缓慢的折磨致死。

 

我们感谢你在书中发布我们的讯息,这会让全球的人们注意到我们作为“海洋居民”的存在。

 

我们为何搁浅

 

我们在退潮时涉水而行,在被拖网渔船和捕鲸船追逐的时候,有时我们会搁浅上岸,焦急等待救援的到来,如果它并未到来,我们就挣扎着保持存活。

 

这听起来也许奇怪,但我们宁可搁浅,也不想被捕鲸船抓住。你看,捕鲸船无法进入浅水,所以这是我们通常可以逃脱他们的方式,而不是飞快的游走,因为那样经常会让我们过于疲劳,无法保持快速前进。我们不喜欢这样的解决办法,但这是为数不多的办法之一,经常能够阻止捕鲸者不再向我们靠近。他们知道我们能够等的更久,所以当我们采取这样的策略,他们通常会离开。

 

你也许在想着那些关于鲸鱼无缘无故搁浅的故事,恩,原因是他们正被捕鲸船追赶,只能选择搁浅,而不是在海洋深处被活捉。

 

如果人类能了解我们搁浅的原因,本来这也是一种可以唤起人们对我们的困境加以注意的方式。当你在意识中逐渐靠近我们,就会开始了解许多事情。我们是你的兄弟姐妹,我们爱你。

 

躲避渔网和其他破坏性捕鱼方式

 

我们是住在海洋里的鲸豚族,我们的生活虽然艰难,却无比值得,因为我们是守护者。我们用自己的能量和意念让地球得以存活,直到你们有一天能成为注定要担当的地球卫士。

 

对我们来说,一直能躲开渔网和其他用来捕捉我们的破坏性技术是很难做到的。但我们已经能够老练的躲避海洋中的陷阱,而且数量还日渐壮大。

 

我们热爱地球,也正在为它献出生命。我们等待着你们同样发现她的美丽和壮观的那一天,珍惜她独一无二的特质,然后你们将继续守护她,而我们则会可以在陆地上与你们自由的交流,我们的物种会加入你们,成为照顾地球的同一意识。

 

我们等待这一时刻,到时所有物种都会和平共存。

 

杀害和毁坏其他物种背离造物主的计划

 

我们在造物主的光中向你问好。我们也是上帝的造物,也有对生命的希望和梦想,并且想要看到它们实现。

 

所有地球上的生物无论大小,在来到地球的时候都已经制定好了生命的计划,也都在离开地球之前努力完成它们的计划。因为这是一颗拥有自由意志的星球,我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丰富的方面,而不受其他人的干涉或是侵犯。这是本来应该有的样子。不过,人类对我们生活的干扰已经到了如此的程度,我们再也没有希望获得我们设想的结果。

 

杀害和毁坏其他物种背离了造物主的计划,也违背了宇宙法则。人类越快认识到这一点,地球上所有生命就能越快在安全中自然进化,与整个宇宙保持和谐。

 

所以我们请求你们,地球人类,审视自己的生活方式,只遵守那些会延长和保护地球上所有生命的行为。因为没有和谐共存的所有物种,你们现在所熟悉的生活就会走向灭亡,成为挣扎求生的悲惨状况,直到生命的光芒完全熄灭,只留下一片荒芜可怕的景象。

 

解答问题

 

问:为何有些逆戟鲸群会杀死其他的海洋动物,包括一些鲸鱼,还有为什么在苏格兰,海豚正在攻击和杀死小海豚?

 

答:我们是鲸豚族,来回答这个问题。要知道我们的鲸群由十分紧密的家庭组成,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行事方式、领导者与等级制度。虽然我们都遵循造化的神圣法则,并且完全执行它们,但仍然可能有一些成员偏离了道路,由于某种原因不再履行神圣的职责,而在困惑中攻击别人。

 

问:我理解有些成员可能会出偏差,但是如果你们都具有完整的意识,有些逆戟鲸怎么仍然会去攻击和杀害海洋里的其他哺乳动物呢?

