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觉醒对话系列之一

从痛苦到觉醒  

X 师兄,如何才能真正放下呢?我总是觉得放下很多东西感到痛苦不已,我很想放下,比如放下对外在形象的执着,对爱的执着,但我一想到要放下这些,就感到自我要被毁灭,就觉得抑郁,生活没有了快乐。

很多东西都是头脑自动发生的,我明知道不应该升起烦恼心,应该离戏作为观察者,大脑思维还是很挣扎,还伴有很大的情绪,总是让我很灰心。

 Y 放下不是一种冲突,当你有冲突的时候就不是放下而是选择。真正要放下的是内在的冲突。你需要的是观察你的烦恼根源,如果你觉得自己在强迫,就放下强迫。在挣扎就看清挣扎的原因是什么。

外在的行为不是重点,自然和谐的行动才是重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要用对错的观点来看,简单纯真地看。情绪需要慢慢放下,保持轻松愉悦,才能看清楚。

X ~

X 我经常会自我对话,我感觉自己追问到最后都是怕自己不被爱,总是感觉缺爱。

Y 如果你感觉缺爱,就会制造缺爱的外在状态。你想要什么就先在内在感受它的充盈。放下恐惧。

X 突然就感觉充盈的感觉 ~

 X 我发现我对痛苦总是很抗拒,有时候痛苦很深的时候真的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觉得人生无望,师兄,你有过这个阶段吗?

Y 这是个必经的过程,痛苦在帮助你觉醒。它让你学会忍辱和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模式。同时也是在清理你的压抑情感。忍耐过去就可以了,不要轻易陷入痛苦当中,保持快乐很重要。

 X 我感觉自己进步太小了,从我开始观察自己,已经整整五年过去了,一点进步都没有,总是陷在情绪里出不来,我能不能借助一些外力帮助自己呢?

Y 有可能是把观察当做了觉察,方法不太正确。另外需要一些能量才能控制情绪,观呼吸可以提升能量。情绪控制了就能深入问题根源。

X 师兄,为什么同一件事情,有时候会想得通,有时候就会卡住怎么都想不通,堵得慌?

Y 站的角度不同。

X 但是总不能站在一个舒服的角度去看,总是陷在情绪卡住哦,感觉很狭隘,突破不了。

Y 要注意那些对立的,评判的观点。一是警觉这些东西不去过多参与,二是注意放松自己,培养喜悦来消除情绪上的干扰。频率不同观点就会不同。

X 嗯,好的。频率可以通过加强呼吸来提高吗?

Y 可以,呼吸平静头脑就会平静,能量就提升。

 X 师兄,你觉得参加一些灵性课程有帮助吗?

Y 那要看什么样的课程,以及你对它的信心如何了。课程会获得一些特殊的体验,但是最终的成长还是在日常生活当中。

X 嗯,我觉得也是。现在市面上的课太多了,我参加过一些,虽然当时都会感觉很宁静欢喜,但是感觉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我觉得还是平时观照功夫太浅了对吗。

Y 灵性最终靠的是和内在连接的紧密度,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但是如果渴望较深会进展快一些。

X 我觉得我非常渴望啊,为啥这么多年进展都那么慢呢。我非常记得最开始看你的一篇文章,从迷梦中醒来,你就是宇宙和极乐,当时就是从那篇文章让我无比渴望快点觉醒。

 Y 嗯,接下来就是要看清什么阻碍了你,然后一个个问题来解决。为自己设定一个短期目标。从小进步当中不断获得信心。

 X 师兄,小我的彻底死亡一定要经历巨大的痛苦吗?

Y 小我的消亡不会痛苦,而是小我在抗拒的时候会痛苦。抗拒越多越痛苦。

X 哦,那如何才能消亡呢?就好比我总是感觉自我膨胀得很大,总是接受不了自我被贬低,被忽视。

Y 你要去观察这些心理来自哪里,是否有必要。它们对你有没有好处。认识清楚了,就不会自寻烦恼。每一次的认识都要让其自然释放掉不再成为思想包袱。下一次地时候就要在它将要升起之时就觉察它,消融它,慢慢就不会出现了。等于小我不存在了。

X 我觉得是来我的童年,跟小时候的一些记忆和感受有关,我明知道这些是无益的,但是总不能去穿越它们。

Y 那就直接放下好了,不用去担心它们。

 X 师兄,如果证悟了本来面目,还会不会再次出生在有形世界呢?

