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6

 

 

傳訊時間跟地點: PICO ISLAND - THE AZORES - PORTUGAL/May 25, 2019

傳訊者: Lee Carroll for Kryon  譯者: 向光之羽

原始出處: https://www.kryon.com/CHAN2019/k_channel19_Azozres.html

(前面有幾段,我覺得不需要翻譯出來,所以省略了--向光)

 

 

這一世你是如何地活著呢?只活在生存時鐘的模式,還是你已經找到了開悟時鐘的生存模式呢?即便很多自認靈性追求的人,其實內心還是不自覺得落入生存時鐘的模式,你是否從裡到外都找到開悟時鐘的模式呢?--向光

 

這個傳訊跟一個問題有關聯:為什麼有人會聽這個傳訊?許多人遇見我的聲音[或著作],也許是第一次,他們可能會聽一會兒,他們可能會說,嗯,這不適合我;這裡沒有我要的東西。他們可能會想,我過著美好的生活。我覺得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然生命有些課題,但我已經克服了,我活了下來,我很好。這就是結束,沒有理由繼續聽那些東西,他們相信自己是完整的。親愛的,在地球的舊能量中,大多數人類直到2012年前都有這種態度。

然後還有一些人可能會說,克里昂我不需要你的訊息,因為我身處在一個有組織的靈性系統中。親愛的,讓我告訴你,你的有組織的宗教體系並不是我們所要說的 - 根本不是。我不是在討論另一個有組織的系統,有組織的宗教可能會給你教條,該做什麼和不該做什麼,以及如何生活在信仰的框架裡,但他們不會給你真實的核心真相。相反的,他們會給你一個具體和詳細的教義,但是我們根本不是在談論這個。

許多人說你所做的一切,無論是奧秘的還是新時代,都是絕對奇異的。他們會告訴你說我一點都不想要它,我聽說過你相信的事情,我不想要深入,為什麼有人要聽Kryon這些遙不可及的話呢? 

如果你是其中之一,我問你:當你第一次聽說你所屬的信仰體系時,你是否記得當他們強烈地告訴你必須這樣做或那樣做,否則你會受到懲罰呢?馬上巨大的恐懼席捲了你,但是你還是聽了,不是嗎?如果你沒有做組織告訴你要做的事情,那麼你的慈愛的神會永遠折磨你,你是否被這個困擾過呢?為了記錄,三十年來,我談到了同樣充滿愛心,創造力的神,但我從來沒有提到過,必須做這個或那個。我從來沒有給你一個恐懼場景。相反的,我邀請你們去發現更大,更完整和邏輯的真理。我邀請你們發現自己

“Kryon,這是什麼意思,發現自己?親愛的,我想告訴你,有一個計劃  對你和所有可能看到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巨大且充滿愛心的計劃;它不只是一個系統,而是一個計劃。這個計劃中許多部分共同運作著,都是為了人類和每個個體的共同利益;它遠遠超過一個系統,它是一個宇宙的計劃,它以你無法理解的方式充滿了造物主[]的愛和慈悲;如果你站在外面向裡面看,你無法真正看到它的樣子。

靈性研究可以讓你找到你不知道的東西,除非你願意用純粹的意識去觀察和聆聽,否則你不會看到它。某個人說:我做得很好。我有經歷過困難,但我沒事;我還活著,這是一種生存的模式。親愛的,這是目標嗎?以生存為目標,你可以這樣做嗎?你甚至可能正在做靈性的生存但並且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你們中的許多人都在恐懼中排隊等候

你的文化可能會說:好吧,這是生存,我們承認,但實際上就是這樣!我們能夠找到幸福,我們能夠在這個艱難的世界中生存。那就是生命。如果這是你的口頭禪,那麼你真的不知道什麼是可用的,或者核心真理到底是什麼。這是一種如此低能量,線性和簡單的方法來實現你擁有的宏偉生命宏偉的生命!你的生命是波音747,但你決定在地球的跑道上滑行 - 然後告訴我這就是全部!

我所說的這個計劃讓你覺知到你現在不具足甚麼,這需要勇氣和開放性來詢問:親愛的靈啊!有沒有比我被告知的更多?是否因為我已經觸及了信仰之牆,因此從未真正探索過超越我所知的實相呢?是否可能存在一種優雅的方式,一種可能涉及奧義更好的道路?如果我對自己有更多的了解,是否有可能躲過了生命中的困境呢?是否我可以了解更多現在要去做什麼呢?如果我能知道這條道路,是否生命有可能改變或擴展呢?

