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与神同在静默中

 

尼:你是说女人比男人更进化?

 

神:这方面我不做审判。我只做观察。

 

你看,真相(真理)——如自然法则——是可以观察到的。

 

而凡不是自然法则的,就不能观察到,因此必须对你们解释。必须有人告诉你们,为什么它对你们有好处。必须向你们展示。这并不容易做到。因为,如果一件事情是对你们有好处的,它会是不证自明的。

 

只有那并非不证自明的,才需要对你们做解释。

 

要说服人民去相信那并非不证自明的东西,需要十分不寻常、有决心的人。这乃是为什么你们发明了政治家。

 

和教士。

 

科学家不需多说。他们通常都不多话。他们无需如此。如果他们做实验,成功了,他们就把做出来的拿给你们看。结果会自己说话。所以,科学家往往都是静静的,并不滔滔善辩。不需要。他们的工作是自明的。更且,如果他们做某种东西失败了,他们也没话可说。

 

政治家不同。即使他们失败了,他们还是说。事实上,有时候他们越是失败,说得越多。

 

宗教也是一样。他们越是失败,说得越多。不过我告诉你:

 

真理与神同在一个地方:在静默中。

 

当你找到了神,当你找到了真理(实相),你不需要说。它是自明的。

 

如果你谈论神谈论得很多,可能因为你仍在寻找。这没什么不对。正象你现在这样。

 

尼:但宗师们一直都在谈论神。而我们这本书所谈的也都是神。

 

神:你所教的,是你选择去学的。没错,这本书是在说我,也在说生命与生活,这使得本书成为非常恰当的例子。你之所以写作这本书,是因为你仍在寻找。

 

尼:没错。

 

神:是了。那些读此书的人也是一样。

 

但我们谈论的主题是创造。你在这一章的开头问我,如果我不喜欢我在地球上所看到的,为什么我不改变它。

 

我对你们所做的事不做审判。我只是观察,并时时加以描述。

 

但是,我现在必须问你——先忘却我的观察,忘却我的描述——你对你们在地球上所创造的情况,你观察后有什么感觉?你只拿了一天的报纸,而你发现:

 

•有些国家拒绝给予工人基本权利。

 

•德国在面临经济萎缩的情况下,富者益富,贫者益贫。

 

•在美国,政府必须强制业主遵守公平居住法。

 

•一个强有力的领袖对他的政治对手说:“我要你烂在监牢里!我要把你的胡子一根一根拔掉!”一边按着他的头去撞俄罗斯国会的地板。

 

这报纸还说到什么其他有关你们这“文明”社会的事吗?

 

尼:A–13版有一个标题说:安哥拉内战受灾最惨的是平民。小标题说:在叛变区,大头头生活奢靡,数以千计的人却饿死。

 

神:够了。我已经清楚。这还只是一天的报纸?

 

尼:只是一天报纸的一部分。我还没有超出A部分。

 

神:所以我还要说,你们世界的经济、政治、社会与宗教体制都是原始的。我不会去做任何事情来改变它,理由我已说过。你们必须在这些事情上有自由选择与自由意志,以便可以体验我对你们的至高目的——就是去认知你们自己为创造者。

 

所以,在经过这么多千年以后,这乃是你们进化的程度——这乃是你们所创造的情况。

 

它不会让你生气吗?

 

不过,你做了一件好的事情。你向我求教。

 

你们的“文明”曾一再的转向神,求问:“我们错在哪里?”“我们怎么可以做得更好?”但你们却有系统的忽视我的忠告;不过,我并不因此而停止对你们提供。就象好的父母,只要你们问,我就永远愿意提供有帮助的观察。也象好的父母,即使你们忽视我,我还是愿意继续爱你们。

 

所以,我就把事情照真正的样子描述给你们听。我告诉了你们如何可以做得更好。我用一种让你们会感到一些愤怒的方式描述,因为我要引起你们的注意。我知道我做到了。

 

尼:你在本书中反复说到的意识大转移,要如何才能发生呢?

