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0

 

 

[ 一个门徒说:我是个诗人,事实上我是一个神秘主义诗人。但我受够了它……我想结束,做点别的,但我不确定那是什么。 ]

 

[ 奥修检查他的能量。 ]

 

奥修:

 

我看不出你是一个天生的诗人,不,根本不是。

 

你选了一件并非你天命的事情,做一个神秘主义诗人甚至更难。几千个人里,只有一个是天生的诗人。几千个诗人里,只有一个是神秘主义诗人,它是一个非常非常罕见的特质。如果它有,它就有,你没办法把它生产出来。如果你试图生产它,你或许能成功的写出一些诗,但你不会感到满足,你会觉得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选点别的,是时候了。你已经觉得必须有所改变,选点别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别着急,别急着选择,等待。不然有时候会有这种情况,你只是出于反应而做出选择。开始玩一些事情。不是你已经选好——只是玩一玩,或许有些东西就会蹦出来。但你不是一个神秘主义诗人。别浪费你的时间。

 

你能成为一个神秘家,但你不是神秘主义诗人。成为一个神秘家是完全不同的。所有的神秘家都不是诗人,所有的神秘主义诗人也都不是神秘家。有一种可能性,你或许能成为一个神秘家,但那会是你的经验;表达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要毫无必要的把自己拖进任何不会自动发生的方向。

 

我感觉你热爱诗歌,但你不是个诗人。你爱神秘主义诗歌,但你不是歌诗人。出于爱,你开始写诗,但那些事情没办法通过爱来做。它们只发生在你被它们占据,你被恶魔附身时……当恶魔把你逼疯。它简直就像是发狂,一个真正的诗人是被占据的。

 

有些时候他被某些未知的能量占据了。他受苦,他陷入剧痛,因为有些东西在把他用作工具。没有哪个伟大的诗人活的开心,那不是诗人的命。

 

每一个诗人的生命都是悲惨的,原因在于他必须屈服于某些未知的能量。那份未知的能量占据他,刺激他,强迫他撰写一些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他甚至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撰写这些东西。你极少能找到一个狂喜的诗人。疯狂,痛苦,想自杀,精神失常……这些事情发生在诗人身上。最伟大的诗人几乎是活在地狱里,他们不是开心的人。

 

所以别为之挂心,直接把它忘了。相反,做一个神秘家,静心,做一个神秘家。开始玩一些事情——绘画、音乐,任何你热爱的事情。但要尝试很多事情,无论什么让你有共鸣,就投入其中。至少两年时间,把诗歌彻底忘掉,两年时间,去别的领域转转。

 

首先成为一个神秘家……这才是关键,因为那会让你品尝到神秘。如果出于那份品尝,有些东西开始流淌,那是另一回事。但那对你来说不会是痛苦,它不需要你有任何努力,它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一个人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那种神秘体验能用一千零一种方式来表达。禅宗一直通过绘画,通过诗歌,通过书法,通过舞蹈,通过陶器在表达它。一个人永远也不会知道!但人不需要为此做决定。

 

你没有成功,这是好的,因为有时候有这种情况,某些事情不是你的天命,但你在它上面是成功的,那么你一辈子就完了。你能变得成功,那会是一种投资,那么你就没办法改变它。

 

我认识一个诗人,他憎恨诗歌。每当来找我,他总是谴责诗歌。我问他,“为什么你不停下?”他说,“我停不了,因为我已经出名了。在这件事情上我是出了名的,我没办法停,这就是为什么我甚至更狠它。从一开始这就不是我想干的!慢慢的,慢慢的,我进来了;慢慢的,慢慢的,我变得娴熟。我也成功了,但内心深处它并没有在流淌。”

 

你有了一个很好的洞见,最好停下,有所改变。永远都不晚。你年级多大了?

 

[ 这个门徒回答: 46 ]

 

42-49 岁,这是人们获得这个洞见的时候,当人们回顾自己的一生,当他们开始审视自己这辈子都在做什么。巨大的改变发生在 42-49 岁之间,一个人再次思考各种事情。

 

到了 42 岁一个阶段基本上结束了,那是性的阶段, 14 岁的时候所创造出来的。人到 42 岁了,那股驱动力,那个阶段开始冷却了下来。另一个意识的类型开始升起,宗教意识。一个人开始思考不同的事情。

 

一个人或许一直在赚钱,做生意,争权夺利,写诗,文学写作,做这做那。但人到 42 岁就必须重新思考。现在上半辈子已经过了,下半辈子……下坡的部分,嗯?这曾是上坡的任务,现在一个人开始下坡,现在一个人必须为死亡做准备。

 

这时候人们开始对静心感兴趣。他们对祈祷,对宗教产生了兴趣,他们对彼岸产生了兴趣。所有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开始变得幼稚,那些都是玩具。找点别的事情!

 

摘自 : OSHO The Sun Behind the Sun Behind the Sun

https://mp.weixin.qq.com/s/GhD46LqAJMngpxp4e4Uypw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