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双生火焰的旅程之中,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其实没有绝对的追方或者逃方,我们之间的能量链接是非常动态的,双方都会体验到作为追方和逃方的不同感受,这也对我们内在能量的平衡是非常有帮助的。

 

在分离的最初阶段,追方其实并不清醒,她们只是本能的感到失去了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而且往往在没有了解到双生火焰这个概念之前,就敏锐的察觉到,这个人就是另外一个自己,我们之间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当不可分割被分割开的时候,那种极端的痛苦是非常难以承受的,一被分割成二,阴和阳被强硬的分开。我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何种的痛苦可以和这种痛苦比肩。在这一阶段,作为首先感受到这种链接的追方来说,做出种种疯狂的举动都是非常正常的。通常,我们的这种表现也会被旁观者看起来像是对某个人的极端痴迷,尽管从旁观者的眼光来看,这个某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地方,颜值比不过金城武,财富比不过马云,她们更有可能认为我们疯了。

 

逃方在这一阶段的反应就是拼命的逃,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非常地害怕追方,因为在潜意识里,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感受到了这种不可抗拒地链接。但是这种力量太强了,以至于他们的大脑产生一种被威胁的感觉,感觉自己会不由自主地受到这种力量的控制,失去自我,失去自己目前的生活。作为逃方,他们没有办法顺畅地接受这种失控的感觉和世界颠覆的感觉。事实上,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逃跑,就好像一个寄居蟹一样,躲在壳里,闭上眼睛,不管外面如何狂风暴雨,假装一切都很好,一切都没有改变。

 

经历过初始的追逃阶段之后,双方都会经历过一个调整期,在这一阶段,追方的情绪首先会平稳下来,我们疯狂的举动会暂停。这一阶段,追方会首先进入到觉醒和自我完善期。我们会领悟到,过去发生的一切的意义就是让我们关注自己的内在创伤并加以疗愈。外在的一切都是内在的投影,逃方给我们带来的痛苦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我们的痛苦并不是因为某个人而爆发,而是因为这痛苦一直在我们心中,曾经被埋藏的很深,现在完全爆发了而已。这种自我疗愈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课程。在这一阶段,逃方首先也会感觉到如释重负,因为追方收回了那种强烈的追逐的能量,就好像老鹰追小鸡一样,老鹰拼命想抓住小鸡,小鸡拼命的跑,在这个过程中,小鸡的大脑是空白的,只有跑跑跑。他们的神经也是非常紧张的,不能够领悟到任何事物的本质。当老鹰停下来之后,小鸡们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可以先放松下来,吃点东西,真正的回味一下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三阶段,我觉得其实可以称作是怀疑期。在这个阶段,双方其实都会从不同的角度,对两个人的关系产生怀疑和疑惑。作为追方,在情绪平复下来,并且完成初步的自我疗愈之后,她们也许会认为逃方只是给自己带来人生功课的人,也许这就是他存在的全部意义,那么追方的离开是永久的。我们可以进入到人生的下一阶段的旅程之中了,很多时候,我们也认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不幸的是,双生火焰是不会真的离开的,他并不像从前出现过的那些生命中千千万万个过客,尽管你看不到他,他也总是赖在那里不走。我认识一些双生火焰,经过了几个月,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他们之间的能量一直在纠缠,没有办法断开。对我自己来说,我们很长时间完全没有任何联系,我删除了他所有的照片,短信,从来不去看他的社交帐号,但是绝大部分的时候,每天早上他总是第一个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不管白天我做了什么,努力完全不想他,在夜晚的时候,他也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有的时候,我在和别人说话,脱口而出的却是他的名字。让他从我的脑海中,从我的心中消失看起来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一阶段,也是逃方察觉并且肯定双生火焰之间神圣链接的阶段。对于逃方来说,尽管他们逃得远远的,装作漠不关心,但是事实情况是,就好像被拉扯开的橡皮筋一样,越是逃离,两个人之间的吸引力是越强的。我了解到很多的双生火焰逃方在放松了一段时间时候,都感受到了其实追方在自己的生命当中是无处不在的,而且一直在他们的心里。他们也总是在遇见的每个人的身上看到自己追方的影子,他们也总是在看到一本书,听到一首歌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你的名字。他们也会梦见自己的双生火焰,尽管醒来的时候,他们也会劝慰自己梦是虚幻的。尽管他们在这一阶段不会主动联系双生火焰,你看不到他们的任何行动,但是无时无刻,他们也在思念着你,甚至会和一些亲密的朋友讨论你。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感受到,原来他们离开了一个对自己那么重要的人,原来他们欺骗了你,也欺骗了他们自己,原来他们深深地伤害了你,也伤害了他们自己。

 

第四阶段,追逃互换。在逃方觉醒之后,就会进入到追逃互换的阶段,首先要明白,这一阶段是动态的,而且是非常自然的,对双方都有帮助的。在这一阶段。曾经的追方变成了逃方,我们开始讨厌自己的双生火焰,否定这个人,否定跟他的链接。在我们认为自己已经完成爱自己的功课,但其实并没有真正掌握的时候,我们会产生一种思维,认为我们曾经追逐的人并不爱我们,不可能是我们的双生火焰,我们不再希望,也不再接受对方进入到我们的生命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于我们的双生火焰在大脑层面是排斥的。尽管我们的心一直是链接着的,我们会表现得像是曾经的逃方一样,在逻辑上否定我们之间的爱,进而逃离这段关系。我们会认为会有更好的,更爱我的人出现,我们不需要曾经那个伤害了自己的人。对于曾经的逃方来说,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悔恨和愧疚,他们会认为自己做错了,是自己的行为致使自己失去了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他们会认为自己是愚蠢的,无能的,充满了挫败感。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会从逃方变成追方。他们会不停地关注你的任何动态,如果你把他们屏蔽的话,他们感受到的就是你曾经感受到的那种最深刻的分离感和被拒绝被抛弃的痛苦。这一阶段,也是他们进行觉醒和自我疗愈的阶段。

 

第四阶段可能会有一个或者好几个周期,你们会通过这种方式互相刺激和疗愈。然后进入到臣服阶段,在这篇文章里就不详细说了。

 

结束追逃,很难又很简单。其实秘诀只需要做到两点,就是无条件的爱和坦诚。

 

我很开心,不管这个旅程是怎样的,我看到每个人的成长和进步,双生火焰从来不是为了让我们痛苦,而是为了让我们成为真正的充满光和爱的自己。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線閱讀】 《双生火焰系列》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