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您想象的要大得多

 

尼:但是……如果一切都已经发生过,那么,我就不可能改变我的未来了。这是不是命定论呢?

 

神:不是!别上那个当!那不是真的!事实上,这种“展示”应当有助于你,而非有碍于你!

 

你永远都处在自由意志和完全选择的地位。由于你能够看到“未来”(或让别人为你看),乃能加强你的能力,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而非限制了你。

 

尼:要怎么样才能做到呢?这一点我需要帮助。

 

神:如果你“看到”某一未来的事件或经验是你不喜欢的,就不要选择它!重新做选择,选别的!

 

改变你的行为,以便避免不想要的后果。

 

尼:但如果是已经发生的事,我怎么可能避免呢?

 

神:对你来说,它还没有发生!你处在时空连续体中的这样一个位置,你并未有意识的觉察到那事件的发生。你并不“知道”它已“发生”。你并未“记得”你的未来!

 

(这一种“忘记”是一切时间的秘密。这就是使你得以“玩”生命的大戏之原因!我以后会再解释!)

 

凡是你不“知道”的,就不是“如此”。由于“你”尚未“记得”你的未来,它对你来说就尚未“发生”!这一件事情只有在“经验”到时才“发生了”。一件事情只有在“知道”了时才“经验到”。

 

现在,让我们这样说:你被赐予了对你的“未来”短短的一瞥,一刹那的“知”。你的精神体(Spirit)——就是你的非物质体部分——疾速前往时空连续体中的另一处,带回那一时刻或那一事件的某些残余能量——某些影像或印象。

 

这些是你可以“感觉”到的——有时候是由别人,由那发展出形而上能力、可以“感觉”或“看到”围着你转的那影像和能量的人。

 

如果你不喜欢你对你的“未来”的“感觉”,那就站开!只要站开就行!在这一刻,你就改变了你的经验——而每个你都会松一口气!

 

尼:等等!什——么?

 

神:你必须知道——现在你已预备听取——你同时存在于时空连续体的每一个层面。

 

就是说,你的灵魂过去在、现在在、永远在——直至永无止境——阿门。

 

尼:我“存在于”不止一个地方?

 

神:当然!你处处都在——并且时时都在!

 

尼:在未来有个“我”,在过去也有个“我”?

 

神:“未来”和“过去”并不存在,这是我们刚刚费了许多事去了解的。不过,用你们现在惯用的话来说,没错。

 

尼:我不只一个?

 

神:你只有一个,但你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尼:所以,当“现在”“存在”的我,改变了他“未来”所不喜欢的某件事,则存在于“未来”的我,就不会经验到这一部分?

 

神:基本上说是这样。整个的镶拼图会改变。但他永不会丧失他给自己的经验。他只是松一口气,高兴于“你”不用经历那件事。

 

尼:但那“过去”的“我”还是得“经历”那件事,因之他直接走进去?

 

神:就某一意义来说,没错。但当然“你”可以帮助“他”。

 

尼:我可以?

 

神:当然。先把你在经历之前的“你”改变,则在你之后的“你”就可能永远不须去经历它!你们的灵魂就是以此设计而演化的。

 

同样,你未来的你也可以从他自己未来的自己得到帮助,因而帮助你去避免他所未做的事。

 

你听懂了吗?

 

尼:懂。这玄妙得很。可是我现在有另一个问题。前生又是什么呢?如果我一向就是“我”——在“过去”与“未来”都是“我”——则我怎么可能在前生曾经是另一个人呢?

 

神:你是一个神圣存在(Divine Being),能够在同“时”有不同的经历——能够按照你的选择,将你的本我爱分成多少不同的“自己”,就分成多少。

 

你可以一再一再以不同的方式过“相同的生活”——这是我已解释过的。你也可以在连续体上于不同的“时间”过不同的生活。

 

因此,就在你是你的此时此地,你可以也在、曾在别的“时间”、别的“地方”,是别的“自己”。

 

尼:好惨。这是“复杂”加“复杂”了!

 

神:对,我们这还只是抓抓表皮呢!

