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9

 

 

[一个门徒说:我跟别人,我跟你之间的距离,变近的速度竟然这么慢。]

 

奥修 OSHO:

 

没有必要强迫它,每个人都得遵循自己的节奏。锲而不舍的耐心是需要的——别着急。那些事情跟应季的花朵不一样;它们就像黎巴嫩香柏树:它们成长缓慢,需要花上多年时间。

 

因为树根必须扎得深,这需要时间。应季的花朵不出几周就会盛开,但它们不出几周也会凋谢。

 

永远别急,因为一切美好、伟大的东西都需要时间。现代社会变得非常丑陋原因只有一个:每个人都匆匆忙忙。于是任何深的东西都变得不可能了。

 

每个人都如此缺乏耐心。爱是不可能的,因为爱需要时间。亲密成长的极为缓慢……要在一起很多年。

 

我自己的观察是,除非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很多很多年,否则爱不会绽放。事实上,等到人们老了,爱才会绽放。年轻人所知的并非爱,年轻人所知的只是化学反应、生理反应、性,而非爱。

 

那些不是坏事,因为爱在那些事情里成长,但爱首先需要把根扎深。它需要多年时间。但现代人的爱在蜜月结束时,甚至在蜜月结束前就结束了。

 

每个人都如此匆忙!人们想要马上就得到各种东西,如果他们觉得事情不会发生,那就:换伴侣,找别人。或许这里不会发生,这不是我要找的女人,这不是我要找的男人。

 

他们必须另觅他处,他们没时间浪费。这会不停的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因为他们不知道爱花时间。

 

你必须经受很多事情——起起伏伏,积极的、消极的,灵魂的暗夜、手舞足蹈。你必须经历这一切,届时某些东西才会开花。

 

如果你想学音乐,这需要花费多年时间。流行音乐不用几年时间,那就是为什么它不怎么赏心悦目,它或多或少是在制造噪音。

 

如果你真的想深入音乐,那么年复一年的等待、耐心、努力……然后有些东西才会开始发生。但那些缺乏耐心的人永远不会懂。

 

我跟你之间这份正在成长的关系急不来。急迫只会把事情扰乱。让它用自己的方式成长。缓慢的前进。那些缓慢的步伐非常稳固,它们会让你沉淀,在你迈出新的一步之前,旧的步伐必须变得非常稳固,好让它成为新步伐的跳板。

 

如果旧的还不牢靠,你就往前跳了,你将不得不返回,因为某些东西仍然徘徊在过去。

 

现代人的头脑需要精神分析,原因很简单,人们还没有活出自己的过去:他们变得如此急匆匆。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没有活出自己的童年,他们想变成成人,他们急不可待。

 

现在童年里的很多事情都没有结束。精神分析会把你带回童年。或许甚至还需要一些激烈的方法,比如原始尖叫。那些方法只是为了要结束某些你遗留在过去的悬而未决的经历。

 

现在很多人来找我,他们问我为什么不让印度人参加治疗团体。那不是他们的需要。他们行事非常缓慢,事实上太慢了,他们整个人都是懒的。

 

如果他们错过了,他们是在另一端错过了。他们不会因为匆忙而错过,他们是因为懒惰、懒散而错过。他们都快停滞了,那是他们的悲苦。

 

西方人的悲苦是速度、匆忙;每个人都在追风逐影。人们不太关系他们要去哪里,他们担忧的是速度够不够快。他们或许会掉进地狱里——那不是重点。关键是他们要速度飞快。

 

我听说一架飞机遇险了。飞行员对着话筒跟乘客们说,“别担心。有两条新闻:一个好的,一个坏的。好新闻是我们速度飞快,坏新闻是我们迷路了。我们不知道正去哪儿。”

 

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情形:我们速度飞快,但没人知道我们正去哪儿。事实上,没人在乎。我们不停的加速。

 

如果你缓慢的活过童年,你就不需要通过心理治疗或原始治疗来回溯童年。根本没必要回溯——结束了!

 

记住一个根本:任何结束、完整的经历,都会从头脑里滑落,它不会萦绕在你脑海里。它不是在你身边徘徊的云朵。但是如果你急匆匆,那么一切都会徘徊在你身边,因为什么也不完整。

 

你正在吃早餐,但你吃的急匆匆,你在狼吞虎咽,嗯?在你的头脑里,你已经动身了——你或许已经到了办公室。当你在办公室了,你也是人在心不在——你或许已经到家了。你总是跑在自己前面。这会把人逼疯!

 

所以他们并不享受食物的味道,他们并不享受自身工作的美,或者自身工作的创造力,没人在享受。他们总是跑在前面,跑的比当下还快,他们总是活在未来。

 

所以一切仍然未完结,所有未完结的东西都要求完结。它聚集起来,它积沙成塔。慢慢的你如此沉重不堪,以至于你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把这一堆乱麻解决掉。

 

你要么发疯——这是避免这堆乱麻唯一的方法——要么自杀。但它们不管用。你会投胎到另一个子宫里,你会继续重复这些荒唐事。

 

利用这个机会跟我在一起。你必须利用这个机会。首先我想告诉你的是:要非常有耐心。你在前行,但你正在像柏树一样生长,而不是像一朵应季的花朵,这是好的。

 

享受这种缓慢的前行。有些美妙的东西会成长。但它就像母亲怀胎九月,嗯?如果母亲着急,她会流产,孩子一出生就是死的。等待!

 

有一个关于老子的古老故事,非常美——虽假但意义非凡——他在母亲子宫里活了62岁。如此缓慢!他妈显然非常勇敢,否则她不会生下老子这样的人。

 

62年——他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老了,他头发全白了。他一出生就是智慧、开悟的,一无所剩。他一出生就成熟了,熟透了。

 

我从这个寓言里感悟到的就是等待之美。

 

译自:OSHO The Open Door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