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云思腾 凯西身心灵

 2018-07-25

 

爱德加·凯西解读中的一个前提是,即使是最有问题或令人不安的灵异体验,也是有目的性的。 对于那些经历这类体验的人来说,这可能会让人感到意外,因为他们通常都是很沮丧的,而且往往是压倒性的。这种说法看起来与有过那种经历的人完全脱节。 然而,解读表明,不仅这些经历有其发生的原因,而且它们也以主题和符号的方式连接到观察者。 凯西表示,所有的梦境、灵视和其他灵异现象都出于某种原因,都有其目的。如果人们会花时间去探索,这个目的是可以被发现的。

 

现代研究证实了凯西关于许多自发灵异体验的目的性的说法。 例如,ESP统计研究的发明者J.B. Rhine的妻子路易莎·莱茵(Louisa Rhine)从她收到的信件中编出了几本书。 在“The Far Reach of the Mind”一书中,她阐明许多这类经历有其明显目的性。 游客、浪漫奇遇、怀孕、出生和死亡的预感是这些体验中的常见主题。 研究土著人民的人类学家也发现了类似的主题,只是增加了与狩猎和天气有关的主题。 这样的预感似乎是自然的,因为它们帮助人们准备去迎接即将到来的事件。 事实上,凯西说过,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任何重要的事情,都会在梦中预见到的。无论是否记住这些梦境,其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为了帮助我们做好准备。

 

有时灵异体验容易被忽视,因为融入了持续的思想。爱德加·凯西的孙子查尔斯·托马斯·凯西博士讲述了他参加ESP实验室的故事,实验的结果令人吃惊。研究人员要求查尔斯·托马斯在十张卡上写下10个他认识的人的名字。拿走卡片后,研究人员将电极连接到查尔斯·托马斯的手腕上,以测量出汗情况,类似于检谎器。查尔斯·托马斯被告知,实验将很快开始,留下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在另一个房间里,一位助手从电话簿上随机挑选十个名字写在卡片上。助理把查尔斯·托马斯的10张牌跟后来的十张混洗在一起,然后开始大声朗读,每次一个名字。同时,连接查尔斯·托马斯手腕上的仪器记录了他手腕上的水分变化。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实验正在进行中,但是,每当助理大声朗读查尔斯·托马斯认识的人的名字时,仪器呈现他的汗水反应显示出小的尖峰。当助理读到查尔斯·托马斯不认识的人的名字时,没有这样的高峰。有很多这样的研究表明研究人员称之为无意识的超感知”这意味着你可以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受到别人的灵异影响。如果你突然有令人不安的情绪,这可能是这种影响的一个表现。那么,如果一个人对此类体验做不了什么,这类体验可能有什么意义呢?

 

凯西认为所有的这些体验,我们都是在遭遇自己。 我们的体验是反映我们自己的镜子。 这些体验的目的是帮助我们增强与创造者合一的意识,这样我们可以以共同创造者的身份去生活。如果令人不安的灵异体验是有目的的事件的一部分,我们如何整合它们呢?

 

爱德加·凯西提供了两个基本原则,来帮助面对这类令人不安的、不想要的灵异体验的发生和内容。 第一个与我们称之为结界破损有关。 凯西对于一些人说,他们的某个灵性中心(脉轮)功能出了故障。 这可能是由身体损伤造成的。 例如,凯西自己被一个年轻人用棒球打在脑后,引发过一种灵异体验。 这类刺激灵异的创伤经历也可能是跟情绪有关的,例如因为虐待或批判。 把他人论断过为上心,也会在体光中形成一个破洞。因为现在,不属于本人的存在可以渗透进来。除了心理上、情绪上和身体上的创伤之外,打破体光的方法还包括过量酒精饮品、迷幻剂和药物滥用。

 

一旦有了破洞,重新获得体光保护和恢复个人结界的第一步,就是恢复人的整体性。 关于恢复整体性的第一个重要原则是:我们是创造者赋予的拥有自由意志的灵性存在体。 没有什么比我们自己的意志更强大。 若非我们的允许,没有什么可以超越我们的意愿。 例如,当我们允许让评判入心,可能就会开启破损点。 能够从批评中学习是件好事,但如果过分的话,就会损害自己的自我感觉。

