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自:EXOPOLITICS.ORG

  编译 | 马克兔文

 

 Michael Salla

 2017.05.02

 

2014年首次现身以来,科里古德的公共声望显著上升,因为他提供了20多年里在秘密太空计划中服役的详细证词。自2015年起,他一直在盖亚电视台每周的《揭露宇宙》系列短片中,回答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关于过去曾服务过的,并正在作为多个秘密太空计划,国家安全领导人和外星访客的联络人的经历的问题。

 

古德的Facebook页面现在拥有超过80000多个粉丝,他的Youtube视频经常获得成千上万的观众,他的会议演讲也常常爆满,并受到观众的热烈欢呼。他的证词也收录在笔者的两本新书中,成为亚马逊畅销书的精选。

 

 

古德最近正接受历史频道《远古外星人》的采访,这一系列的节目覆盖了数百万的美国主流家庭。在《远古外星人》的观众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可能会被这个腼腆的德克萨斯人所公布的多个秘密太空计划和外星人造访的历史所吸引。

 

你可能会认为,当那些谈到外星人到访和秘密政府的军事项目时,被主流媒体长期边缘化而受苦的UFO研究者们会希望古德的名人身份给他们带来天降甘霖。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古德的迅速崛起以及因为他开创性地收集证词得到公众的广泛关注而感到高兴。UFO研究者们希望尽可能地使他们的研究领域具有科学性,他们攻击那些无法用确凿证据支持他们主张的人已经有悠久历史了。假如我有一美元,每次我都会引用卡尔萨根的名言:非凡的理论需要非凡的证据,我愿意预先支付目前正在开发的第一个全电动飞行汽车。

 

我并不想提古德的批评家的名字,但会总结他们对他的主要论点。首先,他并没有提交一份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的主张。第二,他正在培养一种个人崇拜,他正在玩弄容易受骗的公众来终饱私囊。第三,他一直对自己的过去和使他成为排名首位举报人的经济状况不诚实。

 

对于第一个批评,如果举报人或证人对他们所看到或经历的事情有很多证据,那么就会使不明飞行物或外星政治研究者的生活更加容易。有时,有很多证据表明举报人是可以提供的。

 

FAA事故调查处处长约翰卡拉汉(John Callahan)是最好的说明。19861117日,他就自己保存的日本波音747飞机乘员所目击一个大型UFO的文件进行了说明,他的文件不仅证实了UFO的目击,而且几年后,他与新闻界谈话,帮助被航空公司停飞的飞行员复职。

 

不幸的是,很难有确凿的证据可以直接支持举报人的证词。尤其当我们谈论的是一些不可告人的特殊保密计划,而且又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特殊的保密计划是一种犯罪时,这甚至会迅速导致(举报人)面临长达10年的监禁或更严重的处罚。

 

然而,对于想要评估举报人或目击者证词的社会科学家来说,有各种各样的研究工具。了解他们站出来(告密)的动机,他们的主张的真诚性,他们的背景,任何支持他们的间接证据,以及与其他举报人和目击者的证词进行交叉对比,这些都是有用的工具。我在我的《内部人士透露秘密太空计划》和《外星联盟》(20159月)书中使用过这些研究工具。考证过古德的说法,并认为他是可信的。

 

在我的新书《美国海军太空计划的秘密和北欧外星联盟》(20173)中,我发现了许多威廉汤普金斯的书面证据,这位高学历的航空航天工程师的许多配套文件也支持古德的证词。事实上,当汤普金斯第一次读到我2015本年那本关于古德的书时,他也很震惊,因为他认为在他那本《外星人选择》一书中,自己是第一个揭示许多历史事件的人。

 

对于古德正在通过他新获得的名人地位来促进个人崇拜的第二种批评。我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非常主观的批评,带有嫉妒的味道。当一个人取得了公众的高度关注时,首先发生的事情之一就是他们自然会吸引一帮助手或一个组织来帮助他处理成百上千的电子邮件、媒体请求、会议邀请函等。

 

技术人员加入到帮助他进行网页设计、图片、视频演示、个人资料照片等行列中,他们的动机是志愿服务,以获得核心信息。这与盖亚电视台特殊之处有关,该电视台专门从事瑜伽、冥想和个人转变的主题,这些领域以前与有关政府掩盖地外生命和科技的阴谋论没有多大关系。

 

所有那些自愿服务仅仅是反映了古德的成功,说明他所说的那些证词与广大读者知道的变革消息产生了共鸣,尽管如银河奴隶贸易和强迫劳工的方面很可怕。

 

那些已经在UFO和外星政治研究领域比古德资格更老的人必然会羡慕他的成功,当他们看到他的视频像病毒一样扩散时甚至会公开谩骂。这是一种自然的心理防御机制,尤其是当人们感到自己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被公众忽视时。

 

20154月以来,我已经非常了解古德了,当时我就开始分享他回应我问题的电子邮件,并一直与他保持定期的联系。我没有发现古德用让公众自己去判断它是否是真的,这种最有效的方式传播他的证词有什么错误。

 

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向我提出过分享他的信息需要财务补偿,而且他只关心所转述信息的准确性,并且可以免费获得。直到今天,古德直接向我提供了所有信息,经常让我拷贝他的揭露宇宙的信息,同意释放在我的网站上免费公开,供人细阅。我希望那些声称古德终饱私囊的人安心,即使他有权从他公开的信息中谋生,即使他因此而影响到他谋生的职业。

 

这促使我针对古德的第三种批评进行了相关调查,因为直到2015年底,他是阿瓦隆项目论坛的会员。我阅读了古德在阿瓦隆论坛上所有的帖子,他有反对者和支持者两个阵营。虽然他是一名活跃的成员,但为了获取他的信息,他得到了阿瓦隆项目管理团队的明确支持。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都相信古德,但同时这也意味着他们认为他的证词触及了重要的问题,而且值得进入公共领域,以刺激公众辩论。在多个场合中,一些成员被要求与他对话保持尊重,避免人身攻击。

 

不幸的是,古德和阿瓦隆项目的管理层之间的关系出现了纷争,对局外人来看,似乎更像是一场激烈的闹离婚。

 

阿瓦隆项目的管理和成员曾经说古德的证词,人们是否相信并不重要。现在又说他一直都很虚伪,是欺骗公众并且剥削其他举报人的证词等等。一波又一波的人身攻击浪潮开始,延续至今。

 

这非常像一个封闭环的辩论,尤其像我这样的游客目睹了这一切不断地发酵之后,会非常失望。我不想深入研究阿瓦隆工程和古德之间的关系,因为他对最近一系列针对他的批评作出了详细的回应。

 

不过,我认为发生的事情是,许多阿瓦隆工程的管理和许多UFO界的人,他们对古德的受欢迎程度确实感到困惑,为什么他的证词会持续像病毒一样地传播。

 

他们对确凿证据的坚持,并没有缓和公众对古德信息的胃口,因为他揭示了人类的古代历史、外星访客和秘密太空计划不可思议的细节。随着古德出现在《远古外星人》的节目,这反而会更加速他吸引更庞大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