 

神:有一种缓慢的剥除正在发生。正如雕刻家为创造和显示雕像最终的美,把石材一层层剥除。这一层层石材就是人类经验中所不要的部分,而我们现在正在把它剥除。

 

尼:“我们”?

 

神:你们和我,借着这一套三部曲,还有许多其他的使者:作家们、艺术家们、电视与电影业者们、音乐家们、歌唱家们、演员们、舞蹈者们、老师们、法师们、精神导师们、政治家们、领袖们(没错,有些是非常好的,有些是非常真诚的!)、医生、律师(没错,有些是非常好的,有些是非常真诚的!)全美国和全世界各处都有的,在起居间、在厨房、在院子里的妈妈、爸爸、祖母、祖父。

 

你们是祖先,是先驱。

 

许多人的意识都在转移。

 

因为有你们。

 

尼:会象某些人所说,会有全球性的巨大灾难吗?地球要被倾倒,要被流星撞击,大地陆沉,众人才肯谛听吗?必须要有外太空的生物来临,我们被吓疯了,才能明白我们原来是一体吗?我们必须全都面对死亡,才能被激起来去寻找新的生活方式吗?

 

神:这些极端的事情不是必须的——不过,可能发生。

 

尼:会发生吗?

 

神:你以为未来是可预测的吗?即使是由神?我告诉你:你们的未来是可以创造的。按照你们想要的样子创造。

 

尼:但你原先说过,时间的本质是没有“未来”;一切的事情都是发生在刹那(Instant Moment)——永恒的此刻。

 

神:没错。

 

尼:好吧。“现在”,地震、洪水和流星在袭击地球吗?不要告诉我你身为神,却不知道。

 

神:你想要这些事情发生吗?

 

尼:当然不要。但是你说过,一切将要发生的都业已发生——并正在发生。

 

神:没错。但永恒的此刻也永远在变化中。就象镶嵌图(masaic)——一直在那里,但不断的在转移。你不能眨眼,因为当你再睁开,它会不一样。看、看、看!它变了!

 

我是不断变化着的。

 

尼:是什么让你变?

 

神:你们对我的想法!你们对它的一切想法意念使它变——当下变。

 

这一切万有的变,依思想的力量而定。有时是这般微渺,根本难以觉察。但当有强烈的意念——或集体意念——则会发生巨大的冲击,造成不可置信的结果。

 

一切皆变。

 

尼:那么——会不会有你所说的那种巨大的、全球性的灾难?

 

神:我不知道。会吗?

 

你们决定。记住,你们现在正在选择你们的真相。

 

尼:我选择它不要发生。

 

神:那它就不会发生。除非它发生。

 

尼:又来了。

 

神:没错。你必须学会在这种矛盾中生活。你必须了解这最重要的实情:没有任何事情能把你们怎么样。

 

尼:没有任何事情能把我们怎么样?

 

神:我会在第三部做解释。

 

尼:嗯……好吧,不过我并不想等那么久。

 

神:这里已经有足够多的东西让你消化了。给自己一些时间。给自己一些空间。

 

尼:我们不能再等一等吗?你要离开了。你每次要离开时说话都是这样。我还想再谈谈别的一些事情……比如,从外太空来的生物,真有这种事情吗?

 

神:真有。这一点,我们也会在第三部中谈到。

 

尼:噢,先透露一点点好不好!

 

神:你想知道宇宙间其他地方有没有有智慧的生物?

 

当然有。

 

尼:他们也象我们这么原始吗?

 

神:有些更原始,有些较不原始。有些则很进步。

 

尼:外星人到过我们地球吗?

 

神:到过。许多次。

 

尼:为什么?

 

神:来探察。有时候提供温和的帮助。

 

尼:他们怎么帮助?

