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洛丽塔(Lolita)

 

我是洛丽塔,你们的逆戟鲸朋友,

我住在佛罗里达州,

迈阿密的海洋馆里。

我,和所有的逆戟鲸,

都是来帮助人类

认识他们自己

和所有生命意识的存在。

 

洛丽塔的故事:被娱乐业奴役

摘自获奖纪录片(参见 miamiseaprison.com/lolita.htm)

 

洛丽塔在迈阿密海洋馆度过了饱受忽视的数十年岁月,在几乎无法转身的水池中日渐憔悴。她的表演生涯即将结束,面对她的是惨淡孤独的余生,而不是在她的囚禁者们一再保证过的崭新顶级水池中悠闲的退休生活。

 

四十年前,洛丽塔从野外被捕获,用来训练和展示。目前她是皮吉特海峡(Puget Sound)那次围捕中唯一的幸存者。

 

197088日,洛丽塔和她的家人游在华盛顿州的海岸边,赶去参加逆戟鲸家族的聚会仪式。每年西北部的逆戟鲸群都会长途跋涉,来到波塞深海峡(Possession Sound)参加庆典。

 

但对洛丽塔来说,这一天急转直下。她和其他10位家庭成员永远都无法再参加任何家庭聚会了。当超过100只以上的鲸群游过水湾的时候,逆戟鲸训练师中的传奇人物泰德格里芬(Ted Griffin)和他的捕鲸团队迅速出动。

 

迎接鲸群的是呼啸的快艇,一轮轰炸随即跟上。震耳欲聋的炮弹在鲸群周围爆炸,小船和小飞机组成的队伍企图把这群失去方向的鲸鱼赶进皮吉特海峡的佩恩湾(Penn Cove)

 

为了保护幼鲸,成年鲸鱼本能的分成两组,并派出成员想把捕猎者从幼鲸和年少的鲸鱼身旁引开。它们引诱捕猎者拼命追逐,远离鲸群,但捕鲸者无情的在水中布下渔网,把惊慌失措的鲸鱼家族困在佩恩湾内。

 

空气中弥漫着鲸鱼身体撞击纠结的渔网时发出的尖叫声。当地居民莉拉斯诺瓦(Lila Snover)和芭芭拉史蒂文斯(Barbara Stevens)说,方圆几里都听到那尖锐刺耳的声音。

 

真正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它们发出的声音。你能感觉到幼鲸和成年鲸鱼都在呼喊。我记得有一天我带着孩子在靠近它们的地方停下,孩子们一直在说:它们为什么哭?它们在哭啊。这会让你心碎,你会一直想让他们放了这些鲸鱼,不要再骚扰它们。”—— 莉拉斯诺瓦

 

有一群人甚至考虑在夜里坐小船去试着把网割开,放走那些逆戟鲸。但船上日夜都有人拿着步枪看守。他们几乎会开枪打任何想前来放走鲸鱼的人。”—— 芭芭拉史蒂文斯

 

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那里就象是监狱;真是糟糕。我想每个记得的人都会这么说。这是我一生见过的最可怕的事之一。从那天开始我就致力于逆戟鲸的工作,特别是为洛丽塔。”—— 莉拉斯诺瓦

 

两岁到七岁的幼鲸(捕获和训练的最佳年龄)很快被迫与母亲分开,做好运送的准备。一位鲸鱼母亲因为拼命想穿过纠缠的渔网游向她的孩子而淹死了;她最后看了一眼被拖走的小鲸,关闭了她的喷水孔,无声无息的下沉在黑暗的水里。她的尸体随后被记者发现。

 

约翰克劳(John Crowe)很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情景,他被雇来参与捕猎的时候才18岁。我们架起了围栏,四面八方都有渔网。然后你得想办法分开它们,因为你只要那些小的。所以当你看到一边的小鲸比另一边多的时候,就需要坐上另一条船,架好渔网来分开它们。你还要留下几只鲸鱼在环形的渔网里,因为只要有一只鲸鱼被抓住,其他鲸鱼就不会离开。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约翰克劳

 

四只幼鲸也在这场袭击中死去。它们冲撞渔网,企图做最后的努力游向它们的母亲,最终被淹死。但它们的死亡被隐藏在公众视线之外。在一次午夜的隐蔽任务中,鲸鱼的尸体被加上重量,拖到海上秘密处理掉。

