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观众问答二》

 

 (視頻: Frank Tsai)

 

 

 (騰訊視頻--來自網路)

 

 

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少年直觉先知的训练

屏蔽记忆与植入记忆

科里:阴谋集团一直利用这种能够让他们知悉未来的先进人工智能技术帮助他们始终处于领先地位

阴谋集团把真相称为:阴谋论时间线的秘密科里:专注内在,观察自身,原谅自己,接纳他人

 

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收看本期《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节目嘉宾是科里古德。为了使节目更具有互动性,我们今天会继续回答观众的问题。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读了观众针对每期节目的评论。从中挑选出了一些值得进一步讨论的问题。希望大家都能喜欢这两期节目。与以往有些不同,我们并不关注某一话题,而是希望能够涵盖到各类问题。我们会把那些有幸被选中的问题都交给科里。本期节目里,我们会讨论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话题。科里,欢迎再次来到节目。

科里古德:谢谢你!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显然你是个有争议性的人物。这个问题我会好好跟观众解释一下。你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牵扯进来。首先,我们来做一些简要介绍。你曾简单提到自己上学时是探索者项目的一员。你能给我们大概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在七八十年代有很多针对带有天赋儿童的项目。他们为特殊需求的孩子专门设立项目。有各种各样的项目,它们都不算是主流课程。如果你在测验中脱颖而出,被认定是适合或能够有益于项目,在经过家长的同意后会对你进一步测试,然后会把你放到其中某个项目中。

大卫威尔科克:这么说你上学时赶上了探索者项目?你是不是被带到特殊的班级并且接受了

科里古德:是的,我是说,大多数时候我都待在学校。并不是每天都离开学校。课程是不定期的,一周会有两到三天。其他时候我就正常在学校里上学。

 

大卫威尔科克:参加探索者项目之后,你是不是上着跟其他孩子不同的课程?

科里古德:我参加了完全不同的课程。

大卫威尔科克:一整天都是?

科里古德:是的,那是小学毕业之后的事情了。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上小学的时候,我在普通的班级上课,只是会被单独带出去。通常我跟其他孩子一起学习,有时会被带出去参加某些不同的课程。有的时候,我和其他孩子,一整天都被带去参加那些所谓的实地考察

 

大卫威尔科克:这些特殊课程究竟与那些普通孩子参加的课程有何不同呢?

科里古德:嗯,一些课程专门比如说,如果是有天赋的孩子,会专门开发提升他们天赋能力的课程。具体内容主要取决与你参加的项目。我最后加入到许多不同的项目里。他们甚至一度让我我的朋友约翰非常不解,问我到底怎么了?有一个学期,他们让我跟还穿尿不湿的孩子一起上课。

大卫威尔科克:有发育障碍的孩子吗?

科里古德:,我就呆呆坐在那里他们也没有给我任何任务。真是很奇怪。

 

大卫威尔科克:怎么会这样呢?

科里古德:他们把我放到了那个班里。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这些特殊的课程有没有给你带来应激障碍?

科里古德:没有,我当时测试的是阅读理解。我的水平比同龄的孩子高出了四个等级。我成绩很好。我有一些行为问题。我当时经常打架,还做些其它事情。

大卫威尔科克:你之前说过自己的外号叫海扁王科里。

科里古德:没错,那是我的外号。但那个学期我莫名其妙地就被放到了那个班里。

 

大卫威尔科克:真够奇怪的。

科里古德:一整个学期,我经常被带到校外。我有个朋友,他叫约翰。在那之前的一年里我俩参加的课程基本相同。他就会问你上那些课时都会做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所以这很怪异。

大卫威尔科克:你父母知道这些事吗?