 

为了恢复这种完整性,必须行使自由意志来加强自己的自然防御系统,并确立自己可以选择不对奇怪的灵异影响作出反应。到底如何行使自由意志使其有效?在物理层面上,脊椎按摩或骨科矫正可以改正脊柱对这种不必要的“破洞”的缘由。同样重要的是要吃均衡的食物,特别是不要处于饥饿状态,因为这种耗尽状态使得一个人更加脆弱。在心智层面上,阅读灵性文字是很有帮助的。在灵性上,祷告将非常有益,因为它可以帮助你重申与神圣的根本链接。对于某些人来说,一个重要的步骤就是要检验自己是否确实对“鬼魂”不感兴趣。灵异能力不需要被关掉,而是如果依照我们与神圣链接的意图和理想来运作的时候,会更有建设性。当肯定自由意志和选择平和,似乎不足以阻止怪异的现象时,就有必要深入挖掘一下,应用凯西的第二个原则:灵异经验内容中的自我意义。

 

杰克的故事就是一个例子。他在一个周末的工作坊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神秘方式让他着迷了好多天。一天晚上,杰克在半夜醒来感觉到他就在房间里。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但那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就在这里的感觉非常强烈。杰克可以“感觉”他的存在。他觉得这个人“知道”杰克在哪里,并与他进行心灵接触。杰克很担心,因为他的语气是威胁性的,就好像这个人有邪灵附体,甚至对杰克也有加害的想法。他回顾了凯西关于自由意志不可穿透的原则,所以他肯定的说,他选择不通过与这个人的相遇来认识自己;他愿意选择在冥想中来认识自我的这个方面。于是,他在冥想中找到了平安,他意识到自己在潜意识对这个人的着迷,是自己的一种自我毁灭的倾向的一种反射。杰克回顾了他自毁的一些念头,并处理了他对自己的一些感受。后来,跟那个人有关的感受再也没有回来,杰克很感激这个学习机会。

 

杰克的经历使我们进入了凯西对灵异体验的第二类建议。 因为我们所遇到的一切都是自我的遭遇,那么怪异的灵异体验的内容一定以某种方式反映着我们自己。 例如,在杰克的案例中,他担心那个人会伤害他,反映了杰克某种自我毁灭的倾向,这种倾向准备进入他的意识觉知了。此刻就是学习的机会。

 

凯西使用“共鸣”这个词来解释这些意外的灵异体验的缘起。 无论我们使用“吸引力法则”还是“同性相吸”,“共鸣”或“亲和”一词,我们都需要明白,这类体验的内容可能会为个体揭示一些什么。 像梦境这样的经历是可以翻译解释的,因为它的出现是出于某些原因。 这就像起床铃声,是来唤醒人们的某种能力的,梦、或者去治愈过去的创伤,或者是个人蜕变过程的一部分,是灵性自我的重生。 探索这些经验的潜在意义是有价值的挑战。无论体验的内容如何,都反映了选择性的重点。 为什么梦境是一场自然灾害,而不是公司破产? 为什么有梦到可怕的东西,但实际上却遇到好的事情发生?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经验这类令人不舒服的灵异经验?

 

南希一天早上从一个噩梦中醒来,梦里有一只狗,在森林里的一个偏远的地方,发现一个小女婴被打死了。作为亚特兰大大学研究项目的一部分,南希被指派了一名学生作为“伙伴”,他们每日同时冥想。学生们使用了两个凯西推荐的方案来创建一个实验,看看是否可以帮助到像南希这样的体验。在每次冥想结束时,学生和“灵性冥想伙伴”试着调谐进入对方的场域,看看是否会得到任何心灵的印象。他们每周会进行一次电话交谈,分享他们获取的印象,并得到反馈。与南希一起工作的学生,记录南希收到的关于学生的信息。这是评估南希对哪些主题和焦点有选择性关注的一种手段。随着他们的实验进行,南希觉察到她童年时期的一些黑暗的回忆。最终,南希意识到她压制了的被虐待的记忆,她那种令人不安的梦境,就像精神病学家弗洛伊德所说的“被压抑的回归”一样。她闹心的灵异体验其实是,试图让她意识到需要疗愈那个痛苦的回忆。有了这样的认知,她对怪异体验的担心消失了,并开始用自己的能力和体验去引导他人。

