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重生时,你们将进入2个不同的方向,而且有些人将去第3个星球.由于你们将去2个不同的星球存在中,所以就会有2种不同的事情发生.因此根据你的问题,在某个情况下,答案是"";而在其它的情况下答案就"不是".对于那些已经发展到某点,将去"更快"进化的星球,并携带比他们所期待的还要巨大包裹的人来说,答案就是"".因为他们将携带着更大的,被你们称之为"记忆(过去知识)"的包裹.

 

换句话说,所有"部分自我","可能自我"和所有"真正的你"体验过的不同"人生"都将成为一整个包裹-在这点上,想想你离开时将携带怎样的包裹吧. 但那儿还没有很多人准备好做出这样的改变.所以那些将携带巨大包裹的人,在重生发生时将出现"显著"的改变 - 你也许"知道"这点,也许"不知道".所以这个答案是双向的,然而,谁将告诉你你将去哪儿呢?我们无法告诉你.没有人能告诉你.当然,他们能"告诉",但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只能看到物质层中的你.从这点看,那并不是"注册在案".真正的"注册在案"源于你的内部.那是个体之内的"知晓" - 所以那些"告诉"你的人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

 

无论怎样,这都没关系.无论你是生或死,是粒子还是波- "我就是我所是,而且我将继续存在" - 若你非常"确定"这点的话,那就没有关系.这也是"分裂"开始发生的地方.因为那些有着"内在知晓"的个体,无论在哪里都没有关系 - "如果我在物质层,我就在这里.如果我在非物质层,那也没有关系" - 因为"我知晓我是!","我知晓我存在" - "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我对此感到非常'安全与确定'"-他们可以去任何地方,能做任何事情,因为他们当下所在的地方对他们而言才是"重要".

 

当能量不断转移移动的时候,你们要么变得越来越"害怕",变得对很多事物保持谨慎,要么就将变得越来越"自由".若越来越自由,你就能放松,并被""入未来 - 而不是去预测/预期等做所有那些事情 - 就这么简单.

 

你看,从我们的角度看这是非常"简单",因为我们能够看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你们坐在小小的物质身体中害怕 - 而我们也很难跟你们说:"但你到底在怕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你将去哪里和将发生什么等等,所有这些事情都取决于""所在的进化阶段.

 

其实这与睡觉一样.你们并不害怕晚上睡觉...不过我应该说那儿还是有人害怕,这就是失眠的原因,他们"害怕"闭上物质眼睛.如果你不害怕,就能够离开.而在这种离开中,一切都将开放与不同.

 

问题人类对地球的破坏是否只会从我们对地球的"群体现实角度"产生影响,还是会影响到更深的层面?

 

DATRE: ,这里唯一的问题是:你越投入与改变你们的星球,地球本身也将发生更多改变.这个星球知道它想要什么和不要什么.所以当这个星球上的一切越改变,这个星球也就越能够改变.换句话说,那儿有很多星球上的存在们都不会"干预或影响"他们所在的星球.他们把星球当做它所是,"尊重".那是与星球"一起"工作,而不是"摧毁与破坏".因此,当星球上的任何存在们离开它时,星球都不需要做出各种改变,因为那不会对它造成任何形式上的"破坏".可一旦星球上的个体做出越多改变时,那就是更大的改变将要发生之处 - 就是这么简单. OK

 

问题请问所有可能性的地球都会经历重生吗?假如那儿有一种可能的人类采取了一种完全不同的课程,他们是否也会在类似的"时间",通过重生进入他们那种可能的人类进化中呢?

 

DATRE: 正如我们所说,那是宇宙时间.这里的一切都有宇宙时间.你们的星球没有掌控这个"时间",人类也没有掌控这个"时间",那是"宇宙时间/节奏/调速/定时",它与任何物质形式或星球形式或其他任何个体没有任何关联.它是一种"进化"的过程,而进化拥有自己的"宇宙时间/节奏/调速/定时". 它也与"我们"-Datre,与所有的我们都无关 - 我们无法改变所发生的,那不在其间...我们只是"观察"与创造""的东西.