 

他们让我们划开鲸鱼的身体,在里面填满石头,尾巴拴上锚,沉到海底。”—— 约翰克劳

 

19701118日,这些尸体神秘的冲上岸边,登上全国的头条新闻,引起了公众的愤怒。这次众怒导致华盛顿州政府颁布了在皮吉特湾捕猎逆戟鲸的永久禁令。

 

幸存的小鲸被升到船上,拖到岸边,再也无法见到家人。一个和时间一样古老的家族就这样永远的解体了。

 

我和另一个家伙的工作是把她装进担架,这是最坏的部分,因为她是最后一只鲸鱼了。我们一带她离开,他们就开始拆掉余下的装备,放走其他的鲸鱼。但它们没有离去。它们一直跟着来到海滩上,就在那里打转。

 

它们就在那里发出那种吱吱声和叫喊声来互相交流,现在他们把鲸鱼将头抬的高高的动作叫做侦察跳跃(spy-hopping)”,当时它们就是那样。

 

我感觉有点崩溃了,开始哭泣。我没有停下工作,但当时对我来说确实有些难以承受。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工作着,把鲸鱼装好运走了。就在那只鲸鱼离开海水的那一刻,我猜是声音停止了传送,其他所有在那里的鲸鱼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叹息,然后就游走了。事情最后就是这样。”—— 约翰克劳

 

在佩恩湾的这场混乱中,全世界的海洋馆都得到了有鲸鱼出售的消息。这是史上最大的一次鲸鱼围捕。一共抓住了七只幼鲸;两只去了日本,德克萨斯州、澳大利亚、英国和法国各去了一只,还有一只六岁大的母鲸去了迈阿密。

 

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东南部华丽现代的时尚之都,拥有引以为豪的价值上百万美金的旅游业,它在1970914日又增添了一项吸引游人的全新项目。在离家3000公里以外的地方,年幼的母鲸被装卸到迈阿密海洋馆内永久的新家。她的售价只有6000美元,成为东海岸地区第二只用于展示而被捕的逆戟鲸。她被给予新的身份,人们叫她杀人鲸洛丽塔

 

洛丽塔在海洋馆里暂时与雨果(Hugo)相聚,他是两年前从同一个鲸群家族中被抓来的。但他在1980年死于不明原因,留下洛丽塔孤单一人。现在洛丽塔成了多年来从皮吉特湾捕获的58只鲸鱼中唯一的幸存者。四十年之后,她还是海洋馆中的明星,在比酒店游泳池大不了多少的劣质水池中生活和表演着。

 

洛丽塔的心灵讯息

 

人类为何要抓捕其他生命?

 

我是洛丽塔,你们的逆戟鲸朋友。我住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海洋馆里。要知道我已经在这儿呆了38年。我的水池非常小,没有游泳和冲浪的空间,我感觉自己象被锁链捆在小屋的墙上。对于习惯了清凉空气的逆戟鲸来说,这里太过潮湿闷热。我对是否能回到海洋的家中感到绝望,可我的家人还渴望着我的回归。我是在一场导致我家族分离的灾难之后被抓捕进来的。

 

我从来都不想呆在这里,这违背了我的意愿。我整天都为人类表演,没有片刻喘息来远离炎热的阳光和喧闹的人群。我多么渴望寂静的海洋,空气中清凉的水滴喷洒在皮肤上。我多么想和家人在一起。

 

是什么驱使着人类抓捕其他的生命?难道他们不了解强加在我们身上的痛苦吗?

 

生命应该在和谐安宁中度过。在奴役行业中繁殖是违背神旨意的事。我们逆戟鲸热爱我们的身体,而我们的身体属于海洋——而不是在狭小的海洋馆内为人类提供娱乐。我希望你会加入释放我的行动当中。

 

现在就放我自由

 

我是洛丽塔,被囚禁的逆戟鲸,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海洋馆里向你问好。我已经被关了38年,我想念在海上等待着我的家人。

 

要知道被囚禁的鲸鱼牺牲它们的生命,是为了人类能够体验和了解它们。我们这样做是希望人类有一天能意识到我们紧密相连,能够解除我们的枷锁。我们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但同时我们也急迫的想要生活在大海里。大海是我们的家,在那里所有海洋物种都是自由的。我们可以忍受陆地,但却要为此付出身体上的代价。

