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美元汇率跌得还不够吗?

 

(2017-07-29 08:38:14)

 

 

 

可以说,美元汇率指数从201612月下旬上升到102之后,今年上半年一直在下跌,特别是最近其下跌的幅度更是大,已经跌到93左右了。也就是说,从去年12月下旬到现在,其下跌幅度快达到9%。有人认为,就当前的来说,美元下跌的幅度跌得还不够,还可能会大幅下跌。

 

其实,这一波或今年上半年美元下跌,尽管与美国经济的基本因素没有多少关系,因为不仅美国经济向好成了一种趋势,而且美联储也正在让美国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即加息。这些都促使美元上升的因素,而不是让美元持续下跌。

 

但是,正如我一直有强调的,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其上任之后,可能成为美国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事实上,今年上半年,特朗普上任之后,不仅对美国经济向好乏善可陈,而且特朗普推出的一系列的经济政策受阻也空前。这些对美国经济及美元的影响肯定会不小。可以说,这种局面还会延续多久目前还是不确定的。可以说,特朗普对美元汇率走势的负面影响还会持续。对此投资者必须关注点。

 

当然,当前对美元汇率影响最大应该是以下两大因素。一是美国货币政策开始正常化之后,主要的非美元货币体系各国货币,如欧元、英镑、澳大利亚元、加拿大元、日元等货币(除了日元之外),都有让货币政策收紧及正常化的态势,尤其加拿大已经跟随美联储上调利率了。而这种非美元货币的货币政策预期收紧,国际市场炒作这些非美元货币上升,也就易如反掌了。特别是,不仅这些非美元货币的央行正准备收紧货币政策,而且这些国家的实体经济事件上也开始好转,如加拿大、欧盟、日本等。而加拿大央行随之加息,加拿大元在短期内上涨10%了。

 

也就是说,这些非美元主要货币国家,由于早几年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了再量化宽松,由于实体经济远逊于美国,其货币一直处于贬值了态势下,其货币贬值了再贬值。所以,这些非美元货币央行一旦口风转向,马上就容易国际市场货币炒作者对货币汇率的趋势看法出现逆转。他们引导非美元货币升值也是自然。比如,加拿大央行一次加息,就让加拿大元对美元汇率升值达10%以上,这个因素的影响可能会是主要的。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取向。可以说,这一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货币政策完全的鸽派的取向可以是无可复加了。还是在2013年上任主席伯南克就开始要货币政策正常化,但快5年过去,美联储加息只进行三次,与格林斯潘任内货币政策调整完全是两回事。直到2016年下半年开始美联储才有加息的鹰派倾向,美元汇率指数也在这个时候表现为强势的倾向。

 

但是,7月份这次议息公告就让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回到鸽派倾向。因为,这次美联储发表的货币政策会议声明中,形容目前美国的通货膨胀“低于”(Below)目标,与6月声明中以通货膨胀“有点儿低于”(Somewhat below)目标,字眼上有所不同。而这正是美元在这次美联储发表议息声明后急挫的重要原因。因为,国际市场的外汇炒作者们执着于“Somewhat”这个字,视之为美联储对通货膨胀前景看法较之前更“鸽”,引伸出美联储有可能在未来的日子会暗示放慢退市的步伐。

 

因为,从前几次美联储议息公告来看,市场原先预期美联储将在今年底前再加息一次,不过,随着美联储对通货膨胀前景的看法似乎开始转变。美联储今年内第三度加息的可能性就出现较大的变数。市场认为,美联储今年还有3次议息会议,分別定于919日至20日、1031日至111日及121213日。但是,在这些议息会议上,美联储是否同意加息,国际市场认为是相当确定,甚至于有可能今年不会加息。如果市场有这样的预期,美元汇率肯定会疲软下来。但实际上,结果如何是相当不确定的。

 

对于上述因素对美元汇率的影响是否会持续下去,应该是相当不确定的。因为,美元对非美元来说,美元是否会出现一种单边贬值的趋势是相当不确定的。尽管特朗普的因素仍然对美元汇率影响同样是最大不确定性因素,但整体来看,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好于其他非美元货币国家也是不争之事实。因此,美元对非美元上半年的弱势有可能在下半年逆转。国内投资者对此决不可低估。

 

还有,当前美元的弱势,是人民币汇率得以企稳最为重要的一个因素,政府要抓住这个有利时机,让人民币汇率更加有弹性,让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这对国内经济增长及人民币国际化都是大有裨益的事情。

 

SOURCE: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

http://blog.sina.com.cn/u/2377371197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