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禅定以后,慢慢体验到呼吸快要停止,体验到喜的状态,乐的状态;继而体验到内心充满光明,全身沐浴在光明的温暖当中,有时体验到身体快要爆炸的感受。继而体验到身体轻安的状态,身体的每个细胞散发快乐的振动,仿佛融化在宇宙性高潮的状态。有时体验到身体和虚空融为一体,变成大海,变成天空;有时感觉心无处不在,有时又感觉身体停留在一个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地方;有时在一个似想非想的境界沉睡。

 

经历这些梦境般的旅程体验,慢慢体验到内部气息停止的状态,身体和心理都停止活动,一点杂念都没有,无苦也无乐。

 

假如不执著于这些觉受,也不认为这就是最高的境界。对心不修不整,不观心不观空。也不试图创造奇迹,只是保持清明自然。心就会继续沉降,终于到达它的根部。到达一个不可能再沉降的地方,一个不可思议之处。因为这里丝毫的努力和想象都用不上。因为它太平庸无奇,自然得仿佛本来就该如此。清凉和寂寥就是它的感受,但是却有细腻如丝的极乐微妙。

 

这就是我们的自性,我们的本来面目。奇妙的是它并不是通过禅定而来,因为它本来就有。但是没有禅定,它似乎就像一个害羞的人,很难轻易让人看见。它的本质不是“有、无、非有、非无”可以理解。其实对心的转化、净化、修正等等都和它无关。“菩提本无树,本来无一物”说的就是它。

   

只有一个有着非常清净的心和专注的人才可能探见它,而且不一定靠禅定,只是靠了悟。有些时候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的顿悟,比如禅机到来的时候,或者特别绝望的时候。

 

这就是明心见性的状态,但是据我的观察这时候很难看得够彻底。因为禅定力度不够。如果是禅定,在中途也可以有模糊的认识,比如心轮完全打开的时候,会体验到和虚空一样的感觉,或者如如不动的光明。

 

但如果真的明心见性了,自我感就有被严重削弱的感觉,而非增强。头脑肯定会经常处于寂静的状态,如果习惯禅定的,会感觉大脑主管思维和逻辑的部分被关闭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人开始变得有智慧,因为这些智慧不是由头脑的经验来的。而是依赖心灵的直觉。

   

人对于拥有一个自我主体的感受完全是依赖感官、知觉、概念、思维而来的,因而是因缘和合、不恒常的。它其实不是叫小我,应该叫假我更合适。明心见性至少让人明白我执是子虚乌有的。但对普通人而言,所有恐惧、傲慢、嫉妒、分别、痛苦和快乐都和这个我执有关。

   

明心见性放下了我执,证到了人无我。所以看待一切就像看梦中之事一样。有一种独立世界之外的姿态。但是因为还没有证到外境的一切人和事都和我执一样是空性的,所以烦恼的根并没有完全消除。遇到一些外境扰动还是有烦恼的出现。

 

对于一个突然顿悟的人可能需要花很多年来达到这一点,内心体验和外境的合一,在生活中磨练心性来培养心量。让心量像虚空一样广阔可以承载万物。

对于一个长期禅定的人,一旦他达到明心见性,再进一步到达证悟完全的空性,时间会非常快。

 

证悟空性是一个特别的经验。因为那意味着诸如“神在一切的里面”,“全一体”的感受不再是一种思想概念或想象,而是切切

 作者 : 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