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化是真相的另一用词

 

尼:噢,好个想法!在我们的金融事务上绝对透明!我一直想找个理由说它为什么“不好”,说它为什么“不行”,却找不出来。

 

神:你当然找不出来,因为你没有东西可藏。但你能不能想象世界上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会怎么想,怎么叫喊?他们的每一举、每一动、每一买、每一卖、公司的每一定价、每一薪水谈判、任何方面的每一个决定,都只要看看他们的帐目,任何人就可一目了然,他们会怎么样?

 

我告诉你:没有任何方式比透明化能够更有效的导致公平。

 

透明化只是真相的另一用词。

 

认识真相,真相会让你自由。

 

政府、公司、有权有势的人知道这一点。这乃是为什么他们绝不允许他们所设计的任何政治的、社会的或经济的体系以真相为基础。

 

在已启蒙的社会中,没有秘密的存在。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有什么,赚多少,在薪俸、税捐和公益上付出多少,每个公司索价多少,买多少,卖多少,利润多少,什么样的利润——总之,一切。

 

你知道为什么在启蒙的社会中可以做得到?因为,在启蒙的社会中,没有一个人愿意以别人为代价而得到或拥有任何东西。

 

尼:这真是一种激进的生活方式。

 

神:在原始社会中显得激进,没错。在启蒙的社会中,却似乎显然是适中的。

 

尼:这个“透明化”的概念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有可能把它扩充到金融事务以外去吗?可以把它视为我们人与人的关系之座右铭吗?

 

神:倒希望如此。

 

尼:不过还不是。

 

神:没错。还不是。在你们的星球上,还不是。大部分人仍旧有许多东西需要隐藏。

 

尼:为什么?是为了什么?

 

神:在人与人的关系上——其实,是所有的关系上——是为了怕有所失。是怕损失或不能得到。然而,最好的人际关系——当然,包括最好的浪漫关系——是每个人都知道每样事情。在这样的关系中,透明化不仅是座右铭,而是唯一的言语。这样的关系中,没有秘密存在;没有东西是隐藏的、掩饰的、遮盖的、粉饰的;没有东西是不托出、不说出的。其中没有猜疑,没有把戏,没有捉迷藏,没有避重就轻,没有虚情假意,没有言不由衷。

 

尼:但是如果人人都知道我们心里所想的一切——

 

神:停。这不是说没有内心的秘密,没有个人心理的活动空间。我所说的不是此意。

 

我所说的只是在你与人交往时要坦诚,只是当你在说话时要说真话,当你知道该说时,就不掩藏真相。这只是不再象你们人类的许多沟通中那样扯谎、掩饰,用语言或意念的操纵把真相弄成一百零一种假相。

 

这只是干干净净,是什么说什么,有话直说。这只是保证人人可以获得他对某件事所需要的资料与所知的事项。这只是公正与公开……总之,这只是透明。

 

然而,这并不是说每个念头,每种私下的恐惧,每一个黑暗的回忆,每一种飘忽的判断、意见或反应,都必须搬到台面上来检查和讨论。那不是透明,那是疯狂。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单纯、直接、公开、诚实和完全的沟通。然而即使是这些,也是一种骇人听闻的观念,赏钱者少。

 

尼: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神:骇人听闻,赏钱者少。

 

尼:你应当去参加轻歌舞剧团。

 

神:你在开玩笑?我真待过。

 

尼:可是,说真的,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观念。想想看,整个社会建立在透明原则上。但你确定它会生效吗?

 

神:我告诉你。世界上一半的毛病明天就会烟消云散。世界一半的烦恼,一半的冲突,一半的愤怒,一半的挫折……

 

噢,没错,一开始会有愤怒和挫折——因为大家终于发现一般人是如何被玩弄,被当作用完即丢的货物来利用,被操纵、欺骗——这时,会十分的受挫与愤怒。但是,在六十天之内,“透明化”就会把这些反应大部分清洗、冲走。

 

让我再度邀请你们。请考虑考虑。

 

你们认为你们可以过这样的生活吗?不再有秘密?绝对透明?

 

如果不行,为什么不行?

 

你不让别人知道的究竟是什么?

 

你对某人说的话有哪些不是真的?

 

你不对某人说的话有哪些是真的?

 

由于节略和政治策略而形成的谎骗,真的把世界带到你们想要去的地方吗?借由沉默或秘密行事而对市场、对某一情势,或对某个个人的操纵,真的对我们有益吗?“秘密行事”真的会使我们的政府、公司和个人生活顺畅吗?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每样事情,又会怎样呢?

