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一:你能看见我们吗?

  Suzanne Lie 著文

译者 U2觉醒

 

 

 

 我在今早醒来的时候耳朵里传来,你有看到我们么?这个信息听起来如此清晰,我瞬间坐起来并开始环顾房间的四周。什么都没有,我再次躺了下去。就在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再次的听到,你有看到我们么?

 

我再次的判定,这个询问是如此的清晰而不会是一场梦,我离开床并开始在房中检查这个我们是否我能够看到。但是,再次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最终,我决定不论我是不是在做梦,或是半梦半醒,我需要喝一点水。

 

就在我开始在卧房中行走朝向厨房的时候,突然间我感到什么。让我惊讶的是,这似乎是爱的感受,事实上它感觉像是一种无条件的爱,在我日常的生活中非常的罕见。

 

这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人类的声音,但确实有些让人心慌。这种爱并没有伴随任何我是不是足够好的问题,这种爱是从任何足够好的概念中解脱的自由,而且是完全的无条件。

 

在第三维度转世如此多次之后,也受到它们许多的影响,我曾是非常的熟悉这个足够好的概念,而我也很少真的认为我足够的好。事实上,我花费了很多世的时间在试图变得足够好更好或是两者都有。

 

1

 

就在我想起这些的时候,我听到,在地球上穿戴一副尘世的载具,在其中在不同的时间线你自愿奉献了很多转世,也包括了许多你在地球上已体验过的实相观点,在第三维度地球上生活的现实正开始变得模糊。

 

在这些生世中你怎么都会从你的过去,平行世界或是类似的转世中捕捉某些记忆,你开始了解到对于仅仅在第三维度地球上的生活曾是有着更多,随后,因为你回忆起这个事实,你开始整合你当前的生命以及你许多在第三/第四维度地球上的其他转世。

 

来自你过去,当前甚至是未来转世时间线的融合允许了你回忆起来,也很幸运的根植了你第五次元的自我体验进入到你第三/第四维度的实相中

 

在你们特殊的地球版本里存在着许多觉醒的人们,他们是如此的醒悟使得他们觉知的观点会经常的接通第五次元的入口进入他们当前的实相。这些已醒悟的人正开始在他们当前的物理形态中出入第五次元的频率音调

 

我们,第五次元的你们物理自我的表达,已来到了你的身边告诉你--你正觉察的当下就是你当前实相的第五次元音调。你,也包括许多其他人,都拥有着3D地球上生活的许多版本,而你的意识正扩展超越这个当前你们第三维度物理实相的意识,进入到你第四维度星光界实相的意识中。

 

2

 

你们中的许多人已扩展了自身的意识进入到你第五次元光体实相的意识中。言外之意,你,以及很多其他人,已经进行了一次实相中的音阶跳跃!而音阶跳跃,我们的意思是你们正开始有意识的觉察第五次元的边界’”

 

正是在觉知的当下时刻,你能够融入你第五次元的光体自我。在这里的此刻有意识的连接你自我的多重维度本我,你将开始返回到合一的能量场域里。

 

由于你们接收通过你物理自我这个门户在流动着的许多实相频率的全部光谱,你内在之光的门户,你的昆达尼里在开始,或是加速这个重新设定你物质和星光界尘世载具的过程,返回到它固有的形式和第五次元维度的操作系统,直至其上。

 

等一等!我向着天花板喊了起来我还是不能看到你们。对不起,在此刻我还仅仅只是感受为一个第三维度的人类。所以,我更希望能够与我可以看见的某人交谈,我依旧不能确认我是醒着,还是在做梦。

 

我们会非常高兴向你送出一个我们自身形象的全息图像。但是你必须懂得,对我们来说以物质的形态拜访你物理的现实,很像你在海洋之底的感受。

 

是的我沉思我想我能够理解

 

你能够回忆起来吗?祂们问我

 

在某个地方的祂们并不太长的介绍使得我决定这并不是我疯了或是在做梦。不过,我也不能回忆起祂们谈及的我曾经所是的那个人。

 

3

 

对不起,抱歉打断你的思维祂们说道。

 

我说祂们,因为我也觉察到其实存在着好几个存有在同时作为一个整体和我交谈。

 

是的,我们是作为了一个整体的数个存在。我们希望你到你浴室的镜子面前,并深深的看入你的眼中。我们会在这里等着你。

 

我走到我的浴室,想着我必定是在做梦,这时我突然的回忆起当时我经常做的事情,那时我是一个小男孩。

 

是的,这也是为何我们要求你看入你的眼睛里。

 

我尝试忽略祂们,就像我显然在做着事情--好的,自从我长大后,我在浴室里打开灯并看着镜子里的我。让我很惊讶的是,我想起了在镜子中曾经作为一个孩子时我一如往常的样子。

 

我听到祂们说,你在看的是你现在自我样貌的版本

 

我尝试不要怀疑在浴室中祂们曾经经常的跟踪我,我退回到我之前卧室门口的位置并说道,“OK,我相信你们。确实,我想起了你们。你们是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和我交谈的相同存有吗?