 

但是,当一切被设置进入运转中...当你们的星球被设置好,并有了在上面发展的"居住者"-在这个特定的进化区域中,有开始就会有结束.或这么说:当那个"宇宙时间/节奏/调速/定时"到点后,它就到点了.没有什么会被破坏,没有任何东西会被破坏.唯一发生的就是"改变".事实上,这不是"",它已经持续了万古永恒的"时间",那是你们无法理解的,除非用你们谈论的数量"十亿"来举例-然而,你们当中很多人连"十亿"美元钞票的样子都无法想象,甚至不知道十亿美元会占据多少空间.我的意思是,那都是类似的.它是一个"观念(完形概念)",而观念(完形概念)是在不断变化中的.

 

问题在日常生活体验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类似的事情并忽略它 - 也就是说,只要每一天有开始,就会有"结束" - "结束"到达时,事情就会改变.

 

DATRE: 这是正确的-没什么两样. 但你们已经习惯于这么做了.你们习惯醒来,习惯睡觉.而且更令你们惊讶的是,你们同样也习惯于死亡 - 只是你们不会这么承认罢了.无论怎样,你们都习惯于做这些事情,而且已经做了相当长时间.现在,改变的时候到了.改变是必要的.

 

为什么不开始生活在一个没有"死亡地带"的星球上呢?它是"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决定要有的东西,所以你们有了一个死亡地带.但是,为什么不"进化"入一个没有死亡地带的阶段呢?为什么不"进化"入一个不需要睡觉的阶段呢?为什么不能有一个你不需要让它去睡觉的身体存在呢? - 你不必喂养它,不必给它穿衣服,不必买所有这些东西?为什么不生活在这样一种存在中呢?

 

我的天啊,你们无法忍受"自由".John,你在大笑,但我是认真的,我是严肃的,而那就是其中一些人将要体验的.只是那些人的数量将非常非常少,因为大多数的人无法处理这样的情况.每个人都说:"我要自由,我要自由" - 但你给他们大量的自由,他们能做什么呢? 他们只能崩溃,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如果你"确定/知晓"自己是谁,那没有问题,因为"不同"对你而言就是有趣的.不用担心做饭,打扫房屋,工作,喂养孩子,呆在汽车或飞机或轮船上等等,而是不停创造,创造,创造,这不是很有趣吗?

 

然而,若你给他们这些"自由",他们将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并变得困惑,也许还会发疯.所以你看,要从一个存在进入另一个存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除非你知晓你是谁.我们坚定的强调这一点,因为需要这样.把你从"天上掉馅饼"的想法中抓出来,因为你要做的伟大的事情就在这里!就在你当下所在的地方.有人说:",我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如何如何..." - 那么,你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那儿必然有个原因,一旦你找到原因,就能让自己从中出来.

 

曾演过超人的克里斯托弗·里夫就"完全"知道为什么他处于这样的情况中 - 完全的.为什么他挣扎与战斗,因为他正在为别人树立榜样,"推动"他们去寻找物质层中所发生的事情的答案.他在"推动"那些领域 - 而那就是进化.你可以让所有的这些人都坐在轮椅里,但是,有多少人会试图去寻找问题的答案呢?他们没有寻找答案,因为把身体放到轮椅中并忘掉它是最容易做的事情.

 

你们当中有人正在奋力争取答案,并正""着与之有关的事情,而不是坐在那儿抱怨."知道"他在做什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这样的人数是极少的.那儿有人说:"我来到这里肯定是为了什么",然后他们到处环顾四周,环顾四周.如果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那就去做些什么!-"我来到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 - 是的,你来到这里是有原因的,而你知道那个原因是什么,就是学习尊重"真正的你",并以你能找到的最大的快乐做你想做.那可不是看着别人,而是转过身来,看着"你自己",然后根据你的情况尽力做到最好.