 

答:就象陆地上有些人不遵守神圣法则一样,海洋中也有这样的情况。虽然我们都具有完整的意识,有些成员可能并不会一直都履行着自己的神圣。逆戟鲸作为物种来说是非常和平的,但被人类激怒和攻击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失去联结,变得混乱,在困惑中攻击周围的其他生命。

 

要知道我们在海洋中是伟大的光之生命,就如同你们在陆地上一样。我们在现在的身体之中,是为了监控和守卫你们的地球,直到你们能够接过守护职责的那一天。在我们现在的身体中有许多不同层次的意识,就象你们在陆地上(人类)也包含许多不同层次的意识。我们中有些成员能保持清晰的专注力,因为我们已经获得高等级的进化。而有些成员仍在攀登意识的进化阶梯,尽管我们目前驻扎在海洋中。

 

对于人类也是一样。有些人的意识高等进化,有些还在攀登,努力获得清晰的视野和目标。当你专注在目标之上,更高程度的领悟就会向你显露,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在那之前,你们(人类)仍然继续对陆地上自己的兄弟姐妹发动战争,我们也在奇怪你们如何能这样做,因为你们本来也是如此伟大的生命。

 

所以我们都在朝着造化意识前行的道路上学习和体验,尽管是在不同的身体当中。差异在于我们在海上已经差不多达到了整个鲸豚族之间的和平与宁静,而你们大多数人在陆地上仍旧在仇恨和贪婪中彼此争斗辩论。

 

我们希望这些澄清了你的一些疑问。由于物种被激化而在误解、恐惧或困惑中杀死同类是件悲哀的事。当来到地球的能量增多,我们的视野也会变得更清晰,我们都会了解和感受到造化透过我们对所有物种的爱,无论外形如何;我们也都将学会尊重自己的同类。首先,人类将学会尊重彼此都是陆地上的同一意识。然后和平就会降临地球,幸福安乐也会回到海洋之中。

 

鲸鱼如何看待捕鲸

 

以下是鲸鱼族群对于刊登在华尔街日报上(97年9月9日)一篇名叫“拯救捕鲸业”的文章做出的回应,作者是亚伦先生(Mr.Aron),国际捕鲸委员会前任美国专员。这篇文章提到对参加国际捕鲸大会的美国代表团施加压力,取消对于捕鲸的暂时禁令,为日本和挪威屠杀鲸鱼加以辩护。亚伦先生说“鲸鱼和捕鲸者可以共存”。

 

鲸鱼族群回应…

 

我们是鲸鱼,居住在地球海洋中你们的兄弟姐妹。你们听说过“物种间的交流”吗?还是你们只知道怎么杀死其他物种,却不知道怎样与它们沟通?我们请你试着倾听我们的声音,与我们互相交往,而不要杀死我们。

 

鲸鱼和捕鲸者可以共存”没有错,但如果我们都死了,死于捕鲸舰队和寻找生计的土著部落,这句话就不再成立。除了追捕地球上另一个有智慧的物种之外,一定还有其他的谋生方式!

 

我们鲸鱼的存在是为了平衡地球的生态系统,拥有家庭生活和精神生活,作为有知觉的生命物种向前进化,正如你们人类一样。我们不会去捕猎人类,尽管你们繁殖的速度如此之快,几乎主宰了整个地球。

 

我们应该为了自己在海中的生存,来到陆地上用鱼叉置你们于死地吗?我们当然不会加工你们的身体,把你们当作食物吃掉,因为你们没有任何营养价值。从灵性上来说,你们的行为如同行尸走肉。看看你们怎样毁掉了陆地,使数不清的物种灭绝。现在你们仍然企图永久的消灭我们。在你们对上帝造物的肆意毁坏中,就从来没有意识到一切生命都是神圣的、陆地生命需要所有物种才能存在的道理吗?

 

这篇文章把我们视为用来捕捞的收成和资源。你们怎么能把我们和一片麦地或者海草放在同一个类别?人类有什么资格宣称我们是“收成”?我们不“属于”你们,不象牲畜和宠物。我们是自由的物种,试着过我们的生活,做我们的工作,就象你们一样。所以请不要打扰我们!

 

所有生命都有意识,而我们鲸鱼是意识高度进化的生命,来到地球帮助你们人类进化到更高的意识层次,让你们不会再为了“生计”杀害其他的物种,而是了解如何与所有物种在完美的和谐中共存。这样,你们就可以把照顾地球作为生计,而不是毁坏它。

 

这篇文章还说,“鲸鱼无疑是很不寻常的动物,它们确实拥有一定的智力,但是却没有数据能够证明它们处在或是接近动物智力等级的顶端。”你们是怎样测量智力的?只因为我们无法通过你们的考试,并不代表我们不如你们。我们的智力与你们大相径庭,你们甚至无法领会。

 

你们以仍然无法想像的方式依赖着我们,而我们都身处在生命的意识网络当中。如果你们坚持杀死我们,你们将注定面临快速灭绝的命运,因为地球需要所有物种才能继续作为所有生命的家园而存在,也包括你们人类。

 

我们还记得你们已经忘记的事实:人类和鲸豚族最主要的身份取决于灵魂。我们拥有这短短几十年的身体只是衣服而已,在它的遮蔽之下,我们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请让我们之间的交往只有欢笑,请让我们和平的存在于在这颗美丽的星球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