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萨拉博士  201877

采编:周周 翻译:正向

2018-07-11

 

 
前美国空军外科助理埃默里·史密斯在他最近一次接受《揭露宇宙》采访时透露,1992年至1995年期间,他经常在位于新墨西哥州科特兰空军基地的机密项目中与外星人一起工作。

 

在接受《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大卫·威尔科克的采访时,史密斯描述了不同的外星人群体,这些外星人协助他对其他非地球生物进行尸检:

 

其中一些科学家和医生实际上是非地球起源”——这是他们使用的术语——他们是志愿者,是外星人。他们要么是通过隔离程序自愿来帮助我们的,要么是被抓到的外星人俘虏,因此他们有时会感觉很糟糕。

 

甚至在我们击败他们,抓住他们,并对他们做可怕的事情后,他们反过来还真诚地想帮助我们,和我们呆在一起,告诉我们他们自身的生理表型(指个体形态、功能等各方面的表现,如身高、肤色、血型、药物耐受力乃至性格等等),告诉我们关于他们种族的事情

 

我可能实际上是在协助外星人,帮助他们完成任务,不管那是什么任务:使用设备采集频率,或者采集组织样本,或者对尸体进行特殊测试事实上他们可以扫描整个尸体,然后再进行3D打印...

 

史密斯断定上述外星人是仁慈的,尽管他们有着可以用作武器的高级的心灵能力:

我会说他们是仁慈的,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人道的思维过程。他们比我们聪明多了。

 

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利用心灵遥感和心灵感应能力伤害我们,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史密斯解释说,外星人展示了一种温暖友好的氛围,这是与他们并肩工作的人类科学家的亲身体验:

 

史密斯:在这些外星人的旁边,顺便说一句,包括蚂蚁人螳螂人,你在他们的能量场中都有一种非常美好的感受。

 

事实上,在这些飞船上工作和在外星人身边工作的人,都能得到一些神奇的治疗效果。

 

大卫:那是怎么回事?

 

史密斯: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认为是某种频率的电磁让他们的身体产生了非常非常高的振动。他们实际上能使我们的振动频率上升,所以我们的细胞会在特定的电压下运行,这样我们自身的细胞就可以进行自愈了

 

这不需要你去做什么,因为很多能量都来自于他们的心灵遥感和心灵感应,所以你实际上会感到快乐。

 

就像你在晚上走进一个黑暗的房间时会发冷,因为你可能会感觉到鬼魂,但这里的情况恰恰相反,他们会让你心情愉快,你的身体也会因此而振作起来。

 

史密斯提到了一场与一群外星人有关的事故,他称之为蚂蚁人(昆虫人),他们协助史密斯检查了在一场工业事故中丧生的他们的一些同胞:

 

史密斯:有一个大项目,他们在那里发现了很多被某种化学物质杀死的蚂蚁人。我记得有很多人是被卡车运进这个设施里的。

 

大卫:你知道这些伤亡发生在哪里吗?

 

史密斯:不,我不知道。我认为是在北美洲的某个地方。

 

大卫:那么是在地下设施里吗?

 

史密斯:是的,我想他们是不知何故被发现的,我认为他们可能是在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地区以某种方式被带走的。

 

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他们确实带来了许多生物。这些生物都是窒息而死的,他们的肺被完全烧坏了,他们的一些粘膜和眼球也完全被烧坏了

 

因此,这些蚂蚁人科学家实际上是在提供帮助,试图找出这些个体发生了什么事。

 

大卫:现在在房间里活着的蚂蚁人和那些死去的蚂蚁人是一样的吗?

 

史密斯:是的,是完全相同的类型。这是我第一次在外星人身旁感受到悲伤。

 

大卫:真的吗?那是什么感觉?