 

4

 

是的,而我们希望提醒你,在这个实相的频率里你也在这里和我们一起。你能够在孩子的时候接受这个事实,但作为一个成年人难道会更难接受?

 

我不得不认真的思考这个表达。我回想起了我孩童时期的信仰,但是在一个充满困境的世界中经历了几十年的成人生活后,让我的心变得僵硬,也抹杀了我的想象力。我能够再度获得那种童真的心灵与活跃的想象力么?

 

是的祂们在我思维完成之前就回答了我。

 

“OK”我低声了一句,我认为我已经准备好聆听你们了。嗨,我能给你们一杯啤酒或是什么呢?我尝试着询问进行这个看似寻常的情景。让我惊讶的是我确实听到了祂们,或是我猜到了祂们的感受,祂们在微笑。

 

是的,你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能让每个人放松,善于交流并感觉轻松的人。也正是这个原因你被挑选担当了这次外派任务’”我那不可见的朋友们回应了我的想法。

 

哦,那就是说我现在离得很远咯我说道,也试图不挖苦。不过,只是处于这些不可见的存有们的中间我开始确认,一种记忆的浮现,首先是我的童年,随后是在我进入这个躯体之前。

 

在这里等一下!我听到了自己的喊叫,这让我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适应的孤独,迷失以及和所有人的不同。而你们现在走过来并夺走了这些仅有的让我感到精神正常的谎言。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在这个维度生活有多么的困难和危险?

 

5

 

我知道我只是在对着空气在喊叫。我能感到一生的孤独,艰苦的工作,失望,以及悲伤冲击着我的深度意识,而这些是我从显意识中一直隐藏的。

 

我就差点准备对祂们说滚出我的房间!这时,我再次感受到了无条件的爱。首先,我的愤怒和悲伤在试图赶走这种感受。终究,祂们难道真的就认为通过一个晚上的拜访就能改变在这个倍受伤害星球的稠密实相中某人的一生?

 

祂们回复了我的想法,我们并不会这么想。事实上,我们在此刻来到这里是给予你舒适并提供你之前十分需要的协助。不过,在此刻之前这颗星球的频率曾是如此的低,就仿佛你无法扩展自己的意识,对于经历越南战争数次之后的你也曾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能够触及到你。

 

我们曾经在你睡着的时候尝试过,正如你还是小男孩的时候我们所做过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你所忍受的这些噩梦般的战争不可能让我们触及到你,我们不得不等到今天,地球的频率高了那么一点才行。

 

我们也不得不等待,直到你寻找到一个方法疗愈了你内在的伤口并提升你的意识。现在这颗星球拥有了更高的频率,而你最终获得了足够多的帮助来松脱你的一些内在伤痛,你也最终能够听到我们的声音。

 

哦,我见过你们,直到他们给了我们一些毒品让我们变成了更好的战士我最终对某人承认这些毒品允许了我不公正的杀死无辜的妇女和孩童,也包括了我内在的小孩,他们污染了我的灵魂也摧毁了我的自尊。

 

6

 

我并没有听到祂们的回应,这感觉像是过了永久一般,不过我感觉到了祂们送给我的无条件的爱,伴随转变的承诺在填充着我。不过,承诺一直是我的敌人,因为在我痛苦的生活中它从来就不曾实现过。

 

我大喊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在拿走这个我苦心建立的堡垒之后,我还能在这个地狱般的洞穴里继续生存,然后你们就像我还是少年时的那样离我而去?

 

祂们什么都没说,祂们明白我需要发泄,但是祂们一直在送出无条件的爱。我很愤怒,我咆哮着,我在屋子里乱摔着东西。随后,最终,我在角落崩溃并失去了知觉。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星际飞船上。

 

为什么是现在我问道,依旧有点痛苦,不过感觉好多了。

 

现在我能够看清祂们的轮廓,数着似乎是有两位男性和一位女性,那里的全部三人都是昴宿星人。这位女性向我递过来一杯装着什么的饮料,像是金色的泡泡。是的,我想到了什么,知道这杯饮料能够让我进入一次深度的,疗愈睡眠。

 

我一饮而尽,再次的躺下并等着进入睡眠。我真的明白这次的睡眠不会只是一次通常意义上的,最好是不安的睡眠,或者最坏是一次噩梦的重演。这次的睡眠将是一次充满着和平与爱的体验。

 

祂们怎么会知道我需要从那个维度出来休息一下?而且,祂们不是说过这里的频率太低了吗?不过,这杯饮料起作用了,我感到自己陷入了一次深度睡眠。

 

请不要把我再扔回那里好么?在我陷入迷糊之前我听到了自己的说话。

 

我最后的想法是,终于,我从一段十分漫长,极端痛苦的,第三维度地球的任命之旅回来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