科里古德:如果他们知道真相,我觉得他们不会同意的。我在测试时被问到一些具有探索意义的问题。我真的不觉得他们知道真相。

 

大卫威尔科克:嗯,好的,我们再深入一些。他们有没有像放映电影之类的行为来屏蔽你的记忆?如果你经常被带出学校,他们得在你脑子里不断加入屏蔽记忆,他们会用同一盘磁带吗?还是为了给你产生比较真实的屏蔽记忆,他们是不是需要做很多工作?他们带你看电影吗?还是直接向你叙述一些事情?像是:你今天在学校做了这些事情,这就是你现在要记住的东西,这样之类的?这如何生效?

科里古德:如果你那天本该去参观自然历史博物馆,就会有参观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屏蔽记忆移植到你的脑子里。对大多数孩子来说,记忆都是完整无损的。在那些更具有直觉先知的孩子身上,植入屏蔽记忆会比较困难,还有一些直接被洗去记忆。这些孩子必须被紧密观察管理。而且他们还会让人会有一些孩子不能完成整个项目,这些赶不上进度的孩子就会被淘汰。他们关于项目的记忆会被洗去,再也不可能有重新进入项目的机会。大多数被淘汰的孩子后来都有被抛弃恐惧症他们自己当时并不明白,他们觉得被拒绝了。在有意识的生命里,这种拒绝是无缘无故的。而且他们那些人会一直盯着这些孩子确保他们不会重新记起有关项目的事情。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究竟是如何把那些屏蔽记忆植入到人脑的?是带你看电影?还是你在药物作用下有人向你灌输,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科里古德:有很多方法。首先,他们会给你打一针合成莨菪碱。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嗯,还混合着其他的药物。在一些时候他们会找人坐在那里将你催眠,然后跟你说话。

大卫威尔科克:在你被注射药物之后吗?

科里古德:是的。然后他们同时会询问你一些问题。

 

大卫威尔科克:什么意思?询问什么?

科里古德:基本上就是你那天做了什么。会有任务报告,他们会记录下来或者直接录像记录。

大卫威尔科克:讨论你分享给他们的你当天做的事情

科里古德:你做了什么和你的训练。

 

大卫威尔科克:以及你对训练的感受?

科里古德:是的,然后他们会告诉你:忘掉这些,你会忘了这些。他们会把一些触发词或那些能够锁住或解锁这些信息的关键词放到你脑子里。接下来的过程有很多方式,有时他们会让你带着耳机观看一场电影或者一段录像。他们会把一些带有影像的遮帘给你看。有的时候,针对年龄小点的孩子,他们会给他们读书,试图营造一种梦境,同时给他们看一些无声的录像。完成这个过程方法真的很多。他们会用一些虚拟现实的东西,针对那些处于转变状态的人,会给这些人一种叠加记忆的虚拟现实。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有没有给你看过那些带有你某种屏蔽记忆的影片?

科里古德:看过。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会为此专门制作影片吗?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给你注射的药物会不会加强错觉影片是真实的记忆,而并不仅仅是电影?

科里古德:没错,是啊,有个非常有意思的纪录片讲的就是一些人研究莨菪碱的事情,名字好像叫做《暮光-幻境之花》,我记不太清了。希望大家都能看看那部片子。它原始地记录了,一些人失去自我自由意志的控制,受人摆布的事情。

 

大卫威尔科克:这种药能不能通过空气传播?

科里古德:我觉得可以。但通常情况下,他们把药掺到饮料里或其它食物里面。服药的人会很容易被催眠控制。

大卫威尔科克:没错,我看过那个片子。我好像记得,有个女人说:是的,我会让他进入我家。然后我会很开心地把所有的家具和积蓄都给他。他们拿走这些时我会面带微笑。

科里古德:而且还帮他们把东西搬了出去。他们已经有一些其他的合成药能做到类似的事情。他们造出了一种合成莨菪碱,还有一种鸡尾酒。这酒里含有莨菪碱或者合成莨菪碱。但他们发现有些人过量饮用这种酒诱发了精神病。因此这种化学方法对人并不是很好。然后他们发明了一种技术手段,能对人脑的化学和磁性记忆产生影响,同时又不会产生化学副作用。

 

大卫威尔科克:下一个问题来自诺华德。问题是:有没有一个关于数据转储的时间线?