我曾經使用過這個例子,當你在走過黑暗之中,只用感覺走路,你跌倒了,然後你站起來了,你活下來了,你為此感到自豪。但是如果你有一盞燈並且你不必絆倒會如何呢?那是對自我的探究。

隱喻的時鐘

我想讓你花一點時間想像一個精美的時鐘。它可以是你想要的大小,但是要你能夠把自己放到裡面並觀察一切是如何運作的;你變成了一隻小螞蟻,你正在看著周圍的一切;你感到驚訝!這個時鐘的精確度令人驚訝。顯而易見的是,創造者花了一些時間來處理每一個零件,這讓時鐘看起來非常有趣,每個零件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它們幾乎像開悟一樣,好像它們知道周圍的一切;它們幾乎是活著的,當你看到旋轉和滴答,滴答,滴答,完美的同步性進行著;一個零件轉動讓另一個接續著,這很美麗!然後,在某個時間點,經過這麼多次敲擊後,某件事會發生,然後它們會一次又一次地這樣運作。它是如此精確和美麗!那裡有一個計劃,親愛的,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製作這個時鐘的人一定非常喜歡它。

現在我給你另一個時鐘,你可以命名第一個為開悟的時鐘,第二個時鐘不是,第二個是生存時鐘。在感官上很難看得出來,因為每個零件都做到最好,但是這些零件並不是完全正確的被塑形;它似乎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它是更大計劃的一部分;它甚至不知道它是時鐘的一部分,但它仍然運作著,仍然存活著。觀看這些零件是否共同運作是很有意思的;如果它們彼此不了解並且不知道時鐘的計劃,它們會經常碰撞到對方。

 “Kryon,時鐘的零件如何會碰撞到另一個零件的呢?它們是不是機械式地嚙合在一起嗎?想像一下這個時鐘的齒輪沒有做得很好,因此很容易斷裂,它們無法精確地與其他零件密合,而是會碰撞,磨損,最終會斷裂,有些可能損壞並且脫落。其他的零件將會取代它們的位置然後經歷同樣的事情,雖然時鐘繼續存在並且運作,但非常糟糕,不僅如此,它還需很費力的運作著。零件不知道它們是誰,或者它們正在做什麼時,它們只能盡力而為;時鐘仍然在滴答作響和運作可能很糟糕,但確實如此。我想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發現自我的人會把深奧事情的潛在未知變成已知,這是一個人決定前往超越他們習慣的地方,這是他們想要的旅程。有時候,會有一種自發的覺知,因為他們處於幾乎不得不去找尋和發現的狀態;其他時候,他們只是準備好並正在傾聽,就像你對這個訊息一樣。

如果那就是你,或許接下來的問題是:我該如何進行?我怎麼知道是否有更多超過我的被告知的事情呢?這是我們之前告訴過你的過程之美。當你開始尋找,你的靈魂知道它,並開始提供。人類的自由選擇被定義為看與不看的自由。這很簡單。那是你的選擇。如果你不想看,你會活著,或者沒有活著,但你都會有一個生命。如果你開始尋找,親愛的,你會看到這些途徑,即便你還不具備這些知識,但你將會發現。這些是深奧的:你有過去世嗎?你過去是否跟其他人交流,那些人現在也在這裡?這是什麼意思?它如何影響這一生?它向你展示了什麼?你能用你的直覺找到一條更清晰的道路嗎?你能增強自己的直覺,好讓它更知道如何指導你嗎?

最重要的一點:你能控制機會嗎?你期待同步性嗎?在第二個時鐘,其他人會告訴你,在意外時遇到對的人幫助你是好運;你知道是相反嗎?,它是第一個時鐘運作方式的一部分?這是一個計劃!這不是意外。

靈魂的故事

我想帶你到你心中的一個地方,不是一個真實的地方;當你離開這個星球後,這是一個比喻的地方,是不是很有趣呢?幾乎所有人類都以某種形式或方式相信來生,然後當你死亡時,會立即開始某種形式的聚會;有組織的宗教系統以及非常神秘的系統,都看到在你們生命結束之後在某個層面你們會聚集在一起,你不覺得有趣嗎?你知道這個嗎?一直都有這樣的概念,某種的聚會會發生。

在某些系統中,這次聚會將成為審判,如果你的靈魂在你活著的時候沒有達到某種期望水準,那麼你的靈魂就會永久被折磨;順便說一句,我會再說一遍:這個想法與創造你靈魂慈愛的神不相稱。那不是時鐘計劃;從來都不是,也永遠不是;這是一個孩童版的故事,這來自於人性化的神,祂讓愛的宇宙創造者表現得像一個功能失調的人類父親;這是來自較低的人性恐懼,這是人性,而不是慈悲。

每個人都希望死後會發生一些事情,那麼讓我們到那裏去, 讓我們這次的旅行中作為一個比喻去那裡。 在你過完這一生後,讓我們在一個聚會中看到你的靈魂。

盛大的聚會

在這次聚會中,你和其他靈魂在一起,這是歡樂的聚會,它一直是這樣。 你再次從地球回來,這是一個慶祝活動,你將與那些你熟悉的人進行一些規劃。

燈已經亮起來了,我的意思是你現在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你坐在這張美麗的桌子旁邊,如果你願意的話,讓我們把桌子稱為天空,或者是神慈悲的披風,你身為一個美麗的靈魂坐在那裡,正在討論你上一世所發生的事情。