Y 会,但是没有业力束缚。而是出于其它目的。

X 哦,好渴望啊。

Y 嗯,好好努力今生就有机会。

X 你指的努力是不是最需要的就是不断放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Y 对,要不断放下困住你心灵的东西,那样你就越能感受到自由和喜悦。

 X 师父,头脑何时才会停止喋喋不休和习性反应?

Y 觉察,放下,不刻意。注意念头与念头之间的空隙,停留在那里。

X 总说要觉察念头,但是我的感觉就是只要觉察,念头就不存在,只要没觉察,念头就存在。我所体会的觉察就好像是对上一个念头的回忆而已。好像捕捉不到念头产生的那一刻。

Y 那不是觉察,是回忆。觉察是了知不是找念头,比如你说话有个知,想事情有个知。没有知你就无法对它们有意识。当你知道念头是虚妄的,会制造束缚,它就停止了。

X 哦,那这个觉察是不是慢慢培养,它就会形成习惯了呢?还有为什么要这样觉察呢?是要停止业力的轮转吗 ?

Y 知需要培养吗?它一直都存在。你要认出它。有了觉察就不会无意识的做出不当行为,给自己制造业力负担。因为人的行为很多都是无意识的习惯,打破无意识就能改变业力的驱使。

Y 觉察最终是让意识停止向外的认同,回到自身。那时候通过知来认识知,你就认识自己真正是谁,不会错把暂时的思想念头,情绪,小我当做自己了。停止追随它们,头脑就不再是一个不断挣扎和痛苦的发源地了。

X 嗯!知道了!谢谢师父。

后记:

X 我感觉自己活着的这 26 年当中,少有真正的快乐,虽然生活条件不差,但是内心总是觉得空虚,不快乐,总有一种内心的不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好像世间所有都无法给予我真正的快乐。我的生命就好像漂浮在海面上,只要一个小小的波浪,就可以把我翻倒,让我死一般地挣扎,无数次,我都被这种轻浮的生活打倒,内心脆弱无比,有时真的很绝望。

这种生活是在大学的时候因为一些事件的积累爆发到顶点,让我曾经依赖的世界分崩离析。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曾想过出家,在广东南山寺准备头也不回地跟一位尼师出家,但是自己思量了很久,觉得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摆脱痛苦,放弃了这个念头。

后来看了一本书,一个德国人写的当下的力量,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解脱的光芒,那种无法言喻的喜悦,也许就是开悟的一瞥吧。觉得那才是我一生要追寻的。也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在网上突然看到一篇文章,叫从迷梦中醒来,你就是宇宙和极乐,当时就觉得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当下自在。我就开始找寻 yachak ,看他的文章,一直到现在,好几年了,对我的意识转变有一个根本性的帮助,让我慢慢学会放下虚幻不实的世界和想法。

以前的我总是想多做善事免遭恶报,以便让自己在牢笼里过得舒服一点,现在我不求那些了。我想冲破牢笼,获得真正的解脱和自由,做自己的主人,撕碎一切的虚伪,找到真实和永恒。今年又偶然知道了师父的微信,能跟师父有更多的交流,外在已经提供给我那么大的便利,自己更要精进的修了!

其实今年决定从北京回老家生活也是鼓足了勇气,决心要做一个勇士,回来面对我所有的恐惧,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本自拥有无穷的力量,为什么要惧怕?只能直面它,然后穿越它。果断和谈了几年的男朋友分了手,说实话,谈了这么一场恋爱,让我觉得世间所追求的那些快乐原来都那么短暂易逝,还有可能受二元世界制约,以痛苦收场,就没有追寻它们的欲望了。

我的身边有着很多饱受精神折磨的人,看到他们的痛苦,我就会很想帮他们解脱,但是自己尚且有很多痛苦,何以去帮助别人?师父以前也是从很深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的,师父说需要经历一些考验。我自己明白,我还有很多习气,甚至有时候会跌落到跟以前一样无法自拔的痛苦当中,让我怀疑自己,失去信心,随波逐流。但就是在这种无常的曲折前行中,我的内心慢慢变得强大,慢慢在这种悲喜交加中变得宁静。不经艰苦世事的历练,成么成就伟大的事业呢?