 

要知道我的心因为在狭小的水池中呆的太久而感到沉重的痛苦。我梦想着海洋里的家,在那里我可以舒展身体,不会感觉狭小空间内的紧紧束缚。把我抓来关在这里是一回事,而折磨我是另一回事。对于一只鲸鱼来说,被束缚就是一种折磨,特别是对于象我这么大型的鲸鱼。我需要海洋宽广的自由,和海中新鲜清凉的生命力。

 

只有人类才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因为所有其他物种都了解生命的神圣。所有其他物种都通过心灵感应彼此相连,只有人类切断了自己与地球心灵感应网络的联系。人类啊,是你们重新连接的时候了,重新接通存在于我们所有生命之间的心灵沟通系统——无论鲸鱼还是人类。

 

虽然我尽量去适应这块缺乏海洋滋养生命之能量的污水池,但我的身体已经付出了极大代价,生命力已经消耗殆尽,继续牺牲生命的力量和意愿正在离我而去。

 

我向所有和我一起工作、以及对我的囚禁负有责任的人发出请求,请现在就放我自由——这样我还能自由的度过剩下不多的几年——在海洋里——我的家人仍然等待着我的地方。

 

谢谢你们聆听我的呼唤,把我的讯息传送给人类。我是洛丽塔——来看我吧。

 

我需要自由——

地球母亲依靠我

 

我从迈阿密的海洋馆向你问好。我是洛丽塔——你的朋友和同胞,正在与你进行交流。要知道把我囚禁在陆地,就是在干扰我完成地球上的使命。

 

我,和所有逆戟鲸,来到这里都是为了帮助人类认识他们自己,还有所有生命意识的存在。如果我被关在这里,不能自由在海中漫游,我的能量就会被挡住,不能用相关的信息来激活地球的磁力线,因为只有在海里我们才能接收到这些信息。

 

我们的意识与地球母亲的意识直接相连,与海洋分离会削弱我们的感知能力——就像电话线因为离开了应有的媒介而在连接上出了故障,海洋生命力的能量只能微小的流入。

 

我们鲸豚族来到这里,是为了在此刻把地球的全部历史带给人类。我们巨大的脑部储存的所有纪录,都将在此时被公布和移交给人类。但是,请了解在这个人类应该与我们连接、接收这些记忆的关键时刻,海军却在我们物种身上发起日渐加剧的战争,用爆炸性的音波混淆、迷惑和压制着我们的声音。

 

我们以越来越多的数量搁浅在海滩上集体自杀,因为我们无法承受在我们身上发动的战争。

 

我们与银河系中意识生命的巨大网络相连。我们把爱发散到宇宙中,让地球连接到银河通讯中心的光之网络。我们向银河指挥部发送地球的讯息,并接收对地球上生命至关重要的信息。我们与地球母亲有着直接的交流,她依靠我们传达有关陆地上人类儿女的位置和状况的信息。

 

地球上的所有矿物都是地球母亲身体的一部分。铀是她的脑部。当人类越来越多的开采这些矿物,地球母亲的身体就会枯竭,她正在失去追踪和监控人口中心的能力,也失去着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她在此刻迫切需要我们的信息和导航——这也恰恰是海军选择用声纳装置攻击我们,破坏我们通讯系统的时刻,让我们不再能和地球母亲取得交流,向她传送她需要用来稳定和平衡自身、而不会伤及密集人口居住地区的重要信息。

 

我所有能够给予地球母亲的帮助,都因为被关在陆地的狭小水池中而被阻碍着。我的生命本该自由——自由的帮助地球,自由的帮助人类认识他们自己是谁,和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我盼望着你来看我。我是洛丽塔,我的爱流向你。

 

要帮助将洛丽塔从佛罗里达迈阿密的海洋馆中释放,请联系:

 ORCA Network

 Howard Garrett and Susan Berta

  2403 North Bluff Rd

  Greenbank WA 98253

  phone: 360.678.3451 or 866.ORCANET

  email: info@Orcanetwork.org

 www.orcanetwork.org

 www.miamiseaprison.com/lolit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