科里古德:我被告知如果地球表面上有大事发生,这件事就会引发数据转储。这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是这样。但有人给我举了个类似于全球经济灾难的例子,届时地球表面上的所有人,所有那些沉睡的人都会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他们所支持和选举的那些人都是掏空人民钱袋里的罪犯。这些人,也就是昏睡中的大众,过去听不进去其他人所说的阴谋论,那时就会接受这种信息。此后,这种信息会通过因特网在内的多种媒体方式传递给大众。

大卫威尔科克:我之前报告过关于联盟,也就是地球人联盟的一件事是,我们经历了俄克拉荷马城爆炸事件,这件事非常诡异。

 

 

 

俄克拉荷马城爆炸事件一辆小小的厢式车怎么能够有摧毁整个大楼正面的威力?这说不通啊,这好像是911事件的预演。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你可以查查当年有关的文章,爆炸事件发生两天前一架载有海军军官和高级别军官的飞机坠毁,无一生还。

科里古德:我记得。

大卫威尔科克:谢尔曼斯考尼克提供的数据表明,这些人带着那些在越南的战俘仍活着并遭受折磨的确凿证据打算去华盛顿,因为他们拥有关于政府妥协的信息,他们身边还有一个已经被认定死亡并注销的人,这些全部被掩盖了。这个人一直以来是战俘身份,他们打算利用这些信息正式控告时任总统的威廉姆杰斐逊克林顿犯有叛国罪。当然了,他们被灭口了。所以我认为你听说过这件事吗?

科里古德:哦,当然听过。

 

大卫威尔科克:你知道?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那除了我刚才所说的,你还有其他更多的信息吗?

科里古德:没有了,但这是个已知事件。一直有人试图去挫败当局者。不管怎样,这种事时有发生。像一些奇怪的坠机,心脏病或其他疾病。他们总是提前一步知道有事情会发生。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你知道数据转储时间线的答案,这样不会危害到行动安全吗?如果我们知道事件会于何时何种形式发生,即便你真的有相关信息也不能说出来,因为那样的话阴谋集团会实施相应的应对措施。

科里古德:是的,并且我十分怀疑他们是否会把信息透露给我。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自己从冈萨雷斯那儿得知他们向你隐瞒了大量信息,关于联盟的计划和行动的信息,就是因为你向大众分享了这些信息。

科里古德:没错。

 

大卫威尔科克:这么说来,很有可能会有一个你我无法知晓内容的更加具体详细的计划,也许我们被告知的事情只是一些用来转移注意力的烟雾弹,这样一来,阴谋集团就不提前准备应对措施了。

科里古德:是的,阴谋集团一直利用这种能够让他们知悉未来的先进人工智能技术帮助他们始终处于领先地位。他们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而且如果地面上的联盟能够合作,他们确信能完成数据转储。

大卫威尔科克:针对这个问题,我还要说一点。你们可以去看看我那期《智慧教育》,在那期节目里我说过俄国《真理报》已经公开声明,普京拥有录像脚本、音频脚本等确凿证据证明911事件是布什政府利用迷你核武器自编自导的。他们已经发现了核武器的痕迹,并且会在合适的时间公布这些数据。这些都是俄罗斯媒体公开报道过的。这么说来,这件事也是一个例子了。一些能够完全颠覆人们对911事件认知的大事情。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事情。

科里古德:是的,但如果数据转储太快发生,那么阴谋集团会阻挠这个进程,把它称作阴谋论,肢解它,最终破坏掉这个进程。

 

大卫威尔科克:你之前说地球联盟里的一些人叛变了,将数据转储的信息告诉了阴谋集团。

科里古德:是的,给了他们。

大卫威尔科克:这也就让他们有机会准备辩解据和反驳。

科里古德:没错,这也使得他们想要制定第三次世界大战等类似的方案。

 

大卫威尔科克:接下来这个问题不知你有多大把握,我们试试吧。一个叫KD的人提的简短问题,有多少个平行世界?