 

史密斯:这真的让人很难过。那是...[史密斯感受到强烈的情感,所以停了下来,转过身,泪流满面]对不起

 

蚂蚁存有的插图,资料来源:Gaia.com

 

史密斯描述了他在组织提取方面的专长,包括如何研究位于前面的蚂蚁人尸体附近的外星飞船:

我被引入了他们所说的多层次项目,这意味着不仅仅是我在那里收集一块组织,实际上你收获了很多不同种类的组织,同时也在研究这种外星生物的技术。

 

因此,这些项目有多达三个团队的15名科学家、医生和技术人员组成, 他们只从事一项工作和负责一项技术...... 

 

他们通常把外星人和飞船分开。所以你可能有一个不太远的隔间,可能在300米以内,非常接近。顺便说一句,因为这些东西在地下是非常分散的,你知道其中一些基地直径高达10英里。

 

你将拥有这个存有他们是分开的。然后你就会在另一个隔间里拥有这艘飞船。这些都是非常干净的地方,我可以详细描述。

 

在前一篇文章里我报道了另一次采访,史密斯描述说,他被带到了一个很大的半球形的房间,在那里一艘外星飞船正在进行逆向工程。

 

史密斯回忆说,他曾与昆虫类外星人(蚂蚁人和螳螂人的实体)、类人型外星人(大角星人)、猿猴人(聪明的猿类生物)、爬虫人甚至类似岩石的生物一起工作:

 

 

其中一些看起来像岩石,像这样就像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神奇四侠》之一。而他们却不是像电视上看起来那么硬,他们实际上有一种海绵状的感觉,就像一种真正的海绵状体,那种非常多孔的材料。

 

他们通常是金色或橙色。他们很结实,有一个巨大的克罗马农人Cro-Magnon型头骨,有点大大约是我们头部的两倍大,就像我说的,看起来更健壮。

 

他们已经在很多项目中以许多不同的方式被发现。

 

史密斯的证词有助于证实先前关于告密者与外星人一起在机密设施里工作的说法。 

 

其中包括航空工程师比尔·乌豪斯Bill Uhouse,他说,他曾和灰人一起工作,他们在空军的机密设施中协助逆向工程飞船的研究。

 

前美国空军雷达跟踪专家尼亚拉·伊斯利Niara Isley说,她亲眼目睹了灰色生物和爬行生物的存在,这是一个机密项目的一部分,在那里她遭到了人类特工的伤害。

 

一位微生物学家丹尼尔·克雷恩·布里希Daniel Crain Burisch也说,他和一个灰人一起在一个机密设施里工作,以便更好地了解他的生理和医学需求。

 

前保安托马斯·卡斯特罗Thomas Castello声称他曾与爬虫人一起在杜尔塞Dulce地下基地里工作,当时那里正在对被绑架的人类进行生物实验,那些被绑架的人往往在被送回之前又被带走。

 

美国空军前气象预报员查尔斯·霍尔Charles Hall说,他观察到了高白人外星人,他们帮助美国空军研制了用于短程星际旅行的原子动力宇宙飞船。

 

最后,史密斯的证词证实了比尔·汤普金斯的说法,即美国海军间谍观察到纳粹科学家在20世纪40年代的德国秘密太空计划中得到了爬虫人的帮助。汤普金斯还说,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有着人类外观的外星人已经渗透进了道格拉斯飞机公司和其他美国公司,并秘密地协助美国海军发展其秘密太空计划”——太阳典狱长。

 

史密斯的资历和文件证明,他1990年至1995年期间曾在科特兰空军基地担任外科第一助理。此后,他一直在医疗行业工作,还获得了专利,并参与了创新科学研究。所有这些都支持了他惊人的说法,即他参与了250个外星实体的尸检,并在他的秘密服役期间提取了大约3000个外星组织样本。

 

史密斯的信息证实,来自不同国家的科学家在数十年的机密项目中,在研究外星生理学、先进的医学科学和反重力航天器的研究方面得到了不同的外星人群体的帮助。尽管官方宣称还没有被发现外星生命,但史密斯的证词揭露了与外星人有关的机密项目的发展。

 

Michael Salla, Ph.D. Copyright Notice 

原文:https://www.exopolitics.org/extraterrestrials-working-with-humans-in-usaf-classified-programs/

译文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lkufUZVDCysH217a7JNfag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Extraterrestrials Working with Humans in USAF Classified Programs

 Written by Dr Michael Salla on July 7, 2018.