你和其他偉大的靈魂圍著桌子討論你前世的所有事情,你有充足的時間 - 因為你所在的地方沒有時間;你正在聽其他人說話,你聆聽著討論。

你對它有何感覺呢?” 一個靈魂問道。

"我是弗蘭克,我沒有找到它,一個靈魂這樣說。

他的話語中沒有悲傷,但每個人都明白弗蘭克的意思;弗蘭克又一次走過了生命,卻沒有看到生存的舊時鐘,因此弗蘭克沒有去尋找自己或者詢問有關宇宙的任何深奧的問題,他沒有問:我以前活過嗎?靈魂的目的是什麼?有沒有比我被教導的更多東西?難道我在每件事情上錯過了美麗了嗎?

相反的,弗蘭克說,他早就知道他天生就是污穢的,而且磨難是來補償它的,他從未超越這個磨難。

弗蘭克突然說:我迫不及待想要回來,因為我知道現在地球上正有著新的能量,當我再次成為人類時,我迫不及待想要解答這個謎題,因為現在我知道我會找到它,我知道我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

圍著這張桌子,所有的靈魂過去都在地球當過人然後死去,而且他們大多數都有相同或相似的故事,然後輪到一個靈魂了:

我的名字是莎莉,我發現了它了。

大家歡呼著! 靈魂們非常高興! 然後莎莉講述了她的故事。

當我開始尋找的時候,我並不年輕,大多時候我要撫養孩子,我很忙,但是在中年之後,我開始覺醒並提問,因為我變得很好奇;有沒有更多呢?有的,當這個靈魂行走在地球上時,我了解到過去世的能量創造了我此生的困境;我解讀這個謎題,慢慢地,我在生活中獲得了快樂,而不是受苦;我找到了一條更好的路徑,沒有我之前遇到的那些陷阱。我找到了我的計劃,我找到了我一直認為可能的創造性利基 ,我發現自己。我可以寫我可以畫;只是我從未想過這一點;我有很好的直覺,這讓我遇到了善良的人和朋友,這不是偶然的!我的生命是受到祝福的,因為我發現在造物主眼中我是宏偉的。

桌上沉默了,每個靈魂都在思考著她在那美麗時鐘裡的旅程,然後一個靈魂說,

"我的名字叫約翰。

每個人都在想約翰會說他自己的故事,不過今天他不會。

莎莉,無論你將來的性別是甚麼,我想在我們的下一世遇到你,下次我們誕生時我們可以安排一下,我會出生在你的城鎮,可以嗎?通過我的自由選擇,我會直覺地見到你,這會有同步性。然後不管你會成為瑪麗或莎拉或約翰,讓我們做約定:你會告訴我有關這個計劃的事情,我保證我會認出你並且傾聽。

這是新的,桌上的靈魂們了解到地球上有一種新的能量,這能量允許這樣的協議,他們笑了笑,並且對於靈魂可以提前同意超越過去一般舊時鐘並進入開悟的時鐘的想法感到高興, 的確這些靈魂會相遇。

總結

親愛的,讓我向你揭露一件事:從這一世到下一世你的意識不能往回走,當從一生到另一生,你不能在意識上往回走; 如果你在某一生中有過薩滿的經歷,你今天可能不會是薩滿,但在某種程度上,你還記得還有更多的東西。 這會督促你去尋找,因此,所有"發現它"的人都發現自己是第一個開始覺知和發現過程的人。

不是每個過去是薩滿的人都會再次成為薩滿,並非所有發現自我的人都會對形而上學感興趣。 有些人會成為我所說的衣櫃中的光工作者,他們會是更有誠信和理解力的人類,他們將成為生命的導師和自助指引者,它們將成為開悟時鐘的一部分,因為它顯而易見且直觀,他們會擁有喜悅,這是新的人類,這會讓每個人都發現他們是宏偉的。

我剛剛告訴你的故事中,一個靈魂說:

跟我來吧!讓我們做一個安排,當我回來時我會找到你,我會以某種方式找到你,聽你講話,去理解到我想要你所所擁有的快樂。

這是真正的計劃,親愛的,你們中的一些人知道這一點,這就是我給你說故事的原因;有些人不相信,但透過你的自由選擇,你已經聽到了它是如何運作的。 你為什麼要讀這個呢? 裡面有東西要求你看嗎? 有可能事情並不總是像他們看起來那樣嗎?

 所以,我們回到這個問題:為什麼有人會聽到這個傳訊呢? 原因是甚麼? 你剛才聽到故事的剩餘部分,這就是原因。 它是這個初始的,有覺知的時鐘的一部分,這時鐘幾乎可以自行運作,因為它知道你是宏偉的。 是否有著某種協議讓你一路來到這裡閱讀此訊息呢?這裡有什麼東西邀請著你看看自己呢? 想想這些事情。

就說到這裡了!

KRYON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