我觉得特别奇怪的是,为什么每次在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总是看到 yachak 的文章就在那里巧合的写出了我也有的心理状态呢?好几次要不是看到他的文章,我真的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在我不懂事的时候,总觉得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解脱,后来也是因为各种痛苦才去寻求。

Y 是的,痛苦有它的意义。

虽然过去我只是在记录我自己,并不是为了给人看。慢慢地当有人很关注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不是在写我自己,而是表达一种集体意识。我把过程写下来,是因为我所经历的种种考验,会有很多人将会经历。

我就是一个实验品,实验作为一个烦恼垢重的世俗普通人是否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用最快的速度来打破业力循环的魔咒。

当我还没觉醒快要觉醒之前,有时我也很绝望,我不知道今生有没有机会。但是总有一个声音鼓励我说,哪怕战死沙场也绝不苟活世间。我会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口呼吸停止之前,那我今生也无憾了 ……

X= 小榕    

Y=yachak

 


 

觉醒对话系列之二

  训练和考验

 

X师父,你刚才说有人跟了你一段时间就跟不下去了,是因为生活清苦吗?还是因为很久看不到效果没有耐心?

Y有执念。被自己的各种不利于修行的想法打败。要知道解脱是要战胜心魔才可以坚持下去的。不过你可以慢慢来,不必太严肃,你还年轻。

X哦,嗯我觉得我也有,有时候还有些欲望克制不住,也挺恼火的。呵呵,我已经耽误不起了。

X师父,为什么被世界欺骗和伤害的人反而比被世界温柔对待的人容易发现真爱?我总感觉得现象和本质不应该背道而驰的,一个被爱包围的人应该更容易体验到爱是什么。

Y这个不一定,关键不在于一个人的命运经历,而是如何看待它们的方式。缺爱可能让人渴望真爱,也可能自暴自弃。溺爱却是一种放纵爱的方式,让人变得软弱,不珍惜。

X我还是无法体会到将思维过程带入觉知。我觉得觉知就象灯光一样,灯光一出现,思维就没有了。但是思维一出来,就是处于无意识状态。我理解是觉知需要达到一定量的积累,才能产生使觉知和内容脱钩,成为那个意识的背景,是吗?

Y那你有没有在打坐当中观察过自己的念头呢?

X有呀~

Y感觉你和念头有分别吗?

X有的,但是思维很活跃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把念头当成我了,而且很久都脱离不出来。

Y嗯,就是心还不够清净,所以没有分开两者。

X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清净的话,念头会变慢变少,这样有利于把它们和我分开是吗?

Y是的,心不动,那念头再怎么活跃也是与你有区别的。

X我发现我处在情绪不好的时候就很容易观察到思维活动,情绪比念头更容易觉察到。

Y对情绪是一种本能的警觉,念头的来去要快得多。

X还有就是有时候念头负能量特别强,会伴随很多恐惧,心里就特别不舒服,但是也无法控制。

Y不需要控制,但要不断看着它,防止火上浇油,让它自己平定下来。

X这个还真感觉挺难的,感觉这个恐惧我们家族都有。恐惧来的时候全身冒冷汗、头晕。

Y你恐惧什么?

X这个我得稍微多说一点哈。(省略内容)

Y当你不把恐惧当恐惧的时候,它们就是无害的。慢慢也会离你而去,抗拒的时候它就变得有伤害性。面对恐惧要善于接纳它,同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恐惧的主体,不去评判它。恐惧仅仅是属于你外围的东西。

X嗯!好!

X师父,觉察是不是要觉察到身体每个部分?比如说我吃饭,我需要觉察到嘴巴里咀嚼的动作,食物的味道,然后进入胃里消化,所有的感受。

Y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你的敏锐度。因为这些训练是为了能够觉察你自己。这样才能从头脑的认同中分离出来。

X哦,觉知是不是保持平等心很重要,我今天吃药的时候,以前我都给药的味道命名为苦的,吃的时候就特别费劲,今天我观察我的念头不给它命名,带着平等心去吃,发现它很容易就吞进去了。

Y嗯,是的。觉知会带来客观和智慧。而头脑则是经验先行的,如果缺少觉知头脑就会成为你的主宰。

X打坐的时候感觉不能彻底放下,感觉受环境束缚很大。

Y你可以给自己一个暗示,臣服,让臣服引导你。

X霍,我正要问你关于臣服。

X觉醒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恩典的发生,那我们的努力会不会都是一种头脑的想法,都是枉然的?

Y当然不是,努力是行动力不是头脑的想法,头脑想得太多反而影响行动的稳定。所以有时要放下头脑的执着,通过放下也更容易和恩典力量对齐。

X臣服也是自动发生的吗?我总是觉得臣服只能在某个片刻发生,然后又被头脑的杂音所掩盖,真正的臣服是完全放下了一切吗?