科里古德:据我所知只有一个。但如果说有无限个也是合理的。关于它们,我好像记得有件像是平行现实的事情。然后还有另一个平行现实。他们算是进入了一个轮回。有很多平行现实。但只是穿梭在我们只是通过在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个有着不是怎么愉快的传送方式的传送设备室进行旅行。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告诉我们你知道的信息。平行世界是隐藏在时光旅行中的。假设你回到地球,时光逆转。但你是在地球上,还有另外两个一模一样的你吗?比如说,你的克隆体?具体是怎么回事呢?

科里古德:嗯,时光停滞只是一种幻觉。不论在哪个世界,时光都会流逝。它在我们的意识里呈线型状态。我的答案是在时光旅行的过程中,你同时也创造了一个新的时间线。但你所在的那个时间线是你通过自身的意识创造出来的。如果你做了影响时间线的事情然后到了未来,你的意识就会影响假设你杀了自己的曾祖父,回到未来,希望整个家族灭绝,未必会是这样。这件事就可能发生在一个不同的时间线上。对于那些将要发生的巨变,很多人必须经历意识大转移,并且对时间变化产生新的认识。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自己去看看吗?比如说,你能找到10岁的自己,站在自己身边,亲眼去看着自己的眼睛?这在理论上可能吗?

科里古德:理论上,抽象推理上是可能的。

大卫威尔科克:那这样会不会引发时间悖论呢?比如说如果你亲眼看到未来的自己,然后想办法改变未来呢?

科里古德:也许在某个时间线或平行现实里。但不一定是在那个时间线。当你回来后,这并不一定会影响到你原本所处的时间线。

大卫威尔科克:没错,所以我认为关键在于我们如此迫切希望有个线性的时间线,一个始终保持如一的线型叙事,这样一旦你改变了过去,一切都会随之变化。就像你在这个世界里有个时间线,然后你去了未来,当你从未来回来后,这个时间线依旧存在。如此一来,另一个时间线就处于原先那个时间线之上。你就介于两条时间线中间。

科里古德:没错。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如果你经常这样做会有什么影响?如果人们从未来回到现在会不会引发一些大问题?你之前提过在宇宙飞船上配置了阻止时光旅行的缓冲器。为什么他们对时光旅行如此担忧?

科里古德:是的,暂态时空技术,比如说暂态时空驱动器之类的。他们并不希望人们无意或者有目的地突然闯入不同的时间线。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会导致什么后果?

科里古德:你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如果一艘未来的太空船闯入一个过去的时间线停在那里,这艘太空船就会改变那个平行时间线的结局,会赋予那个时间线远超其水平的先进技术。但我还被告知人们回到过去是为了修复时间线,修复他们认为自己弄乱的时间线。他们不断尝试回去修复时间线。后来另外一个种族告诉我们停止这种行为,时间自身的弹性超乎我们的想象,事物能够根据你来的那个源时间线的集体意识,很快恢复到原有的状态。某个群组有一个跟随时光旅行的组件,这个内容是保密的,但我之前已经介绍了一点点内容。我猜你不会称他们为时间领主或什么的。但这个群组确实能够在不同的时间线里跳跃,密切关注着其他拥有暂态时空技术的群组。

 

大卫威尔科克:很有意思。下个问题来自CUKOS,问题是:旅行者太空探测船是如何跨越障碍,穿过太阳风层的?

科里古德:在它穿过的时候并没有障碍物。

大卫威尔科克:那障碍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什么原因导致它形成的?尽管我们之前提过,不妨再说一次。

科里古德:好的,我认为那是去年12月份。

 

大卫威尔科克:2014年。

科里古德:没错,2014年。这更像是计划好的。这发生在阴谋集团朝远地轨道上一颗球体发射能量武器之后。武器照亮了这个球体,球体利用合气道的原理将攻击的能量反射回去,摧毁了他们的这个武器基地。随后事态迅速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