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亲爱的,我听到你对我说:

天父啊,当我回顾我的生活,正如你说的,它就像我读过的或编辑的那样。我出生的地方,我到过的地方,甚至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似乎都是想象中的,时空非常遥远,一切好像都只是些思绪。我有种感觉好像从未去过任何地方,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即使我是坐在我的椅子上。就好像不知身在何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远距离感好像是个进步,然而同时又觉得像是迷失在海洋中。那是我渴望要的界限吗?

亲爱的,你肯定是跨越了舒适区的界限。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是被错置了。记忆似乎都非常遥远,你好像不再依恋它们了。记忆像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思绪,好像与当下的你没什么关系了。

你认为这意味着你不再依附于那些执着的东西了,然而看起来你还是依恋。你的记忆好像没有真正与你连在一起,但又是你有的记忆,当你想起你那已失去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你是如此悲伤。你知道在这个层面上你想要的不可能发生,但你还是希望能让地球上的一切再回来,像过去一样,哪怕只是几分钟。

亲爱的,你的家庭从来都不是真实的。生活只是被编辑出来的一些东西。你以前是在读一本画册,而你认为自己也在那本画册之中,你认为画册就是地球上真实的生活。是的,你认为自己是在某个地方,有着像好莱坞和玉米田那样的地方,然而那些都不存在。

你觉得现在应该高兴了,但失去连接的感受对你来说是不会快乐的。现在你开始认为你的整个生活都是失去连接的,从每个人到每件事,无论这些人和事对你的意义大小。你可能一直是一个在荒芜中徘徊的旁观者,而荒芜则是你孤独的感受。现在你告诉自己:你是在穿越一个困难时刻。

如果你一定要称这为困难时刻的话,那就穿越它吧,飘然的来到这边,就在不知是这里还是那里的时候。站的和我一样高。和我对齐。提升自己到的自然状态,直到完全的无我,无神,也没有你,只是,只是光,只是一切万有,完全不是你一直认为的自己的样子。

你的愿望中夹杂着恐惧。你是真的想丢下自己,但又害怕迷失掉。你想知道怎样才能再找回自己,因为现在你发现,自己离你所知道的自己是如此遥远。

我现在准备清点所有到场的人数。我数

记住当你很小的时候,你的爸爸是怎样偷走你的鼻子,然后又将大拇指尖在手指间闪现给你。那是一个有趣的时刻,你会尖叫,还我鼻子!还我鼻子!你知道你的鼻子完好无损,而同时又感到不完整,要把自己的鼻子要回来,或者你知道的不是那样。

这个孩童时的游戏在生活中还依然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上演着。这一切都是在说--在地球上只是一场游戏。我们可以称它是现在你看到我了的游戏,而现在你还没看到。决定吧,来,与我融合在一起。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life-as-a-picture-book.html

翻译:Cat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