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1

 

 

问题:奥修,为什么新生代对父母来说是个大麻烦?

 

奥修:

 

Narayana (提问者),因为新生代更聪明。聪明带来麻烦,这是自然的。新生代应该更加聪明。进化就是这样发生的。每一个新生代都会比上一代人更聪明。你的孩子会比你更聪明,你的孙子会比你孩子更聪明。

 

这是一个动量,一个累积的动量。你站在诸佛的肩上——整个部分都是你的。

 

比如说,在我的存有里,佛陀是一部分,耶稣是一部分,亚伯拉罕是一部分,克里希纳是一部分,穆罕默德是一部分……那样子,佛陀比我穷,耶稣比我穷。一些未来开悟的人会比我富有,因为我会是他们存有的一部分,但他们成不了我存有的一部分。进化不停的累积动能。

 

每个孩子都应该比父母更聪明——但那会带来麻烦,因为那会冒犯父母。父母想假装自己无所不知。过去很容易假装,因为除了父母的口头交流,没有别的传授孩子知识的方式。

 

比如说,一个木匠的儿子会从父亲那里学到一切他能学到的东西。父亲不只是父亲,也是老师。儿子总是敬畏和尊重父亲,因为父亲知道很多——他对各种各样的树木、木头、这个那个全都知道,儿子一无所知。他对父亲极为尊重。

 

过去,年龄常常被尊重:在古代,一个人越老,他就越智慧,当然是这样,因为他经验丰富。但现在我们已经发明出了更好的沟通方式。

 

父亲不再是老师,现在教学已经成了完全不同的职业。孩子去学校上学。父亲是三四十年前上的学。在这三四十年前里,知识有了大爆炸。孩子会学到一些父亲意识不到的东西,当孩子回到家,他怎么会感到敬畏?因为他知道的比父亲多,他比父亲更紧跟时代。父亲看起来已经过时了。

 

这就是问题,问题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因为我们的期许是过去的,我们仍然想要孩子像过去一样尊重父母——但整个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现在你必须学习一些新东西:开始尊重孩子。

 

现在,新的应该比旧的更受尊重。开始从孩子身上学习,因为他比你更知道。当你儿子上完大学,他肯定比你更知道。

 

那是我在大学时的经验。我的一个哲学教授经常讲废话,因为他是 30 年前上的大学。那时候,当他还是个学生时,黑格尔、布拉德利是哲学界的泰斗。现在没有人在乎黑格尔、布拉德利。现在维特根斯坦和 G.E. 摩尔已经取而代之。

 

这个教授完全不知道维特根斯坦,也完全不知道 G.E. 摩尔。他太过时了,以至于我必须告诉他,“你太老了,你太没用了,要么你开始阅读哲学界的新作,要么你别教了!”

 

很自然,他非常生气——我被学校开除了。他写信给副校长,说,“要么我继续教,要么这个学生留在学校里。但我们没办法共存——他是个麻烦。”

 

他没有准备好去阅读维特根斯坦。事实上,我能理解他的问题:即便他读了,他也明白不了。跟黑格尔相比,维特根斯坦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他经常谈论休姆和伯克利……这些名字都烂了,不再有任何意义——已经成了历史,成了脚注。

 

这就是问题所在。 Narayana ,你问我,“为什么新一代的人对父母来说是个大麻烦?”

 

他们并非真正的问题。你的期待——他们应该尊重你,他们应该尊重你,就像孩子总是尊重父母一样——这是不可能的。你开始尊重他们。你开始尊重新的。

 

年龄本身现在成不了尊重的理由。聪明才智、意识,它们应该得到尊重。如果你尊重你的孩子,他们也会尊重你。但是只有你尊重孩子,孩子才会尊重你。过去的方式是,你用各种可能的方式不停的羞辱孩子,不停的侮辱孩子,而他们必须尊重你——现在不可能再这样了。

 

牧师的妻子在购物时,留意到面包店上的一个牌子,“ Dam Ham (该死的火腿)在促销”。她被这样的名字吓了一小跳,就问面包师为什么用这样亵渎的描述。他解释说,这是来自于 Hoover Dam 先生饲养的新品种猪,所以才起名叫“ Dam Ham” 。她便放下心来,决定买一些回家,为家人做晚餐。

 

(注: Dam 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该死的,另一个是姓氏。在此将 Dam Ham 译为“丹氏火腿”)

 

她丈夫回家时,她正在做饭,他问,“晚饭吃什么?”

 

“丹氏火腿(该死的火腿),”她说。

 

牧师从没在家里听到这种话,就开始责备她,但等她解释完,他因为怀疑妻子而有些尴尬。

 

那天晚上他们坐下来跟 6 岁的儿子用餐,牧师讲话很优雅,接着说,“请把丹氏火腿(该死的火腿)递给我。”

 

这个小孩抬起头,眼睛睁的大大的,他说,“爸爸,现在你讲人话了。把那该死的土豆递给我!”

 

From 摘自: OSHO The Fish in the Sea is Not Thirsty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