 

他们说:"看啊,那些亚利桑那州的印度穷人坐在他们的棚屋里,那些小圆屋,在炎热的夏天,生活在那些平原上.,这些可怜的穷人,我们应该给他们建造房子"- 但他们却是开心的.当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为什么你要让别人都像你一样?我们今天要讲偏题了,继续.

 

问题如果"可能自我"能与我们合并,那我们是否也可以不与他们合并? 或者这是否都是一样的?

 

DATRE: 一样的,除了"可能自我"-我想说的是,大多数可能自我都在你们称之的线性"时间"地带或"时间"跨度中.所以,为什么你想返回"过去"?他们想与你"合并",因为你的体验将你带到了你今天所在的地方.为什么你想回去住在只有马的鹅卵石街道中,以及垃圾到处乱扔的时代呢?

 

为什么你们想那样做?为什么你想进入那""存在中?为什么你想回到你的祖父母的时代呢?那时厕所中没有淋浴,没有洗衣机,烘干机?一个女人想回到并生活在那种存在中吗?你可以加入一个生活在那个时代中的"可能自我".你要站在浴缸中用肥皂擦洗衣服,然后半夜走到一个满是大雪的洗手间上厕所,在零度以下冰冷的天气中,你想这么做吗?

 

你们的幻想往往让"过去"的所有一切看起来都光彩照人 - 但你想那样生活吗?回去进入一个"可能自我" - 即使到了现在,你们还会说:",莫扎特,贝多芬,梵高,真是太棒了" - 你想生活在这样的存在时间中?

 

对物质层而言,你们已经进化了; 或者对你们的"头脑"而言,你们的"想象""理解"也都进化了.当然,你可以回到一个"乏味"的大脑存在中.但我不认为为什么你想回去."回去"并不那么好.当你们发展的更远,当达到某个时间点后,你们又将说"目前的现在"并没有那么好.所以,回到过去,我不认为那有什么更大的优势.

 

问题这样一种决定是在什么"级别"下做出的?

 

DATRE: "真正的你".你最深的"本质"渴望体验 - 那也是做决定的"级别".现在,这里的区别是:"真正的你"想为你的进化经历特定的体验-可你们不理解.然后你们说:",为什么这个和那个会发生?"-一切都是那么的悲剧.好吧,如果你被给予一场体验,你理解那场体验,并能"穿"过它,那么你就不用再经历类似的事情了.但若你没有从中学到什么,你就会一遍又一遍重复经历.

 

如果你观察的话,有多少人一遍又一遍做着相同的事情?我能给你一个好的例子 - 疗愈.你们星球上的极大多数人,每个人都会生病.你们经常在广告中看到药物广告...你应该100%服用这种药,吃那种维生素等等.你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你们不断吃药,因为你们认为这就是答案.

 

OK,疗愈.他们能进入一个有很多人的房间,想被"疗愈".有人碰触他们,他们就被治愈了.他们丢掉拐杖,走出去,一切就算好了.好吧,那么一年以后呢?他们又得了其他的病.他们无法持续被"疗愈",因为"真正的疗愈"不是物质层面.如果"心理/精神"是好的,身体也会是好的.

 

你们还有胃疼 - 新能量的进入导致大家胃疼.每个人都感到有点点不适,一点点恶心,一点点这个,一点点困倦等等-那么,就一定要有个药丸来照顾身体.OK,但你是否想过把注意力从身体上转移开呢?当你试着转移注意力,让身体去照顾自己,而你去照顾你想在身体里做什么的时候,效果就会是惊人的.也许你会发现自己胃疼好几天,可那有什么关系?你就不能忍受一点点不适吗?

 

为什么某些得癌症的人,当他们身上某个部分的癌症好了,然后身体的另一部又患上癌症?为什么他们的癌症会转移到其它部位?停下来好好想想-为什么?为什么那些个体想不断经历相同的体验?

