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這一篇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主題是頭銜,所以太乙也在開始和結束的時候為自己安了二個滿偉大的頭銜,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應景吧!這也顯出其幽默的一面。

 

太乙:太乙「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大家好,我是太乙―世界的源頭,我是創造之主,今天談「頭銜」。在你們所形成的社會當中,似乎有一樣東西很重要,就是你們會花很多很多的精神,去爭取一個頭銜,譬如說,你們有經理、董事長、課長,什麼總務長、校長等等一大堆的「長」,(開玩笑的語氣)當然還有家長。

 

這些頭銜背後的意思是什麼呢?意思就是我負責的範圍比較寬廣、我的地位比你們高、我領的錢比你們多等等,總之,我是優於其他的,當我們一再的用這些「假合」構成的,去滿足你們自己的虛榮心的時候,這個世界無可避免將愈來愈競爭化,人與人之間將愈來愈歧視、遠離,鬥爭愈來愈多,這些就是當我們在追逐頭銜背後所付出的代價。

 

其實在一開始出現這些因為職務不同,而給予不同名稱的這種方式,它的出發點不是基於權力而是基於服務,不同的服務範圍我們給予它一個名稱,以資識別。但是,漸漸地被這個物質的身體所限制、被無明所障蔽了之後,你們就慢慢地忘記了「人生以服務為目的」,慢慢地變成了人生以「競爭」為目的。

 

現在到了新階段的起點、舊世界的終點,不是說一切毀滅歸於虛無,而是你們長期以來受到扭曲的那些觀念、想法,要加以揚棄,當然也包括今天所講的頭銜,其實頭銜本身是中性的,正如純淨的水,但是,當我們在純淨的水中添加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它就變成其他的…譬如說,它可能變成了茶、變成了湯,也可能變成了污水。

 

現在我們要把這些已經變質了的東西恢復,恢復成原來清明的狀態,這個是真正的轉變,轉變的開始來自於「自覺」,以前你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個、為什麼要做那個,我們常常受到社會價值觀的牽引,不同的社會、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價值觀我們都理所當然地接受了,現在正是檢討的時候,你為什麼會去追逐這些頭銜呢?如果要追逐,不是應該追逐快樂,而且是永恆的快樂嗎?

 

什麼是虛幻?什麼是真實?你們認為真實的往往是虛幻的,虛幻並不代表它沒有,而是指它不能恆常存在,你今天是董事長,當你躺進了棺材這個頭銜又有什麼意義呢?能夠跟著你的不是頭銜而是你的經歷,你在這個世界做了什麼、經歷了什麼,它會刻在你的靈魂印記上,隨著你而流轉,在這個星球、那個星球、這個宇宙、那個宇宙…直到你找到回家的路。

 

在我的看法或者觀點,誰不珍貴呢?每一個存在都是我重視的、視如珍寶的,不只是人、不只是動物,而是這所有一切、一切,無量、無量又無量的世界,都是真正的珍寶,為什麼要視其他的存在為無價值的、沒有價值的,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們不能自我肯定呢?難道我一再的述說還不能讓你體悟到自己的珍貴嗎?

 

再說一遍,你之所以珍貴無需外求,當你能夠體悟到自己的珍貴,那麼你也將瞭解萬物都是珍貴的,都有它珍貴之處,也就不會去「評高論低」,也就不會彼此爭鬥,這個世界將愈來愈祥和,這個世界才能隨著這「揚昇之光」提昇,光明就在前方,但是它不會自然而然的達到,需要共同的努力才會到達。這是源頭太乙的談話,我是一切的源頭,我是創造之主,我是太乙,再見。

 

資料來源:凡夫http://blog.sina.com.cn/u/21034214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