 

要知道:你是神圣配比(Divine Proportion)的存在体,没有限制。你的一部分选择以你目前经历的身份来认知你自己。然则这绝不是你的生命的界限——尽管你以为如此。

 

尼:为什么?

 

神:你必须以为如此,不然你就不能去做你这一生自己要去做的事情。

 

尼:但这又是为什么呢?你以前曾跟我说过,但请再告诉我一次,“此时”“此地”。

 

神:你用你全部的生命——你一切的生生世世——去做你真正是谁,并决定你真正是谁;去选择和创造你真正是谁;去经历和实现你当前关于你自己的想法。

 

你是处在这样的永恒时刻:借由自我表现而自我创造与自我实现。

 

你吸引生活中的人、事与环境,作为工具,借此来缔造你对自己最伟大的意象之最恢宏的版本。

 

这种创造与再创造的历程是一直在进行的,永不终止,而且是多层的。在许许多多层次上,“正在此时”都在发生。

 

在你们的线性实况中,你们把经验视为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经验。你们想象自己有一次的生命,或者,也或许想象为有多次生命,但某一时间中只有一个。

 

但设若没有“时间”呢?那么,你们不就同时有所有生命了吗?

 

你们真的是如此!

 

在你的过去、你的现在、你的未来,你都同时在过着你这个生活——这个你目前实现了的生活!你是否对未来的某件事情曾有过一种“奇怪的预感”?——那么强有力,以致使你避开了它?

 

用你们的语言说,这叫做“预兆”(预先的警告)。从我的观点来看,那则只是你突然觉察到你刚刚在你的“未来”所经历到的事。

 

你那“未来的你”说:“嗨,这不是好玩的,不要做这件事!”

 

你们也在此时过着那称之为“前世”的生活——只不过你们把它们当做你们“过去”的事情来经历(设若你们会感受到这经历的话),而这又正好。如果你们对于正在进行的事有全然的觉察,则你们玩起这奇妙的生之游戏便非常困难。即使此处所做的描述,也不能给与你们这种觉察。设若能,则这“游戏”就已结束!这个经历之所以为历程,就是因这历程是完整的——包括在此阶段你们对它缺乏完全的觉察。

 

所以,祝福这历程吧!并以它为那最仁慈的创造者之最伟大的礼物而接受它!拥抱这历程,以和平、智慧与喜悦来通过它。运用这历程,将它从你所忍受的事情转变为你所从事的事情,以之作为创造一切时间中至为辉煌的经验之工具:此经验乃是实现你神圣的本我。

 

尼:那,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做得最好?

 

神:不要把你现在这可贵的时光,浪费在追问生命一切的秘密上。

 

这些秘密之所以为秘密是有原因的。允许你们的神为你们留作秘密吧!将你们现在的时刻用在至高的目的上——创造并表现你真的是谁。

 

要决定你是谁——你想要是谁——然后尽一切所能去达成。

 

把我对你所说有关时间的话当做框架,在你有限的领会之内,建起你最恢宏的理念。

 

设若有关“未来”的印象来到你心上,则尊崇它。设若有关“前世”的观念来到你心上,则看看对你有何用处——不要只是不予理睬。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一条路让你知道如何在此时此地,以更为乐观的方式去创造、展示、表达和经历你的神圣自我,则遵循它。

 

而真有一条路让你知道了,因为你曾请求。这本书的书写,就是你的请求的一个征记,因为设若不是有一个准备着去认知的灵魂,如果不是有一个开放的心,你不可能写出此刻正在你眼前的这本书来。

 

凡阅读此书的人也是一样。因为他们也创造了它,不然他们怎么可能经历到它呢?

 

每个人现在都在创造每一件他所经历的事——而此话的另一种说法是,我现在在创造每一件被经历的事,因为我是每一个人。

 

现在你看出那对称美了吗?你看出那完美了吗?

 

所有这些都包含在一个真理中:

 

我们都只是一个。

 

自由的五重路:

 

先开始对自己讲关于自己的真话。

 

然后对自己说关于别人的真话。

 

然后对别人说关于你自己的真话。

 

然后对别人说有关他人的真话。

 

最后对人人说事事的真话。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