 

开始问自己问题吧.找到让你满意的答案,然后从那里开始工作.但是,正如我们目前对这个星球的感知,每个人都有些"毛病".你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感觉不适,有人有鼻窦炎,有人感冒,有人有关节炎-如果你进入一个100人的屋子,并询问每一个人,就会发现每个人的物质身体多少都有毛病.为什么呢?你回答你自己的问题.

 

问题请问"概率和时间同步系统"的想法是否不可能由头脑来构思?或者我们只是缩窄了头脑思维的使用范围?

 

DATRE: 宇宙时间/调速/定时并不由你们来管理.那是一个宇宙通用的时机,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的线性时间曾有过许多跨度,但这个跨度已经结束.现在,你们正在与一种伪造/暂时的时间工作.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日子没有一天是一样的.

 

你会说:"今天发生什么了?怎么一下子就过完了?太短了" - 接着你旁边的人又会说:"这可是我经历过最长的一天".如果你能觉知到的话,你们现在已经在为自己设置时间,而且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

 

你们正在运行一个被我们称之的"伪造/暂时时间",是因为与宇宙时间相关的其他事件需要符合一致.然后,当所有的一切符合一致后,一切就都会改变,一切也都将同时发生.那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但属于你个人的时间是你自己的.

 

JOHN: 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他的问题集中在概率与同步时间上,他认为我们没有"互动"与理解的能力.大脑系统是否会关闭我们对概率与同步时间的理解能力呢?

 

DATRE: ,你的意思是:可能自我?

 

JOHN: 是概率与同步时间系统,能够让我们获得一次性的理解或者我们的系统是否把大脑关闭了,以至于我们无法理解它或者它是无法在第一时间被理解的?

 

DATRE: ,它从来都不是在第一时间就能被理解的.那是还未被理解的内容.这里唯一发生的事情就是物质结构中的"成长",以达到为体验不断进化的那一点.那是被放入运行的"群体","群体"进化到了你们目前所在的地方.是那些在物质结构中运作的个体们将物质结构进化到了目前的样子.

 

然后,你们将从哪里继续呢? 假如那儿没有重生,假如你将继续呆在这些物质身体中,并知道"群体意识"会把这些身体导入什么样的方向,然后,你们会如何结束呢?你们不知道.你们也许会决定多要几个手指头或少长几个脚趾头.我们需要脚趾做什么呢?你们可以不断地"改变"物质结构.

 

回到过去的时代,看看那些做过大量体力劳动的人们,他们的身体就有着不同的结构,虽然你们会把他们画成一样,或他们"看起来"都一样.但他们却有着完全不同的身体结构,因为他们需要做艰苦的劳作.而你们现在已不需要像以前的人那样劳动了.你们已经"进化"了物质身体.那一直都是进化的过程.我有回答这个问题吗?

 

JOHN: 我想你们回答了.

 

DATRE: 好的.

 

JOHN: 你们搞定了.

 

DATRE: 我搞定了!

 

问题赛斯说意识有一个内置的防御机制,那是什么?

 

DATRE: 我不知道,一点也不清楚.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如我们以前所讲:意识""! 所以在物质身体中使用意识是另一回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无法理解这点.

 

JOHN: 听起来好像意识有一种身体的类比和内置免疫系统,不会"允许"破坏或扭曲到某一程度.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

 

DATRE: 但它能让你扭曲到任何你想要的方向,那没有关系,因为它都是体验.你无法摆脱意识.唯一你能摆脱意识的时候,是在重生中"分裂",那些进入另一种存在中的个体.然后,他们将不再与被你们所称之的意识运作,而是另一种完全不同概念的意识.

 

JOHN: 如果我们的想法会影响到我们无法觉知的更深的现实世界,那么在这些影响中,是否会有不利的影响呢?反之亦然.