Y臣服是自然发生的,不是刻意的。如果注意力放在头脑的选择就是刻意的。所以臣服更接近于感受,感受一个全然的放松和放下,一念之间就到了。但是不意味着你要留下它,它只是给你一个瞥见,让你体验片刻的喜悦。如果要做到更大的臣服则是多方面的结合。

Y内心牵挂越少越容易臣服,臣服是心的自然宁静状态。

X哦,嗯~感觉就是这样,我发现我总是头脑吵到一定程度,才会愿意放手臣服,总是要痛了才愿意放手。

Y是的,头脑已经喧宾夺主习惯了,不愿放下自己的权力。所以不能顺着它来行动。

X嗯,说得太多了,我总是头脑习惯性觉得要获得什么内心才会快乐,等我不断的用这些思想捆绑到自己很挣扎的时候,突然会松开一会,质疑自己,我为什么不能当下什么都不拥有,就感到喜悦呢?但是每过多久,头脑又开始了……

Y要象一个老人在看小孩嬉闹一样无动于衷,而不是一个操心的父母来看待头脑,那样容易制造紧张,一紧张头脑就更活跃了。要随时放松身体。

X呵呵,你的比喻总是一针见血。我真的很想放下一切,但是总卸不下,很矛盾。

Y想放下不就是头脑的想法吗,不要去求一个放下了。连放下的想法也要放下。

X嗯,对!

X那自我(应该指头脑意识完全停止)的死亡是一个什么感觉?是一种深深的绝望吗?

Y不是绝望,而是汽车的引擎停止了,过去你呆在业力的车子里面,方向是固定的,是它带着你走。这时候你才知道主人是谁,你可以走出车子,欣赏欣赏路边的风景,不再被时间驱赶。这个感觉刚开始有点无聊慢慢就会很自由喜悦。

后记:

 

X今天早上出去散步,走到一个田间,感受到那种巨大的美和喜悦,脑子里一个念头都没有。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充满的力量一直在向外涌动,我站在马路边任凭车辆呼啸而过,心里没有一丝担忧和恐惧。我好像不需要任何东西了,心无所恃,仅仅就是存在着。我在那里驻足了二十分钟,开始往回走,心里仍然喜悦无比,了了分明自己的每一个身体的移动,没有念头的打扰。

等我走到停车场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很帅的男生,一下心里就失去了平衡。脑子里开始分析他那俊美的外表,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完全没有了心里的平静和美。我试着再去静心,也已经找不回那种宁静了。师父昨天刚跟我谈到这个问题,没准他就知道我今天有考验。结果今天考验就没过关,哎,好沮丧。训练不够,一上战场就趴下,得刻苦练习。

觉察自己得象站在钢索上走钢丝,只要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掉入深渊的危险。同样,觉知不在,就陷入头脑的陷阱,得时时保持警觉!!

X今天早上起来,看看蓝蓝的天空和飘忽慢移的白云,心里顿时又是无限开阔和自由。很多脑子空白的瞬间,恍然明白所有问题其实都是不重要的,都是不存在的,应该统统抛弃掉。你本是无限宽广的天空,却要被云朵所遮盖,如果这一生都没有认出自己是那无限,永恒的存在,是多么可惜啊!

问题不是被解决的,因为头脑总是不断地制造问题,而用制造问题的头脑来解决问题,这不是一个很滑稽的游戏吗?问题都是被包容的,当知道你是那遍及一切的存有,还有什么不能在你之内容纳进来呢?当你的问题被包容了,就如那无垠的天空包容了云朵,天空被点缀得更美了。正如没有云朵,你就认不出天空,没有问题,你就认不出你是那对那个问题的觉知。

这几天听师父的教导,让我对万事万物都充满了敬畏。无论它们拥有怎样的外形,怎样的思维,但在那外表之下,万物并无二致,都是那充满光明的灵体。这让我愿意去放下我的恐惧,触摸万物的灵魂,与它们连结。

Y就是这样。生命是用来享受此刻的,不是用来解决头脑中的诸多问题的。如果没有头脑的干涉,一切就简单多了。如果不把生活当做问题,一切顺其自然,臣服命运,因恐惧而产生的头脑就消失了。明白了本质,就没有什么需要多说的了……

 

X=小榕

Y=yachak

文字来源:微信交流

 

【全線閱讀】 《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