 

有一件事是颇具讽刺性的。你们没有看出,你们跟神第一次相遇时,怕的是什么吗?你们不明白你们所怕的是戏已演完、虚招已过、舞技已穷,久来的蒙骗,不论大小都已走入死胡同?

 

然则好消息是你们根本无需惧怕。没有人要审判你们,没有人要说你们“错”,没有人要把你们丢入永恒的地狱之火。

 

(对罗马天主教徒而言,你们甚至连炼狱也不用去。)

 

(对摩门教徒而言,你们无需永远被困在最低层的天国,而无法升至“最高天国”,也不会被标名为毁灭之子,而永远被贬入暗无人知的界域。)

 

(对你们而言……)

 

好了。你们已经知道了。你们每个人在各自的神学框架中,构筑了神对世人最严厉的惩罚观。我不愿戳破你们这个假相,因为我知道你们这些戏码让你们觉得好玩,不过……可是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东西。

 

也许,当你们在临死之际,免除了对人生全然透明的恐惧时,你们就可以排除对活着时全然透明的恐惧。

 

尼:那不是太棒了……

 

神:没错,岂不是吗?所以,有让你们起步的步骤。请回头阅读本书第一部的开端,重读说真话的五个层次。下定决心记得这个步骤,并且实行。求取真相,说真话,天天的生活照实而行。自己身体力行,也对每个你接触的人这样做。

 

然后,准备好赤裸。为透明化而站出来。

 

尼:这让人觉得害怕。真的让人觉得害怕。

 

神:先看看你怕的是什么?

 

尼:每个人都会离开这个屋子。我怕没有一个人会再喜欢我。

 

神:我明白。你觉得你必须为了让人喜欢而扯谎。

 

尼:正确的说,不是扯谎。而是不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神:记住我原先讲的话。并不是叫你把所有微细的感觉、意念、观念、恐惧、回忆、忏悔或什么都讲出来。而是要你只说真话,把自己全然表露出来。在你最珍爱的人面前,你的身体不是可以全裸吗?

 

尼:是。

 

神:那么在情绪上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尼:这比前者困难得多。

 

神:我明白。然而,这并不表示不该推荐,因为其报酬是很大的。

 

尼:嗯,你确实提出了一些有趣的想法:不要有隐藏的计划,构筑透明的社会,任何时候都对任何人关于任何事说实话。嗯!

 

神:好些社会——启蒙的社会——整个都是建立在这几个少数的概念上的。

 

尼:我却一个都没有见过。

 

神:我说的不是你们这个星球。

 

尼:噢!

 

神:甚至不是你们的太阳系。

 

尼:噢!

 

神:但是,要想开始体验这样一种新的思想体系会是什么样子,你们不用离开你们的星球,甚至不需离开你们的屋子。从你自己的屋中开始。从你自己的家庭开始。如果你有事业,从你的公司开始。告诉你公司里的每个人你做的是什么,公司做的是什么,花费的是什么,每个工作人员做的又是什么。把他们震出地狱来。我是讲真话。你会把他们直接从地狱里震脱出来。如果拥有事业的人,人人都这样做,工作就不会对那么多人而言是地狱,因为工作场所会自动变得更为公平、公正,也会有更为适当的报酬。

 

对你的顾客明言,你提供的产品与服务,成本是多少。在你的标价牌上写上两种价钱:一种是成本,一种是售价。这样,你还能为你的索价而自得吗?如果人人都知道了你的成本与售价的比例,你还会害怕别人说你“骗钱”吗?设若有,则对你的售价做调整,使它回到基本公平的范围内,而不是“能赚多少就赚多少”。

 

我量你们不敢。我量你们不敢。

 

这需要你们的思想做完全的改变。你们必须象关怀自己一样关怀顾客。

 

真的,你们可以此时、此地、今天就开始建构这个新社会。选择在你。你们可以继续支持旧体制——目前的范型,你们也可以开辟新蹊径,为世界展现新的道路。

 

你们可以是这新的道路。在样样事情上。不仅是在事业上,也不仅是在你们的人际关系上,也不仅是在政治上或经济上、宗教上,或这个或那个上,而是在一切事情上。

 

以自身做这新的道路。以自身做这更高的道路。以自身做这最恢宏的道路。于是你就可以真正说:我是道路,我是生命。跟随我。

 

如果全世界跟随你,你不是会为带它到所至之处而感到高兴吗?

 

让这成为你今天的课题。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