 

神:噢,有时推一把。比如,你们一定察觉到过去七十五年的科技进展比以往的全部人类史更快。

 

尼:是,我想是。

 

神:你们以为从CAT扫描到超音速飞行,到放在你们身体里,使心跳规律化的电脑晶片都是人脑想出来的吗?

 

尼:呃……是啊!

 

神:那为什么你们不在几千年前想出来呢?

 

尼:我不知道。我猜,科学技术还不够。我是说,一样会带动另一样。那时科技还没开始,直到它开始。那都是演进的历程。

 

尼:十亿年的演进历程,却在最近七十五年至一百年间,发生巨大的“领会力爆炸”,你不觉得奇怪吗?

 

现在这星球上的许多人在一生之内看到许多东西的发明——从无线电到雷达到电子学——你不觉得超乎标准吗?

 

你不觉得此处所发生的事,代表某种总量跃进(Quantum leap)吗?跃进的步子如此之大,以致不符合任何进步的逻辑?

 

尼:你在说的是什么?

 

神:我在说,想想看,你们是不是被帮助了。

 

尼:如果我们在科技上被帮助了,为什么不在精神上被帮助呢?为什么不在“意识转移”上被帮助呢?

 

神:你有。

 

尼:我有?

 

神:那你认为这套书是什么?

 

尼:嗯——。

 

神:此外,新观念、新思想、新概念,天天都摆在你面前。

 

全球意识转移的历程,精神觉醒的增强,是一个缓慢的历程。它需要时间,需要很大的耐心。许多生。许多世。

 

然而你们还是会转回来。你们慢慢在转移。改变正在静静的发生。

 

尼:你是在告诉我,从外太空来的生物在这方面正在帮助我们?

 

神:真的。他们现在就在你们之间。许多。他们帮助你们已经多年。

 

尼:那为什么他们不让人认出来?为什么不显现出来?这不是会让他们的冲击力倍增吗?

 

神:他们的目的是帮助你们达成你们最想要的改变,而不是创造此改变;是促成,而不是迫使。

 

如果他们显露身分,你们会因他们的现身而被迫使赋予他们极大的荣耀,认为他们的话极有分量。大众的智慧最好是自行产生。从内在产生的智慧不象由别人而来的智慧那般易被抛弃。你们对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比别人告诉你们的东西保持得较久。

 

尼:我们会不会有一天看到他们?会不会真的认出他们真的是外星人?

 

神:噢,会。有一天,当你们的意识提升,当你们的恐惧平息,他们就会向你们表明。

 

有些已经这样做了——对一小撮人。

 

尼:最近,越来越普遍的一种说法是,这些外星人是恶意的——这种理论又怎么样呢?是否有些外星人想要伤害我们?

 

神:是否有些人类想要伤害你们?

 

尼:当然。

 

神:外星人中的某一些——较不进化的——会被你们审判为如此。然而,要记得我的教诲:不要审判。任何人以其宇宙模式而言,所做的都没有不适当的事。

 

有些生物在科技上已经进步,但思想上还没有。你们人类就类似这样。

 

尼:但是这些恶意的生物如果科技如此进步,他们一定有能力毁灭我们。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他们呢?

 

神:你们受到保护。

 

尼:我们?

 

神:对的。你们被赋予机会走完你们自己的道路。你们自己的意识会创造这个结果。

 

尼:这意思是——?

 

神:这意思是,在这件事上,和在所有事情上一样,你们所想的,你们就会得到。

 

你们所怕的,就会拉向你们。

 

你们所抗拒的,就会坚持。

 

你们所注视的,就会消失——如果你们愿意,给你们机会把它全然重新创造,不然就从你们的经验中完全消失。

 

你们所选择的,你们会经验到。

 

尼:嗯——。这和我生活里的经验似乎不怎么相合。

 

神:因为你怀疑这力量。你怀疑我。

 

尼:这不是个好念头。

 

神:当然不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