 

大家还记得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的灾难吗?许多人都有预见的梦境记录。为什么有些人梦到了,而其他人没有呢?在爱德加·凯西直觉研究所进行的一个项目中,有两位曾经有过这样的梦境的人参加了此次活动。一队超感知人士被要求解释这两个人的梦境,实际的情况或者梦者与挑战者号灾难的关系,并没有透露给他们。超感知人士给出的梦境解释,清楚地揭示出梦者与挑战号某个方面的个人关系。多丽丝原是一位老师,她像那位被选上成为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的宇航员一样。多丽丝也冒着风险,尽管她还没有失去生命,但她为尝试过的一些事情遭受了痛苦。事实上,她在学校的情况让她感到自己“爆炸坠落”了。托尼,有一点反叛,因为批评一些事情的运作方式被解职。他有点像一个爆料者,他在工作中发现了公司的一些不道德和不安全的做法,而他的报酬反而是被解雇。随着“挑战者号”灾难的调查展开,工程师对潜在问题的警告和管理层忽视这些警告,以达到按期发射的真相,与托尼在丢工作的经历属于同类型的。对于这两个梦者来说,挑战者号的灾难是一个深深的搅动灵魂的事件,与他们经历的个人悲剧和不法行为遥相呼应。在这两个例子里,每个人都感到公众对这场灾难的强烈情绪和悲痛。

 

通常,从体验中反思并考虑其本质或来源的能力是很有帮助的。 在情绪传染,或者突然有剧烈的感觉的情况下,可能需要问,这些感觉(情绪)是谁的? 有时正念(Mindfulness)可以提供答案。

 

约翰的冥想中断了一天,他突然对他的牙医有强烈愤怒的感觉。他很沮丧,无法冥想,只好去散步。当他冷静下来时,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可能引发了这个令人不安的情绪来袭,这个情绪与在牙医的办公室的一个事件相联系的。他以为自己已经释怀了。他想起了一位客户,这位客户当晚要约一个咨询,约翰忽然觉得莫名其妙地平静下来。那天晚上,客户在咨询期间告诉约翰,他的妻子和一个租客如何利用他的善良本性,侮辱了他。很明显,客户感到受到伤害、愤怒,这是人之常情,但他的声音很冷静,没有一丝情感,而约翰却感到止不住的义愤。他意识到自己真切的体验到客户的愤怒,感受着客户的感受,因为客户自己切断了自己的感受。在那一刻,约翰意识到为什么在那一天早些时候的冥想时,他会很生气。他发现自己正在想牙医怎么说服他要去做一个治疗,而不顾他自己的意愿。他不情愿地做了,然后简单地将这个经历演变成一个不好的牙医这个记忆,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在他倾听客人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没有完全处理他的体验。他与客户的心灵联系,使他的愤怒浮现出来,因为受到牙医轻易操纵而感到的被侮辱。他那烦心的灵异感受与需要被处理的情绪产生共鸣。当有重要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的时候,有时怪诞的灵异体验用来引起关注。

 

爱德加·凯西反复强调灵性而不是灵异的重要性。 后者是一个功能,而前者,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 灵异能力,特别是以直觉指导的形式,可以为灵性发展服务。 要更有灵性,所以我们不能滥用灵异能力,灵性是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否则觉知万物会把一切淹没。一个人必须成长为爱、接纳、不论断、慈悲等等,才能处理体验和了解人类经验的各个维度。 你准备好忆起你所有的灵魂记忆吗? 你能否慈悲地看待自己过去的错误? 你能幽默地去接受别人的限制吗? 你能学会以上帝爱人的方式去爱每一个人---尽管他或她有各种缺点?

 

我们注定要意识到并共同负责所有的被造物。 不请自来的灵异体验是在邀请我们扩展自己的意识。 他们是唤醒服务,是赠送的礼物。 然而,这需要紧盯意识的理想,并且愿意去看到镜面的自我反射。 即使怪异的体验也是缔造者为我们量身定制的个人和集体觉醒计划的组成部分!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