 Posted in Featured,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8-07-10

 

 前美国空军外科助理埃默里·史密斯在他最近一次接受《揭露宇宙》采访时透露,1992年至1995年期间,他经常与外星人一起在位于新墨西哥州基尔特兰空军基地的机密节目中工作。

 

在接受《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大卫·威尔科克(David Wilcock)的采访时,史密斯描述了不同的外星人群体,他们协助对来自非地球的其他生物进行解剖:

其中一些科学家和医生实际上属于"非地球起源"–这是他们使用的这些人是外星人,在他们被抓获或者通过这个系统自愿提供帮助之后,通过分块的计划,来帮助我们,因为他们有时确实感觉不好,即使我们抓住他们,击败他们,对他们做出可怕的事情。

他们实际上转身并且愿意帮助我们,和我们呆在一起,教导他们自己的生理表型,关于他们自己的种族

不管任务是什么,我可能实际上是在帮助外星人完成任务:使用设备采集频率,或者采集组织样本,或者对尸体进行特殊测试,它们可以扫描整个身体,稍后在上打印出3D身体

史密斯断言外星人是仁慈的,尽管他们拥有高级心灵能力,可以用作武器:

我会说他们是仁慈的。我想说它们是一种非常人道主义的思维过程。他们比我们聪明得多。

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用心灵感应和心灵感应的能力对我们造成伤害或伤害,但是他们不能

史密斯解释说,外星人展示了一种温暖友好的氛围,这是与他们并肩工作的人类科学家感受到的:

顺便说一下,在这些外星人的旁边,包括蚂蚁人和螳螂,你会有一个非常美丽的自我感觉存在于他们的能量场中。

事实上,人们在这些飞船上工作,在一个外星人的附近工作,就已经得到了神奇的治疗。

大卫:这是怎么回事?

史密斯:我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我估计它发出某些频率的电磁场,能够使它们的身体产生非常非常高的振动,它实际上会使我们细胞的振动也上升,因此我们的细胞在特定的电压下活动,因此我们的细胞可以治愈自己。......你不需要的,因为很多这种能量都是透过心灵感应所触动的。所以你感到很开心。你可能会,就像你在晚上走进一个漆黑的房间里会全身发抖,因为你可能怕会见到鬼。而事实上刚刚相反。牠实际上会让你开心。牠实际上会让你心情愉快。你的身体会感受到这个。

史密斯提到了一起涉及一群外星人的事故,他把这些蚂蚁人称为"昆虫类",他们帮助检查了在一次工业事故中丧生的他们的一些同胞:

埃默里:在一个大项目中,他们发现许多蚂蚁人被某种化学物质杀死。我记得,有很多是被运进工厂的,实际上是用卡车运来的。

大卫你知道这些伤亡发生在哪里吗?

不,我不知道。我相信是在北美洲的什么地方。

大卫那么在一个地下设施里?

埃默里:是的,我想他们是不知何故被发现的,而且我认为他们可能是在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地区以某种方式被带走的

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他们确实带来了许多生物。这些人都死于窒息,他们的肺完全烧坏了,他们的一些粘膜和眼球也完全烧坏了。

所以这些蚂蚁人科学家就在那里,他们在帮助,试图发现并观察这些个体的情况。

大卫:现在在房间里活着的蚂蚁人和死去的蚂蚁人是一样的吗?

埃默里:是的,完全相同的类型。这是我第一次在外星人身边感受到悲伤。

大卫真的吗?那是什么样子的?

真的很让人难过。那真是......[埃默里感到强烈的情感,停止,转身,泪流满面......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