 

DATRE: 一切会影响一切.你看,对每一个不利的影响而言,也都会有有益的影响.再一遍,你们的星球系统是对立的.所以,你们当中主要影响发生在被你们称之的"群体意识" - 那是最大的影响所发生的地方.让我们这样讲,在这个特定的"时间点",群体意识与其他"时间跨度"等等是有关联的.它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很简单,看看目前这个星球上的进化,"群体意识"在隐性或"负面"的暗示中占据着主导地位,这就抑制了那些正在找寻更大觉知的人.

 

这样的群体意识放慢了进化的过程,因为在你们进化的某一点上,你们就像动物那样-适者生存.为了食物,最弱的动物会被杀害.一只狮子会为食物吃其他的动物.它们选择最弱的那只.现在,从这一点上看,你们以前的人类就是以这种方式进化的.换句话说,弱者死亡或被杀害等等.那些较弱的无法跟上,因此他们无法呆在"人类"结构中很长时间.就像你们的小孩子,用你们的表达就是,他们无法成长.

 

而你们目前的星球已经完全是另一种"方式".现在,如果你留意...那些软弱的,无法做任何事情的个体,人们都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不要误解我,我并不是说那有什么错.我只是想说去"观察"那儿发生了什么.你们谈论"巴黎圣母院的驼背"之类-他被关押在某个地方,因为他的样子很可怕.

 

你们还有那些生理或心理上有缺陷的小孩子,但他们已经能参加残疾或智障儿童的奥林匹克比赛了.而以前,他们会被锁到屋子里,不能被看到,因为别人或他们的父母都会藐视他们.或者,如果一对父母有一个残疾的孩子,他们不会让孩子外出,只会把他关在家里.那些残疾人或智障人士都是令人羞耻的.而现在,你们的进化已经来到一条不同的道路上,这已经没有羞耻或对错了.

 

你能看出是事情是在哪里发生变化的吗?那就是"进化",它会进入任何它要走的方向.在任何方向上,是那些有着物质存在的个体"改变"了他们的思维模式.这也是我们谈论"进化"时所说的内容.而就仅仅只是这一个领域,你们的进化就已经完全不同了.

 

事实上,以前并没有那么多生理或心理上有缺陷的人.而现在,他们的数量大增.那些有着生理缺陷的人并不意味着有心理缺陷.你看,你们一直在演变着物质构造.那都是你们的体验.

 

问题请问渴望"战争"或消除"精英人士",是否属于"群体意识"的副产品呢?这样做的话,他们就能有一个"稀释"的结果,以确保维持"群体意识"的现状?

 

DATRE: 那是其中"""群体意识"所做的事情,是的,是的.你看,在某个时间点上,你们的焦点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谓的"货币系统"成为了你们最重要的东西.接着人们创造出枪支等等,为赚钱,彼此杀害对方.但现在,"群体意识"没有拣选这种进化了.换句话说,如果他们说:",如果你想让那个人死掉,你就要向他开枪" - "为什么你坐在这里指挥我去杀他?如果你想让他死,那你去开枪!"

 

你看,这就是发生在你们最后的战争中的事情.那儿有人说:"我不想再做你的肮脏工作了,如果你想杀他们,那你自己去杀".我相信这开始于那些去加拿大的人并没有被派去做别人的肮脏工作.再次的,你看,那就是你们的"群体意识",它会引导你们的进化所进入的方向.

 

但是,那个能指引自己的生活,能获取宇宙心识而不是群体意识的人,就能导向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你们过去的"大脑"只有很少的能力能够连通宇宙心识.这也是其中一个发生改变的地方,而它将不断在更大的层面改变.你们的"头脑"已经在改变中了.你们大脑中的"电荷"在调整,以便能获取"宇宙心识"中的振动与你们工作.

 

做为个体的你们想要改变.这也是为什么进入的能量不同,而这些改变会发生在那些想要改变,不会大喊大叫的人身上.当你为物质身体设置阻力时,你的抵抗就会停止身体的物质改变过程.身体有它自己的日程,它会关闭与停止.如果你"接收"这些频率,随之改变,允许身体做它的事情,你就能够按照你的期望"进化"身体,并能"连通"头脑的不同部分,"连通"宇宙心识.而这些人就是那些能够改变进入"另一个"世界的个体.

 

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将做一些伟大与宏伟的事情 - 也许他们会,也许他们不会,因为如果你还没有设置并理解如何与"宇宙心识"工作,你就无法去到那里.即使你去了那里,也将不知该如何做.你们必须要有"理解",而那是无法从一本书中学得的.那是允许身体"自由",""的进化与""的理解做出改变. 继续.

 

JOHN:这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DATRE: Okay,我还想说一点.我们感谢提出这些问题的个体.让我们这样讲,在很多领域,我们的回答远远超越了问题本身.但我们也有我们的日程,我们能够把这些问题扩展入另一个领域-不过我们要"澄清"的是,也许在那些刚刚开始谈及的领域,我们没有带给你们足够的信息,是因为我们要为了"你们"的理解而回答这些问题,因此会试着将它放慢.

 

或许随着我们的继续,在所有回答的问题中,我们能够"扩展"你们对"为什么你们在这里"的觉知,以及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和你们在试图实现什么."允许","观察",在这些领域里,你就能找到那个被你们称之的最棒的"成长".因为一旦你的"观察"改变了,你对你们星球的看法也会改变.不仅如此,你还将"观察",并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那些"群体意识"中的个人情况.这就是我们试着想让你们做到的.

 

去享受吧...使用与以前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因为若没有理解什么在发生和为什么那会发生,你就会不断以相同的眼光看待事物.然后,如果有一天,你看着某样东西,"观察",发现它"不同",并说:"我怎么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它呢?",接着,你的"进化"就开始了.你可以每天看着同一样东西,但只有在"观察"中才能"改变"一切.这也是我们试着做的,让你"真正生活" - 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你在物质层学习关于物质生活与物质存在的一切.你从中学得越多,就越能欣赏它,也就越能"允许"身体进行它的进化.你将发现"一切"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保证的.

 

每次我们进入,那儿都有人倾听这些文字,阅读这些文字,这些信息不仅进入这个房间,还会在"网上"传播.这些文字都会进入"群体意识".我们"知道"还有其他人捡起了这些信息,他们从来没有"听过"Datre,不知道任何关于宇宙角度的"进化",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些.

 

但他们也会从中拣选些不同的东西.这也是我们试着想做的,因为那些将"进化"的个体,也许比那些想"尝试"的人"更快",因为他们"允许" - 允许非常重要.它对每一种情况开放,"观察"什么正在发生.然后,当你观察什么在发生后,你就能将不同的画面摆放到自己面前-保证的.因为我们"知道"那儿有人正这样做.我们最近提到过某个个体,在一家餐厅的午餐上,JohnAona都为"回复"了那个个体感到惊讶,因为那个个体一点也不知道这些内容,甚至他并不来自美国.所以你看,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人们都能从中拣选,并以"这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以这种形式表述出来.

 

如果有人在网络上听到有关这种信息的评论,就会说:"哦天啊,那个人是高度进化的" - 可那个人并不知道任何关于"高度进化"的事情,那是来自于他们了不起的"知晓""理解".所以我们说,"允许","观察" - 2个重要的词语能改变你的生活.不过不是通过"逼迫/推挤",而是通过允许与观察.

 

我们非常享受这次的对话.一旦John整理好这次的对话,我们会很快回来.我们期待下一场,因为现在你们已经达到知道了足够的背景内容,以便能够理解的那一点了.我们的对话是从零开始的,构建一个背景内容,构建这个点是有必要的.我们将离开了,我们是Datre,再见.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